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缺并没有等太久,晚上的时候努雄就让人把信传了过来。

  ,}最s新●*章D{节"上√)酷:x匠)1网(

  人约黄昏后,地点小树林。

  向缺本想独自一人前去赴约的,没想到妖女和苏荷似乎挺有看戏的心思,居然也在后面跟了过来,不知道这俩人起的是啥心思。

  这回,努雄来的不是大队人马,他只带了一个人看见向缺的时候那笑容非常的诡异莫测,一见面后就毫不犹豫的就扔给了他一个瓶子,瓶里装着一堆细碎的粉末状东西,散发出来味的和尸油味道相似。

  “把里面的东西放在水里泡开,然后涂抹到人身上就可以了”

  “你说这真假我得咋辩呢,你要是糊弄我我也不知道啊”向缺很随意的问道。

  努雄扬了扬头看着他身后说道:“你后面是凤凰苗寨的圣女,她肯定知道的”

  妖女多罗茜斜靠在树上,说道:“那是用死去的噬金蚕晒干后经过处理磨成的粉末,不但能解蛊毒甚至这世间绝大多数的奇毒都可以解的,我看着都眼红啊”

  “这跟屎风干了后的味差不多,这么牛逼么”向缺挺好奇的朝瓶子里看了几眼,粉末只有一丢丢非常的稀少,照妖女这么一讲这东西还挺金贵呢。

  多罗茜接着说道:“那瓶子里的东西比金子都贵,他们不会给你太多的应该只够解开一个人身上的蛊毒,还有你也别想着拿去研究了,噬金蚕除了独南寨的人外界根本没有”

  “要是有那个什么蚕就能配出这东西?”向缺刨根问底的追问道。

  努雄傲然笑道:“确实可以,只不过噬金蚕如今存世的只有不到十只,你去哪找?解毒的东西我已经给你了,我们族人的命牌呢交出来吧”

  向缺从包里掏出剩余的十八块命牌甩手朝他扔了过去,两方从见面到交换完毕,前后只用了十来分钟就完事了。

  但完事之后他们却谁都没有转身离开,努雄阴阴的笑了:“你杀了我三叔公,我们还是来算算这笔账吧”

  向缺叹了口气说道:“自作孽不可活啊,他拿活人提炼尸油,犯下如此孽障我就是不杀他个魂飞魄散,他死后入了阴曹地府照样会受十八层地狱的酷刑,我还觉得我有些手软了呢”

  “我们独南苗寨不信报应,无论我们犯下多大的罪,只有蚩尤大神可以论断,哪怕是阎王我们都不惧”努雄恨恨的咬着牙,说道:“我要让你生不如死,替我三叔公枉死讨个公道”

  “难怪你这么痛快的就把解药给了我,原来是想把命牌换回去之后再对我下手,压根就没想让我离开呗”向缺淡淡的问道。

  “你知道的晚了”努雄笑的很癫狂,很有种胜券在握的意思。

  苏荷和多罗茜相视一愣,妖女皱眉说道:“努雄的本命蛊就是噬金蚕,金蚕是被尸油泡成的平时以毒物为食并被苗族巫术祭练,哪怕就算是风水师中了,也是无解的”

  苏荷说道:“你说他被下了蛊?他道行高着呢,无声无息的中蛊似乎挺难的”

  “被下这种本命蛊的时候是没有任何征兆的,噬金蚕可以把自己缩到很小,甚至小的都无法留意到,然后会随风飘进人的身体里,如果努雄没有发动蛊虫是感觉不出来的”

  向缺掏出根烟点上,抱着双臂等待努雄的下文。

  “他还挺有范的,不知深浅么”多罗茜笑了。

  苏荷说道:“心大呗”

  “你好像不太关心他的生死”多罗茜扭头问道。

  苏荷愣了,无奈的问道:“这话是从何说起呢”

  “呵呵,我以为你俩会有点什么呢”多罗茜诧异的问道。

  苏荷被这话整的直翻白眼:“有点什么也是仇怨,我巴不得他不得好死呢,我能来这全是拜他所赐,也许这个时候我应该端着一杯咖啡在哪个会所里跟几个女人巧笑嫣然的聊着天,而不是几天都没换衣服没吃好没睡好的窝在深山老林里一直都出不去”

  苏荷能没有怨气么,那肯定有。

  只不过,这女人是个绝顶聪明的女人,当她知道无法抗衡的时候就得逆来顺受的忍一忍,她跟向缺没法抗争,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作,那是蠢女人才会干的。

  还有,本来苏荷是有机会离开的,但她不想要这个机会,苏荷想更深入的研究下向缺的底细,对于未来赵礼军和他相争,总会有一点帮助的。

  “三昧真火,道家至阳之火,能炼世间一切阴物,但不知道你能不能炼我的本命蛊······那首先你得把自己给炼了”努雄舔了舔嘴唇,微微的张开嘴,口中突然冒出一连串晦涩难懂的苗族蛊咒。

  蛊咒,就是下蛊之后人用来掌控蛊虫的咒语,施法者和中蛊者无论相遇多远两者间都不会产生任何障碍。

  就在这一瞬间,向缺的脸色枯黄如箔纸没有一丁点的血色,黄的有些吓人,一道道的黑线条从他的额头开始蔓延一直延伸到了他的全身,胳膊,双手,只要是露在外面的皮肤全都布满了那种黑的吓人的线条。

  一阵剧痛突然袭来,向缺捂着肚子额头迸发了一串冷汗,剧痛一波又一波不停的传来,几乎让他整个人都差点晕厥过去。

  向缺茫然的睁着双眼,眼神非常空洞仿佛没有了任何的知觉,似乎三魂七魄都已经离体了。

  苏荷愕然,多罗茜皱眉说道:“果然,被下了独南苗寨的噬金蚕蛊······他没救了”

  “真的没救了?”苏荷皱眉,十分诧异,总觉得向缺如果就这么死了那有点太匪夷所思了。

  “就算现在不死,他也挺不了多久,迄今为止我还没听说过有人中了噬金蚕而能存活的呢”

  “无解么?”苏荷问道:”听说杀了下蛊的人似乎就能把蛊解开,或者下蛊者自己放弃“多罗茜摇了摇头:“那是对其他蛊虫来讲,但金蚕蛊确实无解的,杀了努雄蛊也就死了,除非······”

  “除非什么”

  多罗茜说道:“除非有人能把他身体里的噬金蚕给炼化掉,但你觉得蛊虫不出来怎么炼?难不成把人也给炼了?他就算能凝练出三昧真火但怎么可能在自己的身体里点上火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向缺被人下了蛊,无解。   明天人就死了了,此书完本,你们觉得OK不?   会有人拿刀砍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