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李玲歌身中的蛊虫只不过是普通的金蚕蛊,不吃毒物和尸油只以噬金蚕的排泄物为食,饲养起来也比较容易在这个寨子里几乎每家每户都养有这种金蚕蛊。

  如果当初李玲歌被下的是努雄的本命蛊虫,那时别说是向缺赶了回去就是神仙到了也救不了,人肯定是救不回来的。

  只不过,噬金蚕太金贵太稀少,在这个寨子里也就只有努雄和几个族老拿其作为本命蛊虫,真要是用这东西去对付一个普通的妇人有点未免太得不偿失了。

  因为噬金蚕除了比较金贵外,身为努雄朝夕相处的本命蛊早已经和他融为了一体,蚕在人在,蚕亡人亡。

  要不是向缺之前在林中烧的那把火让他比较忌惮,努雄恐怕也不会放出自己的噬金蚕来对付他,他有绝对的把握给对方中下自己的本命蛊虫后哪怕向缺就是大罗金仙也回天乏力。

  据寨子里的族老所说,噬金蚕名称就是由此而来的,成年之后的噬金蚕真的可以把身中蛊虫的大罗金仙都给生生的吞噬了。

  这只是个传说罢了,没人能辩真伪,因为到现在为止噬金蚕还没有养到过成年的时候,而这世上有没有大罗金仙也无人得知。

  但有一点绝对真实,寨子曾经遭过两次劫难差点被人灭族,最后靠的就是两个族老所养的噬金蚕在最后时刻把劣势给搬了回来。

  那只努雄的本命蛊落在草丛里后无声无息的就跟上了似乎浑然不知的向缺······。

  将近下午的时候,向缺回到了断崖下的苗寨,距离寨子还有两百多米远的时候忽然一股挺他妈恶心人的味随风而来,熏的向缺差点翻了白眼。

  “哎,有人啊是不?”不远处的草丛里,王老蛋露出脑袋抻着脖子见是向缺顿时感激涕零的说道:“哎呀呀,可算来人了,你快点的赶紧解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吧”

  “不是,你这干啥呢?”向缺捂着鼻子蒙圈的问道。

  “没事,我看这一片草长的有点太蔫吧了,就过来施施肥”王老蛋淡定的说道。

  t酷*匠q√网正版}}首发|0$d

  “草,你就说你拉屎呢得了呗,还整的文绉绉的”

  王老蛋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不是马上要融入社会了么,我寻思说话的时候不得注意点影响么”

  向缺挺无语的摇了摇头,转身就要走了,王老蛋招呼他道:“哎,等会,你等会的”

  向缺相当郁闷的问道:“你他妈拉个屎还得找个观众啊,不然你会拉的心情不怎么愉快呗?”

  “不是,不是”王老蛋羞涩的说道:“那啥,我忘带纸了,你身上有没有”

  “没有”向缺摇头。

  王老蛋有点着急的说道:“我都蹲了快半个小时了大腿根子都没知觉了,可算是碰到人了,你回去给我拿点啊”

  “你还挺干净的,地上那多草你随便揪点擦擦不就得了”

  “哎呀,你好像有点瞎,没看见那草上都是倒刺么,我要是用这玩意擦屁股不得给我屁股整的血呼啦的啊”

  向缺一看,这草用来擦屁股确实有点小残忍:“那你等会吧,我回去管人要点”

  “嗯,那你可快点啊,再蹲下去都得给我蹲半身不遂了”王老蛋叮嘱了他一句后,又说道:“哎,回去后有点心理准备,现在这个寨子已经不是你的主场了”

  “啥意思啊”向缺茫然问道。

  “哎,你回去看看就知道了,你要是没啥事可别忘了给我带纸”

  向缺相当迷惑的绕开王老蛋回到了寨子里,还没走进洞穴里就隐约间听见里面有人说话。

  那是两个女人交谈的声音。

  女人是一种相当奇怪的生物,对于男人也许只是因为在人群里多看了她们一眼,她就有可能把对方归到心怀不轨的行列中。

  对于同样漂亮的女人,也许只是因为在人群里双方对视了那么一眼,在下一刻她们就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成为外人眼中熟的不能再熟的熟人。

  苏荷和多罗茜绝对属于奇怪生物之中的两个,之前在林子里双方还没有过任何语言和眼神上的交流,但现在两人却坐在凳子上面前摆着一壶茶,聊的居然火花四溅了。

  两人抬头看了向缺一眼,然后相当有默契的又面对着茶壶聊了起来。

  向缺挺无趣的给自己点了根烟坐到她俩中间,十分友好的咧着嘴露着一口大白牙冲着妖女笑的那叫一个阳春三月。

  第一次正式见面,那必须得友好点啊。

  关键是,这妖女不知道为啥居然能和苏公交整的这么和平,这有点让他不爽,难怪王老蛋拉屎的时候还不忘提醒自己一下,如今这里的主场似乎已经占到苏荷这一边了。

  向缺给自己找了个台阶,率先开口说道:“哎,你俩相谈甚欢,这是美人相惜的意思呗?唠的这么热乎呢,有啥高兴的说出来也让我乐乐呗”

  苏荷看着向缺脸上两个非常浓密的黑眼圈说道:“这一夜,你干什么去了”

  “啊,没事”向缺抬头眼神迷茫的说道:“偶有所感,在林子里陶冶了下情操,回味下童年啥的”

  “呵呵······”苏荷笑的很开心,也挺假的:“是么······”

  向缺挠了挠脑袋,转而问道:“这位是······”

  多罗茜伸了伸胳膊,一截白的直他妈刺眼的小蛮腰露了出来,这女人说话的时候声音非常的慵懒就跟半睡不醒似的:“多罗茜”

  “哎,这名真好听”向缺好像挺懂的问道:“多尔衮是你家亲戚不?姓多的人不多啊,应该都是亲戚吧”

  妖女很茫然的眨着魅惑的两只大眼睛问道:“多尔衮是谁”

  苏荷瞪了他一眼,说道:“一个塞外满清,一个西南边陲,你觉得两者隔着至少有十万八千里呢,能沾亲带故的么”

  “呵,我想多了”向缺挺尴尬的挠了挠脑袋,他纯粹是在这没话找话呢。

  关键是他正寻思呢,过会跟努雄在这交易,怎么把这一茬跟妖女开口呢。

  这可是人家的地头,那不得地主点头才行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飞奔的小鸡和胜利大号角昨天解封,来,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