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郊大案在案发后的一个小时,这件案子就震动了半个京城的消息灵通人士。

  各路牛鬼蛇神听说西郊有人遭枪杀被抢后脑袋里瞬间冒出一串惊叹号:“流年不利,有人作死”

  案发后京城全城布控,半夜里大批警察和交警快速上岗,排查一切可疑车辆。

  十一点钟,也就是案发后的一个半小时,东三环某高层小区一栋一个月前被中介租出去的房屋被十几名全副武装的警察给包围了,但屋里除了吃完的几桶泡面,两袋熟食和半盘花生米,两箱啤酒外已经人去楼空了。

  十一点半,京城市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亲自带队成立专案组全力侦破西郊大案。

  午夜十二点,盘查的警察开始京城以外扩散,除了城内的车站机场外,各个出京的高速路口全都设立了卡哨。

  十二点一刻,排查出了结果,几个路口的监控显示,嫌疑最大的那辆河南号牌的金杯车已经奔着京城外驶去,明显有出京的意思。

  京城市区连夜下了协查通缉令,让各地区公安部门配合缉拿那辆金杯面包车。

  临近午夜十二点半点,金杯车里的三个悍匪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把京城给搅合的天翻地覆了,德成满面愁容的感慨道:“这都半夜了出京竟然用了两个多小时,我就是用两条腿也比开车跑的快啊”

  小亮子呵呵笑道:“我听个挺有乐子的事,说是以前有伙手法相当专业霸道的匪徒在京城商业街要抢一家金店,在抢之前各种谋划各种布局各种反侦察啥的,整的跟诸葛亮领兵出征似的老像样了,完了各种布置研究的挺稳妥之后就开抢,金店也抢成功了就迅速撤退,但这帮极其专业的匪徒在千丝万缕的布置当中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就是京城的交通太堵了,他们抢完金店上了车开了半个多小时还没开出几百米呢就被警察给按住了,这帮匪徒被押下车以后回头一瞅,抢的那家金店还能遥遥在望顿时几个劫匪全尿了,这死的是要多冤就有多冤啊”

  “呵呵,你这乐子听着咋跟咱们有点像呢,两个多小时了我这车还没出京呢”德成笑眯眯的说完顿时脸色一僵,明显感觉这话唠的有点不太贴心。

  王昆仑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说道:“给我闭了,消停的开你的车”

  “哎,哥”德成缩着包子老老实实的把着方向盘。

  这个时候王昆仑口袋里的诺基亚战斗机又开始嗡嗡震了,王昆仑接通电话后里面的人迅速说道:“事漏了,你们也把天给捅了个窟窿,别掉以轻心,现在半个京城的警察都从被窝里爬出来抓你们了,有多远跑多远,当一段时间耗子躲起来吧”

  “躲就躲呗,就当是休假了”

  “呵呵,你能有那闲心?我怕你真呆不住啊”电话里的人说道:“没有你在我身边,我就相当于少了左右手,总感觉走路的时候会跑偏,我可期待你啥时候能王者归来啊”

  “我是三年征战已白发,早已也没有了牵挂”王昆仑一脸傲然的说道:“十年戎马心孤单,退隐江湖归深山,如果有天兄弟要我挂帅出征再扬帆,我必召集三千勇者夫八百白袍军,再次血洗江湖喊响我王昆仑的口号,续写我王家悍匪的辉煌”

  》酷☆匠Y网唯*一)正版TE,:$其他都是q-盗《f版

  “昆仑哥,霸气威武,我王家悍匪就是牛比······王家出征,寸草不生”小亮和德成顿时跟打了鸡血似的,在车里眼睛冒光的嗷嗷大叫着。

  “给我闭了别扯了啊,昆仑你先给我跑出去再说吧,都这时候了你还挺有词的呢,你都要给我整嗨了,我要不要再给你配个嗨曲,然后你嚎两嗓子呗?”电话里的人明显要被王昆仑给唠的崩溃了,他叹了口气说道:“我在后面给你压阵,明面我不能露头但背地里肯定给你帮把手,兄弟保重”

  “嗯,妥妥的放心吧,回见,回见”

  “前面是不快到高速口了?”王昆仑挂了电话后忽然问道。

  “啊,高德里志玲姐姐告诉我,还有三公里上京广高速”德成贱嗖嗖的说道。

  “不上高速,走省道”王昆仑扯完犊子后,立马上心了,电话里的人绝对不会诓骗他,既然对方说京城风起云涌要逮他,那肯定是出京的高速都被布控了,这个时候再去那纯粹是往枪口上撞。

  “妥了,坐稳了我给你们演一把速度与激情八之面包车的飘移”德成一脚油门下去后打着方向盘就进入了前方的省道入口,正好避开了高速上的卡哨。

  这伙人反应虽然快,但奈何政府这部庞大的机器要是运转起来那将是一面面积相当恐怖的巨大罗网,王昆仑躲过了高速口的卡哨,却没躲过省道路口的治安监控。

  金杯车的号牌被传送到公安监控网上,市局刑侦专案组就接到了汇报,卡哨里两辆警车火速赶来,同时附近其他地方设立的检查岗也有人随即上车前来支援。

  仅仅十几分钟之后,金杯车后面就蹿出来两台警车鸣笛而来。

  “兵贵神速呗”小亮回头惊愕的叫道。

  “德成把方向盘稳好了,没你的事”王昆仑掏出枪一拉枪栓后说道:“小亮咱俩拼了,他们不想让我退隐江湖归深山,我先让他们连回去钻被窝的机会都没有”

  “前方车辆请立即停止行驶,减速靠边接受检查”

  “前方车辆请立即停止行驶,减速靠边接受检查”

  警车刚把距离拉近,警用喇叭里就有人出声警告了,但回答他们的不是立即减速停车,而是从右侧窗口伸出来的一把手枪。

  “砰,砰,砰”

  王昆仑从车窗里连续扣动扳机,三声枪响过后子弹击中了警车的前挡风玻璃。

  玻璃哗啦啦的碎开,警车里面的人压根就没想到前面的车不但没停反而毫无征兆的就开枪回击,淬不及防下开车的警察顿时被一发子弹击中了肩膀,手一歪车头就扎向了路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提问,有人能猜到这一段的后续情节不?

  发在书评区里,我看看谁能猜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