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林中,苗族少女悄然而立,蝴蝶落在她的发簪上。

  在她的对面是五个穿着红黑相交苗族服饰的男人,肩膀上落着五只毛色锃亮的乌鸦,漆黑的树林里这一幕给人的感觉相当诡异和神秘,向缺和苏荷明显感觉到了对峙的几人带来的沉重和压抑。

  通过和老李还有王老蛋相处的这些天向缺也算对苗族各部落有了些简单的了解,他们先前被老李带去的那个苗寨身穿黑色苗族服饰,这一类苗人属于黑苗,现在来的这个寨子全都身穿白色苗服也就是白苗,至于此时出现的那五人从衣服上判断应该属于红苗了。

  红,白,黑是苗族最庞大的三个族群,除此以外还有些其他支系林林种种的可能有好几个,甚至到如今可能有些苗族部落已经消失于历史长河里了,不是被汉族同化就是被其他苗族部落吞掉了。

  据说,主要的红,白,黑三苗之间几百上千年来就存在着各种纷争,也就是所说的世仇,至于是什么原因恐怕没人能说的清,但大体上就是信仰和信奉的原因。

  近几十年来国家一统全国上下一片祥和天平,政府出面解决了不少这种民族之间的冲突,所以部族之间大规模的纷乱冲突已经很少见了,这要是放在几十一百年前的话,这种落落间的冲突经常发生,动不动就死人是常有的事。

  向缺估计,此时对峙的几人应该属于白苗和红苗之间长久以来存在的矛盾了。

  但凡是冲突和矛盾,在开干以前肯定得有个开场白,甭管多大的仇双方必须得唠几句然后才能干起来,这一回那两方的开场白向缺和苏荷就只能干看着他们嘎巴嘴而不明白说的是啥了,因为根本就听不懂。

  听不懂归听不懂,但由于距离对方很近,那两边几个人的表情却能看的很清楚,女人的神态仍旧那么妖冶和野性,似乎面对五个膀大腰圆的大汉一点都不打怵,相当的云淡风轻了。

  至于那五个人的表情整的就比较复杂了,除了一丝畏惧和谨慎外,其中最明显的神情就是贪婪。

  就他们五个那差点口水横流的德性,是个人都能看的出来他们的眼神中释放着一种肆无忌惮的渴望和激情。

  “这是个妖女,天生骨子里就渗透着一种男人难以抵挡的魅惑,别说男人了就连我这个女人看见都忍不住嫉妒三分,不同于江南的大家闺秀和北方的豪迈爽朗,这个苗族女人挺有一种颠覆美的”苏荷自顾自的在那评价起来,然后忽然转头询问向缺:“你也曾说我是个漂亮的女人,那你说我跟她比谁更有魅力?”

  “哎我去,苏小姐人家那边都要干起来了,咱俩唠的这个题外话明显有点不太应景吧,让人听见了多揪心啊”向缺挺佩服这女人的思想居然如此天马行空,本来挺紧张个事愣是让她一句话给整稀碎。

  “怕得罪人啊”

  “不是,我还能怕这个?”

  “那你怎么不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什么事都是能分个高低出来的”

  ,Z更新最nb快9M上。p酷√匠网“

  向缺有点不耐烦了:“我说大姐,你还非得揪着这事不放啊?不整出个一二三来你还誓不罢休呗”

  苏荷嗯了一声。

  女人是种很奇怪的动物,当两个旗鼓相当的女人相遇在一起之后,两者都想分出个子丑寅卯来,哪怕就是问个要饭的,她们也想整清楚到底谁更他妈招人稀罕。

  向缺挺无奈的说道:“这么唠吧,我要是跟你们两个上床,你是个让我在床上都舍不得用力的女人,而她却是个让我舍不得下床的女人,你们之间的高低我分不出来,各有千秋呗”向缺这话说的顿时把苏荷给整崩溃了,这男人太埋汰了。

  苏荷觉得这男人的眼神里就透露着一个词。

  傻逼!

  两人闲扯的这功夫对面的两伙人不知道唠到什么激情点上了,战况立马进入一触即发的状态。

  五个红苗连连后退然后一挥手,肩头的几只乌鸦张开翅膀就飞了过来,而那个妖女则是轻轻一抬头,发簪上的蝴蝶就腾空而起在林间穿梭飞去。

  扁毛畜生和蝴蝶飞到林子里去了,剩下几个红苗则是慢慢的围了过来不知什么时候他们的手上居然出现了几个有着淡黄色翅膀的怪异虫子,那虫子叫声嗡嗡的,然后迅速奔着女人飞来。

  向缺原本抱着看戏的姿态顿时神情一凛,眯缝着眼睛看着那几只金色的虫子脑袋里估摸着,巧合这个词用在这里到底有多大的可能性。

  当初李玲歌身上被人下的蛊虫和现在那几个红苗放出来的蛊虫简直如出一辙,向缺就他妈不信了这个世界上虽然有很多没发现的物种,但不可能这么巧让他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接连遇到两次吧。

  “咯咯咯,咯咯咯”妖女的嘴里突然冒出一串挺他妈瘆人的笑声,她伸出两根手指放入嘴中一阵刺耳的哨声响彻整个林间。

  突然,整片树林四周再次响起了那密密麻麻的沙沙声,数不清的虫子从四面八方快速涌来,这一次虫子没有再汇聚成一堆而是奔着那五个人快速爬了过去。

  “控虫术?苗族秘术之一,擅此道者可操控各类虫子为已用,道行高深的更是能驱虫对敌,不过听说现在苗族里会这种秘术的人已经没有了早就失传了,没想到这个寨子里的人居然还懂”苏荷挺惊愕的说道。

  那五个红苗大汉迅速分开,彼此之间拉开一段距离后他们从身上各自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瓶打开然后快速在自己身体四周挥洒里面的东西。

  一股难闻刺鼻的恶臭弥漫开来,似乎和赵放生家里的味道有些类似。

  地上密布的虫子似乎对这种气味非常抵触,缓缓围绕着五个人就是不肯上前,只能在他们身边团团打转。

  白苗妖女见状嘴里似乎轻声的嘀咕了几句什么,然后就看见她伸出一只手来。

  她的手腕上系着一串银白色的铃铛,轻轻一晃就发出阵阵哗啦啦的响声,铃声清脆又十分具有穿透力,随着她手腕的晃动幅度越来越大,铃声越来越密集,在她头顶的一棵树上枝叶忽然猛烈的抖动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