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山洞里之后,苏荷居然已经趴在桌子上相当没心没肺的睡着了,王老蛋正拄着胳膊坐在洞口仰望星空。

  向缺坐在他身边扔给他一根烟问道:“想啥呢,一脸的沧桑”

  “我好像不用死了”王老蛋的脸上似乎没有劫后余生的喜悦反倒是挺迷茫的说道:“哎,知道自己要死了我寻思的是解脱,但知道死不了之后我他妈反倒不知道剩下的几个年头该咋过了,挺苦闷的人生啊”

  “不是还有两个孩子呢么,把他们治好然后离开那个村子”

  王老蛋咧嘴苦笑道:“出去能干啥?你认为一个只认识几个字的老头什么地方会要我?那两孩子更是大字不识一个能干点啥?搬砖头子我都怕他们不识数,在这个村子里还能混吃等死,难道离开之后我们还是混吃等死?我倒是无所谓了,可他们呢?”

  向缺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人生啊就是这样,总处在徘徊和选择之中,这他妈就是看你走哪条路的决定,我觉得你不应该在这事上发愁上火,照我说就闭着眼睛走出去就是了,走上路了你就不用寻思对不对的问题了是不?”

  王老蛋斜着眼睛看着他说道:“你这心灵鸡汤好像是黄鼠狼炖的,我听着更窝心了”

  向缺耸了耸肩,说道:“我这一辈子就是这么磕磕绊绊走过来的,谈不上选的是对还是错,但踩到坑里你别犹豫,迈过去了啥事没有那挺好,要是摔着了就爬起来继续走”

  “你滚犊子吧,听你说话太累,我睡了”王老蛋掐灭烟头回到里面趴到了桌子上。

  向缺觉得自己头顶忽然传来一种被注视的感觉,他眯着眼抬起头看见悬崖断层最上方的一个洞口里,那个在林子里出现的女人正向下望着他。

  一只七彩的蝴蝶在她的头顶翩翩起舞。

  这一次离的近了,没有树林的遮挡向缺看的更清晰了一些。

  这是个挺妖冶的女人,女人化妆没化妆他分辨的出来,可这个女人明显是未施粉黛但看在眼中却给人一种非常妖冶和野性的感觉,这种描述似乎挺矛盾的,但向缺也只能这么形容对方。

  对方只看了他一眼就不再向下张望,而是抬起头来看着头顶的七彩蝴蝶,那蝴蝶在一轮圆月下忽扇着翅膀,点点的月光落在蝴蝶的身上后那蝴蝶居然看起来似乎十分欢快而又祥和。

  一道淡淡的肉眼察觉不到的光韵勾连着蝴蝶和天空那轮明月。

  “吸收日月精华?”向缺略感惊异。

  鬼物,阴魂,僵尸都喜黑夜,那是因为在晚上日和月洒下的精华有利于这些东西提升自身修为,特别是在满月之日,精华更为浓郁,更为它们所喜欢。

  除了这三种邪物以外,还有一种东西也同样可以凭借日月精华提升自身修为。

  妖物!

  向缺还以为这苗族女人的蝴蝶是蛊虫,没想到不仅仅如此,这蝴蝶档次居然不低居然已经进化成为妖物了。

  传说中的五大仙家,狐狸精,黄皮子,刺猬,蛇还有老鼠一旦有了灵根日积月累下汲取天地日月精华的久了就能产生灵智可以自行修炼,脱胎换骨进入另一种境界当中。

  也就是常说的成精。

  除了五大仙家之外,世间凡尘中也就只有猫狗可以通灵,其余的基本很难达到这个地步。

  那个苗族女子的蝴蝶看起来似乎已非凡物。

  这个苗寨除了处处透着神秘外,也带着一股诡异。

  至少向缺就知晓,如今世间真正能通灵的生物可谓少之又少了,也许只有东北某些深山老林里的黄皮子能身具道行那还是因为吃了老山参的原因,其他地方已经非常少见了。

  就在这时,远处天边忽然快速划过一道黑影,如利箭一般飞来奔着在月光下翩翩起舞的蝴蝶一头扎了过去。

  那是只全身漆黑的乌鸦,毛色锃亮,但体型却比寻常的乌鸦要小了三分之一。

  “呱······”乌鸦张着利嘴叼向了那空中飞舞的蝴蝶。

  “哎我去,这扁毛畜生挺他妈缺损啊,居然懂的玩偷袭?草,这世道畜生都这么精了呢”向缺瞪着眼睛看到蝴蝶竟然向下一沉躲过了乌鸦的长嘴,然后蒲扇着翅膀似乎毫不畏惧的在空中周旋起来。

  蝴蝶虽小但十分灵活,两片翅膀挥个不停上下辗转腾挪跟乌鸦斗的非常轻松。

  那站在崖洞边的苗族女人也不急不躁的观看着,对于半空中的争斗似乎毫不关心。

  乌鸦来来回回的兜了几圈始终没能拿这只蝴蝶有啥办法,渐渐的开始有些急躁起来,嘴中“呱呱,呱呱”的叫个不停。

  “它好像还会找外援?”向缺眨着眼睛忘向悬崖上方,在远处的天边居然又有四只乌鸦结伴飞来。

  崖洞里站着的少女,嘴里忽然发出一声轻啸,身手抓住从崖顶上方顺到下面的一根藤蔓,快速的朝着地面落了下来,半空中的蝴蝶迅速下降飞到她的身边,然后一人一蝶朝着林中迈步走了过去。

  向缺稍一犹豫,快步跟着女人的背影尾随而去,他刚一离开洞里的苏荷就睁开眼睛皱着眉头望着向缺的身影居然也跟了过来。

  h酷5◎匠:网永@U久d免S费L看☆O小!说,

  向缺回头看了她一眼,苏荷轻声说道:“这个寨子很古怪,豢养的生物居然已经有了不低的灵智,据我所知一般的蛊虫也只是稍通人性罢了,但还没到通灵的地步,还有那几只乌鸦似乎也不简单应该是有人操纵的”

  “跟着看看不就明白了”向缺说道。

  苏荷说道:“苗人一般很反感外人插手苗族的事,就算只是看看而已也会引起他们的不满,这个时候你实在不该跟过去的”

  向缺诧异的问道:“你应该巴不得我得罪他们才是”

  “我是真怕你得罪了这个神秘的苗寨,关键是我现在被你带着呢,越是神秘的苗寨饲养的蛊虫越是难以对付,真要是被人下了蛊可能除了他们本身,外人很难解开的”

  向缺无所谓的哦了一声然后刹住脚步,目视前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站住小偷,解封殿堂又添新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