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缺坐到了老人身前,那条盘绕在她身上的青色长蛇突然蹿了过来轻灵的缠在了他的身上。

  多罗茜出生提示道:“别动,它没有恶意的,想解你身上的噬金蚕蛊也只有它能够可以,如果真的解不了······”

  多罗茜没在接着往下说,向缺淡淡的回应道:“有心就行了”

  青蛇缠绕在向缺身上之后居然在快速的缩小着,渐渐的只变成了十几公分长宛如一条刚破壳而出的小蛇。

  “放轻松,别抵抗,把嘴张开让它进入到你的身体里”老人吩咐了一句之后,苗族秘术脱口而出,那条青蛇扭动着身子钻入了向缺的嘴中,然后顺着他的喉咙直入腹部寻找噬金蚕。

  几十里地外的独南寨祠堂。

  努雄把收回的十八块命牌依次摆放于周围的墙壁上,这时他的身子忽然一颤,脸上露出一副嗜血而又张狂的笑意。

  “那个老太婆在为那小子解蛊”努雄身旁的族老淡淡的说道。

  “嘿嘿······”努雄突然拿起装有尸油的瓶子仰头就倒进了嘴中,此时他的身上居然像向缺一般也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黑色线条,只不过稍有不同的是,努雄身上的黑线竟诡异的仿佛活了一般,蜿蜒扭动着,慢慢的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个苗族符文。

  凤凰苗寨里。

  向缺痛苦的倒在了地上,他的腹部高高的鼓了起来,一个拇指盖大小的东西在他的皮肉下渐渐的露了出来然后疯狂的蠕动着,在它的四周则是围绕着一条细长的肉瘤一样的东西。

  向缺全身都渗出了冷汗,面孔扭曲的连五官都已经难以分辨了。

  “哎······”老人摇头叹息了一声。

  多罗茜皱眉问道:“奶奶,真的解不开么?”

  U●酷)r匠网首$发i

  “我的本命蛊可以吞噬掉噬金蚕,但他的人最后肯定承受不住青蛇和金蚕的相斗,就算灭了金蚕他人也会死的”老人无奈的召回了那条青蛇。

  “草他么的,装逼糟雷劈啊”向缺崩溃的睁开了眼睛挺无语挺可怜兮兮的说道:“谢谢你们,能不能别这么折腾了,就算是死也得好死吧?这太折磨人了”

  向缺都要哭了,这他妈一天糟两回罪太痛苦了。

  多罗茜罕见的收起了那副妖冶的表情说道:“我们已经尽力了,你还是回去好好准备准备吧”

  从上面的洞穴下来后,苏荷和王老蛋看着向缺身上仍然没有褪去的黑线就知道多罗茜的努力算是白费了。

  向缺挺悲凉的坐在洞口的地上抽着烟仰头望天,王老蛋有心想再安慰他几句但他深知自己一开口就属于放炮,没准还得给这将死之人心里添堵,所以他就选择趴在桌子上睡觉。

  “此时,你应该不会恨我了吧”向缺抽着烟问着站在他身后的苏荷。

  “本来你也没有这个资格”苏荷淡淡的笑了,说道:“如果换成是我,那时也可能会选择和你同样的做法,胁持我确实是最有效的办法,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么”

  “哦,你要这么说我心里还能好过点”向缺好像是松了口气。

  苏荷挺迷惑的问道:“你还有负罪感啊”

  “对你没有,对曹清道可能会有点,这货要是知道我劫了你他恐怕会跟我拼命的,哎你要是碰见他这事能不能别提?他肯定会急眼的"苏荷有些无语的望着他说道:“你都要死了还有心思惦记曹清道?”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大家都是兄弟我可不想因为一个女人闹翻了”向缺叹了口气。

  苏荷有点崩溃的说道:“你这话听着这么别扭呢,什么叫因为一个女人闹翻了?”

  “啊,用词不当,用词不当”向缺挺尴尬的掐了烟头,斜靠在墙上目光迷离的说道:“苏荷,从这分开后咱们就再见来不及握手吧”

  “你好像挺看淡生死这回事的”苏荷其实挺佩服他的淡定,在面对死亡之前有太多人歇斯底里了,但入向缺这般云淡风轻的还真不多见。

  向缺相当装逼的说道:“进阴间,入轮回,二十二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这世间就没有什么是让你牵挂的么,女人,朋友,父母······”苏荷很感兴趣的问了一句。

  “哎,你要这么说可说到我的痛楚上了”向缺憋屈的回了一句。

  “什么?”苏荷诧异的问道。

  向缺挺羞涩的说道:“还没处过对象呢,不知道女人是啥味,就这一点挺遗憾的”

  “啊?”苏荷被他给整愣了,实在没想到向缺会整出这么一句来。

  向缺转过头,很认真的看着苏荷说道:“临死之前,有个不情之请你能答应我么,可能会让你很为难但我希望你真的能成全我在将死之前这最后一个愿望”

  “什么愿望要我替你成全?”苏荷诧异的问道。

  向缺颤巍巍的掏出根烟点上后,徐徐的说道:“没碰过女人,你给我爽一下呗”

  苏荷的脸上突然盛怒起来,还泛着一丝红晕:“滚,你怎么现在还不死”

  “哎呀呀,哎呀呀说错了,误会了”向缺急头白脸的解释道:“不是那个意思,真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到现在还没碰过女人,你能不能把手给我拉一下,要不亲个嘴也行?”

  苏荷蒙圈了,盯盯的看着向缺愣是没吭出声来,这女人明显没有反应过来呢。

  向缺看着她,突然脑袋猛的向前一伸,大嘴唇子直接印在了苏荷的两片红唇上。

  “吧唧”这一下子亲的正经挺狠呢,都整出声来了。

  苏荷彻底进入懵逼状态,双目直勾勾的看着向缺有心扬起手来甩他一巴掌,胳膊却始终没有抬起来。

  向缺叹了口气,深沉的说道:“谢谢你······人死如灯灭,一切都成过眼云烟,对于我来说这世上有太多的遗憾还在,这遗憾将会伴我入阴间入轮回,但在临死之前能解开一个遗憾也算少了些怨念,谢谢你苏荷”

  苏荷深深的吸了口气,发现自己居然无言以对,被亲了一口能咋的?

  人都要死了,你还能跟他掰扯啥?

  “下不为例”苏荷起身回到了屋内。

  向缺舔了舔嘴唇,笑的相当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没死,就继续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