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缺在这边约架的事其实整的也不算不地道,事前他也算救过妖女多罗茜一回,这事不谈报酬,但过后我在你们地头就算谈点不那么友好的事肯定也不算过分呗,对不?

  主观上向缺是这么寻思的。

  但客观上他毕竟跟这个苗寨素不相识,并且人家好像还不怎么欢迎他,来了一天多就给拿了壶茶水,这待客之道明显有那么点太差事了,万一跟那边没谈好这边再给得罪了,得,那彻底腹背受敌了。

  “哎呀,那个什么,多小姐还是多罗小姐?”向缺斟酌着把话题引到昨天晚上多罗茜跟努雄的冲突上去了:“你们跟那伙苗人是啥仇啊,看昨天晚上那样对方好像是奔着整死你去的呢?灰常不友好啊”

  多罗茜眨着月牙小眼,继续慵懒的说道:“他们不敢的”

  “什么不敢?”向缺迷惑的问道。

  “不敢杀我,他们只是想把我掠走罢了”多罗茜用胳膊拄着脑袋,小嘴打着哈欠有气无力的笑道:“想让我去当压寨夫人,明白么?”

  “哦,抢亲呗?”向缺恍然了,整了半天人家是被美色所迷惦记这个妖女呢。

  哎呀,这么一整有点小麻烦了,向缺还以为两伙寨子有多大的世仇呢,原来是感情上的问题,真要是两个寨子有什么解不开的结那可挺好了自己可以来一招驱虎吞狼借个东风什么的,可如今看来他们是因为男女问题引发的冲突啊。

  向缺继续挺疑惑的问道:“既然是因为这事,那你们咋还整出人命来了呢?抢亲抢急眼了的我见过,但抢死人的我可头一次看见,咋的?靠近边境的深山老林里政府给你们优惠政策了,你们这一向都玩的这么大么?”

  “咯咯咯,咯咯咯”多罗茜又整出那魔怔的笑声,歪着脑袋相当豪放的说道:“你没看出姐姐国色天香么,不闹出人命来他们抢的走么”

  “啊,姐你正经挺狠呢,就因为这事你就给整死两个,脾气有点爆啊”向缺擦了擦冷汗,觉得妖女太生性了,明显有点李莫愁的意思。

  看两人唠的有点没边了,苏荷只得继续询问道:“向缺,你昨天晚上去哪了?”

  “不是告诉你了么······偶有所感”

  “你去找那帮苗人了”苏荷打断了他,直接点了出来。

  向缺轻咦了一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你脚上沾了不少的泥明显是走了很多路,裤子上更是又新被划破了两个口子,还有你一直随身带的背包这一路上是什么份量我能没注意到么?现在明显沉了很多,里面又添了不少东西吧”苏荷的眼睛在他身上扫了一圈就知道昨夜向缺来来回回的没少赶路,再看他熬的疲惫样明显没少折腾:“你说你还能去哪?这一片你不比我熟悉多少吧”

  “哎,建国后不是立法了么,漂亮的女人不能太聪明”向缺无奈的说道。

  “我还知道,你恐怕是找到了解毒的方法吧?难不成你朋友的蛊毒就是他们下的?嗯,可能有点巧合,但真正能下蛊的苗寨也就湘西和黔南这两个地区,按照概率来讲巧是巧了点,但还不算离谱”苏荷继续语出惊人的给向缺分析的明明白白的。

  “看在昨天你帮我一把的份上,你要不求求姐姐,我可以帮你这个忙哦”

  “要啥代价啊”向缺不太感兴趣的问了一句。

  多罗茜又“咯咯咯,咯咯咯”的笑了,她说道:“不是说了么,还你个人情啊”

  “知恩图报是美德,可你为啥不早说呢”向缺挺幽怨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明天他们可能就会给我送过来的,不劳您麻烦了”

  多罗茜哦了一声,瞄了眼他的背包问道:“你拿了人家什么把柄?”

  “你们这帮女人,这么精我会活的很有压力的”向缺掏出一块命牌扔在了桌子上,指了指。

  苏荷和多罗茜神情一怔,这东西两人谁都认识,自然也知道其重要性。

  “你算是把他们给得罪狠了,就为了给人解毒把整个苗寨的人都给得罪了,值么”苏荷感觉这男人办事太天马行空了,完全不按照常理走。

  6酷o匠网/永kf久免'4费Ec看小说。I

  向缺淡淡的说道:“我为救王昆仑而得罪你们,你和赵礼军也问我值不值,可我不还是救了么,现在看肯定不值但得看长远的打算,关键是我现在也没亏着啥啊,至于得罪人的事······我得罪的多了,你们得往后面排排了”

  在向缺的处事法则里肯定会有衡量值不值这个词的概念,救王昆仑是为了三年后的那场大劫,那必须得救,不然他上哪去找一个能走在通往杀神路上的猛人。

  救李李玲歌是因为他跟赵放生一家因果牵扯的很深,就像出山去陈三金家破阵一样,因果缠身必须得去。

  不值他冒这个险干嘛,他是风水阴阳师又不是慈善家,慈悲为怀的事谁爱干谁干,他肯定不愿意。

  只不过是被逼到这份上了,没办法而已。

  向缺忽然一股脑的把十八块命牌全都给扔在了桌子上,对多罗茜说道:“你看要不这样行不,他们不是想抢你当压寨夫人么,你肯定不愿意答应呗?那我把这些都给你,你替我把毒解了,以后你手里抓着他们的软肋谁他妈还敢不长眼来抢你啊”

  “调皮······”多罗茜抻了个懒腰站了起来,相当风情万种的跟他挥了挥手后说道:“那是一种游戏,你不懂的”

  “哎,姐姐,在商量下啊”

  “叫姑奶奶也没个商量”

  “妖女,贻害千年”向缺愤愤的骂了一句。

  山洞外面,王老蛋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捂着大腿根子走路好像扯着蛋了似的相当费劲了。

  向缺愣愣的问道:“你这是啥步伐啊,这么别具一格呢”

  王老蛋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蹲一个多小时试试”

  “草,把这事给忘了,骚瑞骚瑞啊”向缺拍了拍脑袋,挺汗颜的说道:“进来后唠的太欢快,把送纸的事给忘了······哎,那你咋解决的啊”

  “风干”王老蛋霸气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书友aeba的肥皂,和帅熙,黄杨仙人的浴液,这澡洗的挺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