寨子里,努雄,族老和几个人汇聚在出事那人的家里脸上迷惑不解。

  这人病发的毫无征兆,完全没有任何道理,人突然就处于痴呆无知觉的状态了,查不出任何的状况而且检查完后人也治不好。

  集体麻爪,束手无策。

  “是意外么?好像不是中蛊的征兆,族老您看出来了么”努雄询问道。

  族老摇了摇头,说道:“应该是魂魄出了问题,在这方面我们寨子实在没有处理的手段,人现在死不了,过段时间再看看吧,要是人再醒不过来我们只能找风水师回来解决了”

  “他的命牌之前曾被向缺带走过,你说会不会是他动的手段”努雄犹豫着问了一句,总觉得这人出事出的太蹊跷了,偏偏之前向缺还曾动过他的命牌。

  “也未可知,先等等的再说吧”

  树林里,三人并没有着急离开,因为在走之前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办。

  在明知自己无路可逃要落入人手的情况下,王昆仑事先就找了个地方把包给藏了起来,那里装着从刘坤别墅里抢走的两件东西。

  太公墓出土的两件古物,太极图和打神鞭。

  一天之后,王昆仑找到了藏东西的地方,挖出背包之后打开一看两件东西都还在。

  “给你了”王昆仑居然一甩手把包扔给了向缺。

  向缺接在手里后好奇的拿了出来,老实讲他对姜子牙的这两件至宝也挺感兴趣,当年姜子牙随武王伐纣一路披星斩月的立下汗马功劳,除了自身本事属实很牛之外,据说他手中有几件道家法器威力着实不小。

  在那个年代里,风水术士多如狗阴阳大师如牛毛,道派盛行佛门也鼎盛,可以说那是个百花齐放的年代,风水阴阳师高手层出不穷,如果不是姜子牙辅佐武王,恐怕大周不一定能胜的那么干脆。

  据说,姜子牙排兵布阵驱鬼辟邪是当代高手,手里更握着道派传言中的几件法器。

  其中就有打神鞭和太极图。

  虽然是叫打神鞭,但却不是真的能打神,而是只其能驱鬼辟邪的用处,打神鞭一出厉鬼亡魂基本都难以匹敌,哪怕就是寻常人拿在手里也可力敌一般邪物。

  所以,茅山赵礼军和苏荷才从京城不远万里奔赴西南想要拿回打神鞭,因为这东西对于茅山和龙山这类以驱鬼辟邪为主的教派来讲,是毫无悬念的镇派之宝。

  而太极图则是风水术士的至宝,至于其妙用世人知之甚少,据说如果一个风水大师如果手中能掌握太极图的话,无论是寻龙点穴还是堪舆阳宅或者蒙蔽天机都能事半功倍。

  这两样东西都属于传说中的物件,多少年来都只是听闻过而从来无人见到过,如今王昆仑甩手扔给了自己,向缺震惊是一方面,也感觉挺他妈烫手的。

  真要是传出去自己手里有这两件东西,估计天下的风水阴阳师都得红了眼。

  王玄真瞄了一眼向缺手里的打神鞭,太极图还有王昆仑相当无语了。

  向缺一看王玄真那好像大便干燥的德性忽然有点明悟了。

  “草,听说这是三个国内顶尖摸金校尉从太公墓里盗出来的,胖王你老实讲跟你有关系没?”向缺笑眯眯的问道。

  王玄真没好气的哼了哼:“认识你真是我一生的败笔,你这货是灾星转世吧?”

  “真是你盗的?”向缺乐了,说道:“呵呵,整不好王昆仑这黑锅也得算你一份了”

  王玄真耷拉着脸,无奈的说道:“真的,哥我他妈真是跳进屎坑里了,洗都洗不干净”

  王玄真真要崩溃了,这东西是当年他和肖家兄弟从姜子牙的墓里盗出来的,然后找了个做死物件的中间人,把打神鞭和太极图卖给了一个搞古董收藏的人。

  之所以没卖给风水阴阳界的人,就是怕这两样东西一出手会引起风波来,到时候动静闹的太大可能他们自身都难保,所以才卖给了一个外人。

  东西的价值在那摆着呢,寻常的人肯定出不起价,为了找卖家属实花了不少的力气,最后才在京城找到了合适的人卖出去,王玄真甚至也清楚刘坤的身份,换一个段位地点的人他也不会出手的。

  现在倒好,东西卖给刘坤之后他没出手就被王昆仑给抢走了,而自己又和王昆仑扯在了一起,刘坤以后要是知道了恐怕还得以为是自己给他递的信玩了手黑吃黑呢。

  刘坤的能量在那摆着呢,被他给恨上了绝对不是啥好事,睡觉都容易惊醒。

  “没事,有啥事都往我身上推就是了,我虱子多了不怕咬”向缺把打神鞭和太极图装在了自己的包里。

  王玄真眯缝着眼说道:“你不是要死了么,还要这东西干嘛,要不你干脆还给我得了,我想办法再出手卖了,整点钱咱们挥霍挥霍呗”

  “呵呵,草,死人的东西你也惦记啊”

  王玄真跟看白痴似的看着他说道:“看你这话说的,我是干啥的?不就是专门惦记死人东西的么”

  “哎呀,别说了,听你说话真他妈晦气,人没事都得被你给说死了”向缺把包背在身上说道:“走吧,赶紧出去回上海,赵放生和曹清道说不上急啥样了呢”

  王玄真狐疑的盯着他,向缺被他有点给瞅毛了,就问道:“干啥啊?你这眼神有点贼啊”

  “我肿么感觉你好像不是要将死的人呢”

  “胖王,你看我这一脸的黑线条子,吓人不?你说我都这逼样了看着能像啥事没有么?”向缺有点上火,自己死肯定死不了,但短时间内顶着这张脸出去,压力甚大啊。

  “不对,不对”王玄真直摇脑袋,隐约感觉有点不对路,向缺真要是没几天好活首先他肯定不会抓着这两件东西不放手,再一个他更不会想着回上海,而是肯定想办法把身上的蛊毒给解了。

  'Y酷S匠.{网正$P版首T)发

  这个马脚露的太明显了!

  王玄真眨着精明的小眼相当明白的说道:“这里没别人就咱们三个,都是自家兄弟,你给我老实交代,蛊毒的事你不是有办法处理干净?”

  “我也没想瞒你们,刚才不是有外人在么,我演戏必须得演全套啊”

  “草,你真没事?”王玄真瞪着眼睛问道。

  向缺傲然说道:“缺哥干李宁,一切皆有可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贝克汉姆和且于荷香伴流年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