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

  树上的枝叶被突然分开,两条成人大腿粗细的蟒蛇吐着信子探下头颅后左右张望了几下,看见几个红苗男人后忽然从树上蹿了下来游动过去,地上密布的虫子分向两旁给蟒蛇让开了一条路。

  那股浓烈的恶臭似乎对蟒蛇毫无作用,几个男的顿时有点被吓的麻爪了,连忙想要后退但却被身后密密麻麻的虫子给拦着了,就算天色再黑也能看得清他们脸上慌张的神情。

  一条蟒蛇爬的非常快,眼看着离其中一人只有两米多远的距离时它突然仰起舌头对准男人突兀的就猛然蹿了过去。

  “啊······”对方被吓的连连后退,踏出了被那股气味包围的圈子后地上数不尽的虫子突然爬向了他的脚面,顺着他的双腿又爬上了他的上身,仅仅只是眨眼的功夫,这人全身上下居然被虫子给爬的满满当当的,看着极其膈应人,甚至他的口鼻和眼睛只要是身上有洞的地方全都被虫子给钻了进去。

  r!更/新)1最快)@上`f酷;匠网¤

  其他几个苗人见状根本来不及,也没办法救援,眼睁睁的看着同伴倒在地上身体抽搐个不停,几分钟的时间过后他身上的虫子逐渐退去,皮肉却已经没有了露出一副森森的白骨。

  剩余那四人见状慌忙将手里瓶中剩余的东西全都洒在了身上然后转头就要跑,虫子虽然避开了,但两条粗壮的蟒蛇蜿蜒着爬了过去之后突然缠绕上了落在最后面一人的身上,四米多长的蟒蛇缠绕他身上后蛇身开始剧烈的收缩起来,向缺就算离的有点距离也能听清他身上骨骼被蟒蛇挤压碎裂的咔嚓声,好好的一个人愣是被卷成了一堆肉泥。

  这两个红苗的死状极其凄惨,那白苗女子却浑然不觉仍然跟在蟒蛇后面驱动着地上的大片虫子朝剩余的三人追去。

  “这女人不好惹,我觉得有必要换个地方令想办法”向缺夹着裤裆皱着眉头,已经起了想要另谋出路的的的念头。

  这白苗妖女长的野性办事则是生性,两个七尺男儿愣是让她在弹指一挥间给生整成了骨头渣子,就这个死法去了阴曹地府阎王都不一定愿意收,看着太埋汰了。

  向缺还寻思跟着苗寨的人唠唠呢,但这么一来的话万一没谈好把人给得罪了后果可能有点小危险,向缺到不一定怕了对方,但处理起来肯定有点棘手。

  关键是那虫子和蛇,看的让人有点起鸡皮疙瘩。

  向缺刚要转身调头就走,就发现从他身后的树林里忽然走出一群人来,领头的打扮装束和之前那几个人非常相似。

  带头的人眼神十分阴霾,扫过向缺身上的时候居然还带着一丝嗜血的光彩,他盯了能有几眼之后迅速带着身后的人朝白苗妖女追去。

  就在双方擦身而过的时候,向缺和他四目相对。

  长发,扎着辫子,皮肤黝黑。

  向缺的脑袋里想起了当初赵放生在家里所说的给李玲歌下蛊毒的那人的装束。

  “这事整的怎能他妈的一个巧字能形容得了啊”向缺唧唧歪歪的嘀咕了一句,转头又尾随而去。

  妖女好像有难了。

  后来的这群人明显跟先前那帮是一伙的,特别是扎小辫那男的一看就是领头羊,属于出场自带背景音乐的牛比人物,这人碰到那妖女之后居然一句废话都没有直接就出手了。

  “你刚才明明要调头走了,怎么突然又转回来了”苏荷跟在向缺身后,挺诧异的问了一句。

  “哎,你别以为女人的心思难猜,其实男人也是挺反复无常的”向缺心烦意乱的回了她一句。

  向缺心烦意乱的原因是那妖女明显有些撑不住了,后来的这伙人特别是领头的那个明显比刚刚五个小喽啰强了太多,一伙人一上场顿时就掌握了主动,几个淡黄色嗡嗡乱叫的蛊虫居然有两只钻进了那两条蟒蛇的体内,只一瞬间就把这两条得有三四百斤的蟒蛇给处理了,庞大的蛇身在地上痛苦的扭曲着明显是支撑不了多久了。

  几个人将那女人团团围在当中,驱使蛊虫频繁的在她身边周旋,这女人只能急促的催促着哨声控制虫堆围绕在自己四周不让对方靠近,但来的这些人似乎准备的相当周全,整片林子里都弥漫着那股令人作呕的恶臭味。

  这股气味明显是虫子的天敌,任凭妖女如何驱使地上的虫子根本不听号令,开始的时候还能围在她身边到后来气味愈加浓烈的时候,虫子已经开始朝外四处溃散了。

  本来向缺和苏荷就跟路过看戏似的,从头到尾一直都在看,两边人也早就看见他们了,但谁都没当回事,可现在那妖女明显要支撑不住的时候扎着辫子的男人突然伸出手指向这边一比划,他身旁的两人点了点头后,两只蛊虫扇着翅膀就快速的朝这飞了过来。

  “要杀人灭口呗”这帮人正经挺狠呢,眼看着冲突要结束那女的要被解决了,这伙红苗居然起了灭口的心思,连带着把向缺和苏荷也想给处理了。

  向缺背着苏荷咧嘴挺蔫坏的笑了,自己正寻思找啥借口动手呢,没想到对方竟然给他把这个借口准备的妥妥当当的。

  两只蛊虫嗡嗡叫的飞了过来,那边人连瞅的没瞅,苏荷伸手从身后的背包里掏出一把桃木小剑,向缺转头一看眉毛扬了扬,这女人挺有实力哈,赵礼军估计没少在她身上下血本。

  就这把看着跟地摊卖挂件品相差不多的桃木小剑,要是扔在懂行人的眼里,能他妈让人抢红了眼,还得整出人命来。

  这桃木剑是品阶不低的法器,绝对不低于向缺身上那块惊雷木的价值。

  两只虫子越飞越近眼看着各自分开后就奔着向缺和苏荷冲了过来。

  向缺忽的一抬手就握住了其中一只,虫子在他手心里突然张开嘴就咬住了他手心上的肉,在即将要钻进他体内的时候向缺手心突然迸发出一道火光迅速包裹住虫子后只以瞬间就化成了一抹青灰。

  苏荷则是小心谨慎的对待着,扬起了手中的桃木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