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缺踏出祠堂还没出寨子就已经看见不少人涌了出来,个个焦躁急迫,特别是扎着辫子那个明显已经怒火攻心了。

  对于寨子里的人来说,命魂牌丢失是很少出现过的大事,几百年来也就只有两次而已。

  那两次都是寨子受到外敌侵扰,整个寨子都沦陷了,祠堂被人洗劫一空其内的命牌多数被人损坏,几个重要族老的则是被掠走了,这两次事件直接导致寨子损失惨重,几十年后才慢慢恢复过来。

  一旦命牌落入仇家手中,这对寨子来讲绝对是遭逢大难,这一族群本就人丁稀少,死一个上哪生去都不知道。

  到了近代那种差点灭族的冲突已经不会发生了,国家对于民族间的冲突管控的很严格,小打小闹的可以,但涉及到人命的事,政府肯定不会睁只眼闭只眼的,所以近几十年后寨子对于祠堂的看管已经不是特别严密了。

  向缺还没傻到在人家的地头上跟他们发生冲突,所以还没出寨就掏出一块命牌拿在手中用力一掰。

  “咔嚓”玉牌碎为两截,一丝精气突然冒了出来然后想要从向缺身前飘去回到原有那人的体内,他伸出右手将那丝不知是谁的本命精气握在手中。

  从包里抽出一条红绳单手快速的缠绕在精气之上,向缺掏出一张符咒咬破中指在其上画了道禁魂符。

  精气就相当于人的三魂七魄,只不过没有魂魄对人那么重要,以对付魂魄之法来应付精气,同样能够奏效。

  禁魂符可禁一切阴魂,能将其人魂魄锁住宛如痴呆一般,通常在医学上来讲叫植物人,就是只能呼吸生存而无任何知觉。

  向缺画完禁魂符之后,后面追来的一群人里突然就有一人跑着跑着就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像死尸一般一动不动。

  向缺转身停步,说道:“我这里还有十八块你们族人的命牌,你们商量一下还不要再追过来?”

  “原来是你?混账,居然敢拿我族的命牌,之前你就已经灭了我们的两个本命蛊虫,现在你居然还敢来拿我们的命牌,我们岂能饶了你”努雄已经被气急眼了,刚才在族老那就被训了一顿,这顿骂还没过去呢没想到对方竟然偷偷跟着他们回来,把寨子里最重要的东西给偷了去。

  可想而知,一旦这十八块命牌要是被带走了,那整个寨子恐怕直接会大伤几分元气。

  向缺又拿出一块命牌晃了晃,两手作势就要继续掰开,努雄顿时都要疯了慌忙阻止他道:“停······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们无冤无仇,我也从没有得罪过你,你为啥要与我们为敌”

  “退后,矮半分跟我说话,你这么不礼貌会整的我有点紧张,我一紧张手就哆嗦,我这手劲比较大你也看见了是不?胸口碎大石什么的我肯定不会,但徒手掰这玩意一掰一个响”向缺挺他妈不是人的抛着手里的玉牌无耻的威胁着对方。

  “好,我们退后”努雄朝身后的人挥了挥手,拉开和对方之间的距离。

  “哎,你要这么干咱们还能和平共处的整几句对白”向缺把命牌放回包中,又把被禁魂符禁锢的那道精气抛了过去。

  ,S酷匠%网首}?发

  努雄接到手中后阴着脸就要解开系着红绳的精气,向缺开口说道:“我劝你最好别那么鲁莽,精气就算能重新回到他的体内这人基本也废了一半,估计至少得大病一场还得落下病根”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努雄红着脸问道。

  “回去后,准备一面锣,晚上鸡鸣之前把绳子解开撕掉那道符,然后敲三声锣再喊他三声名字就行了”

  “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我们和你无冤无仇,我也相信你肯定不是多罗茜请来对付我们的,你到底想要什么”努雄也不笨,向缺似乎没有刻意为难他们,也不是想要跟寨子过不去,那想必就是有所求的。

  “多罗茜是谁?”向缺茫然问道。

  “昨天晚上,我们在林子里动手的时候你就在旁边”努雄说道。

  向缺哦了一声,原来那个妖女叫多罗茜,人妖名字也妖,他接着问道:“几天之前,你是不是去过一次上海”

  努雄有点愣了,自己出寨去上海的事没有几个人知道,愣完之后他也反应过来了。

  “就是你破了我下的蛊?”努雄没想到灭了自己蛊虫的人居然就是这个人,原来双方结怨的根本在这呢。

  “你们寨子做事挺他妈不是人啊,居然对一个孕妇下了蛊,要不是我恰好回来,我估计已经一尸三命了”向缺眯眯着眼,淡淡的说道:“你问我为啥要对付你们,还用我提醒么?把解毒的方法告诉我,命牌我自然会还给你”

  “你敢威胁我”努雄阴阴的笑了,又问道:“我三叔公是不是也是你杀的”

  “你说提炼尸油的那个老头?”

  “果然是你”努雄手指捏的嘎嘎直响。

  向缺撇了撇嘴说道:“我告诉你也不怕你事后找我麻烦,有仇有怨的呢你可以回去研究怎么报复,现在我是跟你研究那个女人身上的蛊毒要怎么解,一码归一码,咱分开唠行不?”

  “好,既然知道是你下的手就行”

  “你回去,把解毒的东西给我送到那个叫多罗茜的寨子里,我在那等你‘到时候命牌我会还给你的”向缺说完转身就走。

  “努雄就这么让他走了?回去后族老会责怪我们的”寨子里的人不甘心的说道。

  努雄阴笑着哼了哼,望着向缺的背影张开了嘴,一道淡淡的只有指甲盖大小的金色虫子从他的腹中钻了出来,挥动着翅膀落向地面然后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向缺爬了过去。

  这才是努雄的本命蛊,名为噬金蚕。

  在幼年期的噬金蚕和普通的蚕外形没什么两样,但它的母虫来历却极为神秘,只有每代族长才知道。

  母虫存活的时间为整百年,在这百年里它只以两种东西为食物,一是各类毒虫二则是从尸体上提炼出的尸油。

  在母虫存活的百年间,它每十年就会产下一窝幼崽,八到十只不等,幼崽生下来后就会被泡在含有尸油的坛子里整整三年。

  在这三年期间,尸油的蛊虫会自相残杀,直到剩下最后一只才会被拿出来培养成为蛊虫。

  而努雄的噬金蚕就是这十年间母虫产下来后存活的那一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小筱三,爱疯丫头,江西区域张天兵,江哥打赏。

  爱我的请继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