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荷一剑劈中飞向她的蛊虫,没想到虫子被砍成两截居然仍旧没死落在地上之后扑腾着翅膀后还想往她身上爬。

  向缺抬起他的四十一号大脚就要踩过去,苏荷连忙拦了他一下:“别踩”

  “嘎吱”向缺一脚踩过去后还用力的碾了碾:“咋的,你还想跟它来个亲密的接触啊”

  两只蛊虫被瞬间干掉,围攻白苗妖女其中的两人突然喷出一口鲜血顿时倒在地上抽搐不止。

  “那是他们的本命蛊虫,相当于自己的半条命”苏荷皱眉说道。

  “你那意思是我还得惯着他们呗”向缺白了他一眼,调头就朝交手的双方走去:“既然已经得罪了,那不如就解决的干脆利索点”

  苏荷不满的说道:“莽夫”

  两只虫子被灭挺出乎那伙人的预料之外,蛊虫水火难侵刀枪不入命比小强金贵多了,寻常手段根本难以杀死虫子,除非是道家佛门高手动用术法,向缺和苏荷这两人如今一看都知道肯定不是什么普通人了。

  扎着辫子的年轻人眼神阴霾的盯着走过来的向缺,白苗的那个妖女也望了过来,双方可能谁都没意识到原本并不太在意的人原来被看走眼了。

  “你是什么人居然敢杀我们红苗的蛊虫”扎着小辫的年轻人开口了,一口挺蹩脚的普通话还能听的懂。

  向缺有点小意外的说道:“原来你会说人话啊,你问我是谁我告诉你,你还能认识我咋的,我发现全天下干起来的时候都习惯性的整两句开场白出来,你都要给我下蛊了我还能跟你废什么话啊”

  向缺屈指一弹,毫无征兆的就从手间迸出两朵火花,火光泛着炙热夹杂着一抹刺眼的红,那是他步入凝神以后凝练出的至阳之火,也叫三昧真火。

  三昧真火一出,整片林子的温度似乎都在瞬间升高了几分,真火所过之处原本地下密布的虫子顿时化为一堆飞灰,飞舞在半空中的蛊虫仿佛遇到了难以匹敌的天敌一般,嗡嗡嗡的发出急促的叫声,惧怕不已。

  扎着小辫的年轻人和身旁的族人见状顿时豁然大惊,他们连忙召回自己的本命蛊虫收回体内,那两团仿佛不属于天地之间的火花让他们深深的感受到了来自于灵魂的恐惧。

  那是一种本能的惧怕感,一部分是来自于蛊虫的感觉一部分是对于未知的恐惧,无论是白苗还是黑苗,他们很少接触风水阴阳界中人,对于三昧真火更是从未听闻过。

  扎着小辫的年轻人深深的忘了一眼向缺,没有废话直接带着自己的人转头消失于林中了。

  让向缺感觉挺郁闷的是,白苗妖女居然连跟他打个招呼的意思都没有,轻飘飘的就从他身边走了过去,好像他刚才的出手是挺理所应当的。

  “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在这转转”向缺挺憋屈的对苏荷说了一句。

  苏荷呵呵一笑,说道:“你就不怕我跑了?”

  “跑就跑呗,无所谓了你就是这时候找到赵礼军能怎么的,还能带着他来杀我啊”向缺很牛逼的说道。

  }Z酷E#匠网wt首发_n

  刚才向缺至少有多种方法能轻描淡写的把那两只蛊虫给灭了,但他偏偏挺霸气的烧了两团火,这就是给苏荷看的,那意思是告诉她你看看我连三昧真火都能凝练出来,你说我手下能没两把刷子么?

  就我这样的人,赵礼军要真想下死手对付我那他能不掂量掂量么?

  这其实就是敲山震虎的意思,让苏荷明明白白的把自己的实力告诉赵礼军,孰轻孰重他们自己琢磨去吧。

  挺聪明的女人话你点一分就够了。

  向缺扔下苏荷独自一人进入林中,只剩下那女人有点凌乱的望着他的背影。

  “礼军看轻他了,这个家伙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道家大派从来没听说过有这号人物,各世家又从来没有向姓的家族,难不成还是那些隐世不出的门派下的门人?”苏荷挺纠结的嘀咕着,茅山和龙虎山都是世间流传过千年的道家大派,除了他们以外还有某些风水世家传承已久,这些人苏荷或多或少都有所了解,但向缺有点让她发蒙,实在看不出他的出身。

  有点让人惊异的是,苏荷竟然没有离开而是又回到了悬崖下的苗寨。

  她回来之后王老蛋仍然在桌子上睡觉,她却没有一点的睡意······林中,向缺不紧不慢的顺着先前那群人离开的痕迹在后面远远的缀着,那伙红苗虽然是被他惊走的但离开的时候并不慌张,一群人行进在丛林里用苗语互相交谈着。

  “努雄,那个人是被白苗请来的援兵么?这人似乎挺厉害的,他手里的那两团火让我感觉非常害怕,似乎一沾到我的身上就会让我瞬间化成灰,太吓人了”

  叫努雄的就是扎着辫子的苗族人,也是当初独自一人从寨子里来到上海调查他三叔公的死因,并且最后给李玲歌下了蛊毒的那个人。

  “应该不是,要不是你们要对他下蛊他可能从头到尾都不会出手,这人可能是外界道门里的人,习的是风水术法跟我们苗族的养蛊大有不同”

  “哎,死了几个人又没把白苗的那个圣女抓住,我们现在回去族老会骂死我们的”几个苗族人愁眉苦脸的说道。

  这一路跟随足足走了能有几十里地,逐渐天亮前面那群人才会到了寨子,向缺跟的腿都有点软了,这山路走的相当苦不堪言了。

  努雄他们的苗寨是坐落于一处深山坳里的寨子,七零八落的耸立着几栋黑瓦红砖的小楼,除此以外寨子里全是竹子搭建起来的竹楼,整个寨子全加起来大约只有三十多栋房屋,族人似乎非常稀少。

  努雄他们入寨之后其他人都各自分开回到自己家中,他则是一个人来到了位于寨子当中靠近祠堂的一栋楼内,敲了敲门后里面传来一声苍老的回应。

  “族老,我们回来了”努雄恭敬的站在门口说道。

  “进来吧”楼内的床榻上坐着个全身穿着黑衣,苍老的有些看不出年纪的老人。

  “死了三个人,还没有抓到白苗的圣女,是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抱歉更的晚了,出差在外时间真的是身不由己啊,还好总算是更出来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