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个与世无争而又透着点小神秘的苗寨,祖辈就生活在黔南的十万里大山中从来没有离开过,每年寨子里只有极少数的年轻人会翻越大山走出寨子,剩下的大部分族人都喜欢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对于外界的人,他们既不十分抵触也带着一丝防范的意思。

  向缺,苏荷,王老蛋被安排在了崖下的一个洞穴里,洞里的设施很简单只有几张木凳和一张桌子,一个穿着典型苗族服饰的女子进来给他们放下一壶清茶后一句话也没说就离开了,然后很长时间过去这三人都无人问津。

  向缺有点急,让王老蛋出去询问下,可他却给向缺整了个非常让人无语的答案,这个苗寨里的人说的话他一句都听不懂,出去也根本没法交涉。

  向缺彻底赖了,这个向导挺靠谱但翻译却挺烂,这下子可他妈有点傻眼了。

  一壶清茶伴着三个人沉默的坐到了傍晚,天色已经渐渐发黑了,可他们几个就像是透明的或者被人给遗忘了,哪怕就是有人从洞口路过往里面扫一眼可也没人过来说个话。

  “老这么坐着也不是个事啊,这都晚上了不给拿点吃的过来,他们是不是跟咱们整了个无言的抗议,善意的提醒我们是不是该离开了”王老蛋挺善解人意的嘟囔了一句。

  向缺龇着牙挺无语的点了点头,背着手站起来走到外面点了根烟,此时天色已经全黑了,抬头向上望去悬崖断层的洞穴里都亮起了微弱的灯光,崖下则是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一股饭香从好几个洞里向外飘了出来。

  这他妈是彻底冷处理了,寨子里的人透露了一个很明显的信号,对你们的到来不是很欢迎,我们不会赶你们走但你要是挺不住的话就赶紧离开吧,给送了一壶水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要想在吃个晚饭啥的那是别想了。

  回到洞里,苏荷正解开背包从里面拿出压缩饼干小口小口的吃着,王老蛋眼巴巴的瞅着可能是没好意思吭声,向缺一屁股坐在她旁边十分不见外的拿起两包饼干递给王老蛋一包自己也吃了起来。

  王老蛋狼吞虎咽的啃着饼干,含糊着问道:“咋办?就这么挺着啊”

  “不急,一天晚上而已在这对付着睡一夜明天再说”向缺搓着脸,挺头疼的说道:“最关键的是没法跟他们交流啊,我的意图他们没办法领会,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就是沟通了,沟通不了啥条件也谈不了,怎么进行下一步呢”

  “其实有件事你做错了”苏荷放下手里的饼干淡淡的说了一句。

  “什么事啊?”向缺问道。

  苏荷挺嘲弄的看着他说道:“茅山和湘西的几个苗寨一向交好”

  话说到这向缺就明白了,可他妈明白也没用了,他现在是把茅山给得罪狠了,这玩意就算脸皮厚也没办法张嘴,没准一张嘴苏荷就得落井下石。

  这事整的,一饮一啄之间冥冥中都注定了啊。

  苏荷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向缺透露着一股十分明显的嘲讽,那意思明摆着呢,黔南你搞不定苗寨,湘西你同样也是走不通的。

  向缺脑瓜子嗡嗡直疼的又抬起屁股走了出来,蹲在洞口仰头望天,这一次的西南之行挺他妈波折啊,不但李玲歌身上的蛊毒没解决明白,还得罪了龙虎山和茅山,这趟买卖有点赔大发了。

  为了个三年后的王昆仑这事谈不上值不值,但既然已经做了那说后悔肯定也晚了。

  向缺正夹着裤裆挺惆怅的时候忽然听见从远处树林里飘然而来一阵清脆响亮的哨声,那声音若隐若现的听着不太真切十分的空灵,但哨音响起之时悬崖四周忽然腾空纷纷升起一片飞鸟盘旋在林子上方。

  )8更新\最^快上酷匠9网¤

  而向缺抬头的一瞬间发觉悬崖断层的那些洞穴里,那些苗寨的人居然匍匐着身子在洞口冲着林中响起哨声的方向恭恭敬敬的叩拜着。

  王老蛋从洞里走了出来,愕然说道:“这······就是我十几年前听到的那个声音,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还有”

  “你俩在这,我过去看看”向缺交代了一句就起身朝着哨声响起的方向追了过去。

  十几分钟之后,声音越来越清晰明显已经距离不远了,向缺也体会到了当年王老蛋经历的那一幕,树林中传出了阵阵的沙沙声,仿佛有数不尽的东西在林地里爬行一般,没过多久他的脚边就出现了一堆各类虫子,正排着队的朝着一个方向赶去。

  虫子爬行的速度急匆匆的非常快。

  向缺顺着虫子移动的方向前行了片刻之后,就看见在树林的一片空地里站着一道人影。

  月光洒入林中,透露出几道茭白的光亮落在那道人影上,人影的头上戴着白色的银饰被月光反射出一圈余蕴,对方穿着典型的苗族女人服饰,裸露着胳膊和小腿。

  向缺离她很近,双方只有十几米的距离,但对方似乎却根本没有对他的忽然出现产生一丁点的留意,嘴里的哨声依旧清亮的响彻在林中。

  大概过了几分钟之后,林中空地上的虫子越聚越多,密密麻麻的铺满了一大片,那苗族女人的头顶原本贴着的头饰居然蒲扇着翅膀缓缓从她的头上飞舞起来。

  那是一只七彩的蝴蝶,环绕着那个女人飞舞了几圈之后一头扎向了地上的虫堆之中。

  难怪当初王老蛋看见这一幕被惊的差点从树上掉下来,向缺所见之后同样非常惊诧,凡是有那七彩蝴蝶飞过的虫堆都在迅速萎缩变下,大片的虫子似乎全都被吸干了,慢慢的变成了一堆虫皮。

  蝴蝶飞舞了几圈之后又再次回到了苗族女人的头上,落在她的发簪上一动不动。

  这时,对方忽然转过头看着远处的向缺淡淡一笑,然后她就调转身子悄然离去。

  向缺意识到,她也许就是十几年前王老蛋看到的那个随着苗族老人进入林中的小女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