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辆警车一头扎向路边半个车身都侧翻了过来,紧随其后的警车见状连忙急打方向盘避开出事的车子,车里坐着四个警察全都掏出了配枪,紧张兮兮的盯着金杯车。

  “呼叫总台,在距京广高速两公里处我们已和嫌疑车辆发生交火,匪徒配备武器,重复匪徒配备武器,我们请求支援······”

  “跟进,跟进,支援随后就到,务必不要让歹徒脱离你们的视线”

  警车和王昆仑交火之后报告就被打了上去,市区刑侦队急忙把在附近的警察全都给调了过来围击金杯面包车,大批警察火速赶了过来。

  金杯面包车被德成给开出了悍马的气质,前面无论有啥一律闯过,脚下油门踩死之后就没抬起来过,这一路上都不知道擦了多少辆车。

  “哥,这么跑下去咱们肯定跑不掉的”

  “嗯,我知道”

  王昆仑从金杯车后座跑到了车厢里,然后拧开一个铁桶里面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汽油味。

  王昆仑做事向来都是走一望三,这次去西郊办事他就预料到完全有可能出现差错导致三人直接驾车开溜,所以从踩点那天开始他就在车里常备了一桶汽油,怕跑路的时候万一车子没油在路上趴窝了。

  拧开汽油桶之后王昆仑拿几个空啤酒瓶子往里面装了半瓶子的油,又撕开几块破布塞进瓶口。

  正当王昆仑捣鼓汽油瓶的时候,后方追击的警车逐渐增多,朝后面望一眼隐约可以看见至少有四台车支着大灯闪着警笛急速追来。

  “德成,后门给我开,小亮子侧面掩护”王昆仑点了根烟后深深的吸了一口,等金杯车门开了之后他将打火机凑到瓶口的破布上。

  “啪”浸湿了汽油的破布沾火就着,王昆仑甩手就朝后面警车扔了出去。

  “啪”啤酒瓶子砸到一辆车上碎裂后“轰”的一声就在警车的引擎盖子上剧烈燃烧起来。

  “嘎吱”警车里的人见状一脚刹车踩了下去,慌忙停在路旁灭火,照这么烧下去用不了几分钟警车就得被烧爆了。

  小亮子从车窗里探出脑袋,单手持枪,一枪一枪的点射着给王昆仑制造机会。

  一连扔出去了六七个啤酒瓶子后警车被点着了两台,剩下的见势不妙只得减慢了车速。

  啤酒瓶子扔完了,王昆仑把身上带的弹药和几枚没用的定向破门弹全都扔进了汽油桶里:“德成,减速”

  金杯车稍稍放低了车速,王昆仑把汽油桶拧紧后摆在后门旁边,等剩余的两台警车渐渐的拉近距离之后,他双脚用力一踹就把油桶从车上给蹬了下去,从车上掉下来的油桶打了几个滚眼看着就要撞向后面的警车时,王昆仑双手握枪眯着眼照着油桶就“砰,砰,砰”的开了几枪。

  子弹击中汽油桶瞬间爆出一声巨响和火光,汽油参杂着弹药的威力在瞬间引爆后直接把两辆淬不及防的警车给拦在了路当中。

  “加速,德成”王昆仑关上车门回到金杯前座上。

  金杯面包车猛然加速,渐渐的驶离了身后那片火海。

  五分钟之后,王昆仑突然喊了声停车。

  德成虽然蒙了,但还是照做把车停在了路边:“哥,停车干啥啊”

  “你俩下去,拿着那个背包赶紧走”王昆仑下车拉开驾驶位上的车门。

  “哥你说啥?让我俩走?你开什么玩笑”小亮顿时急眼了。

  王昆仑淡然的拿着枪顶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说道:“我数到三,你俩要是不走我一枪把自己崩死,我说话是啥作风你俩肯定知道,我就不提醒你们第二遍了”

  “哥,你让我俩扔下你,自己跑?你咋寻思说的这话呢”

  “一”

  “哥,不行,要跑一起跑”

  “二!三!”王昆仑没在跟他们耽误时间,直接喊完了三个数,手指扣动扳机眼看着枪上的撞针就被支起来了。

  “哥,停停,我们走”小亮和德成眼睛通红的喊道。

  他俩知道王昆仑绝对不是在开玩笑王昆仑一把拽下德成,把车里装着古董的背包摔在了他俩身上,然后自己坐到了驾驶位上:“包里的货找个地方先埋了,那是死物估计几年都没法出手以后有机会了再出,你们这几年身上也攒了不少钱,找个地方老老实实地呆着,到时候我联系你们”

  王昆仑说完一脚踩下油门,金杯车就蹿了出去。

  小亮和德成面面相觑,两人眼泪“啪嗒,啪嗒”的就掉了下来,王昆仑是想自己把人给引走,给他俩创造出逃生的机会,如果三个人都在金杯车上,没准就得被一窝端了。

  “亮子,你说哥能跑出去不?”德成哽咽着说道。

  小亮子没吭声,拎起包后转头说道:“能抓住昆仑哥的警察还没生出来呢,我们担心有个屁用,咱俩赶紧跑就是了,别让人抓住就是给昆仑哥减少负担了,走吧,走吧”

  两道黑影消失在了京城郊区省道的田地里,而那辆被王昆仑开着的面包车却还在路上急速行驶着。

  十来分钟之后,警笛再次响起,王昆仑瞄了眼距离自己还有几百米的警车后果断的把金杯车靠边停了下来,然后背着包跳下车下了省道撒腿就跑。

  金杯车这一路上已经被开的快要零碎了,再开下去绝对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这个时候弃车而逃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下了省道的王昆仑一路狂奔,跑了能有几公里之后,他忽然听闻前方传来一阵火车的鸣笛声,王昆仑顺着笛声跑了过去,没过多久就看见一长列的货运列车开了过来。

  一天之后,从京城上了一列运煤车的王昆仑进入了安徽境内,半夜在蚌埠站他下了车后,徒步行进二十公里来到了高速上的一个收费站,凌晨时分王昆仑偷偷的潜上了一辆满载货物的挂车,藏到了车厢的货物中。

  王昆仑也不知道这列挂车是往哪开的,但看方向肯定是和京城背道而驰的,既然不是往北方开的那就无所谓了,去哪都一样。

  H$酷匠;网{b唯R一正:L版,4…其他w、都iq是?盗#版6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