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昆仑这个亡命徒在地下四处乱逃的时候,向缺和王玄真正在天上的一架庞巴迪上享受着纸醉金迷的生活。

  这架庞巴迪公务机是赵放生的私人飞机,三年前专属定制后接手的,虽说是公务机但这架庞巴迪其实只作为赵家人平时出行所用,因为赵放生的公司里还有架湾流是作为公司员工的办公用机。

  庞巴迪上配备有八名机组工作人员,包括两名正副驾驶员,四个空姐和两个维修技师,除此以外还有额外配备的四名服务人员,一个厨子两个按摩师和一名随行医生。

  这十二个人平时都是被赵放生白白的养着,按月开工资半年发次奖金,平时如果庞巴迪不出行十二个人爱干嘛干嘛,但一旦要上天的话这些人就得立即到位。

  看正9版7章节上S酷匠网)

  总的来说,就是这架庞巴迪很豪华,人员配置很豪华,简直贴心到骨子里了。

  上了飞机之后,进入高空续航状态,王玄真就拉着一个按摩师舒舒服服的躺在靠椅上给自己按了个摩,然后旁边还有一名空姐端着酒杯和果盘伺候着,向缺倒是比较随意的靠在舷窗上望着高空打发时间。

  “老向,你这样会让我很过意不去的,我是不是有点喧宾夺主了”王玄真举着酒杯,美滋滋的抿了一口后晃着一身肥肉说道:“老赵整的这么贴心,你为啥不领情呢?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你就想这么坐着啊?来,跟哥一同感受下身在云端的快乐,你也按个摩呗”

  “不感兴趣,也不习惯让别人碰我的身体”向缺摇了摇头,眼神干净的让王玄真都怀疑这货是不是对女人从来都没有啥过分的想法。

  “你这句别人里,也包括女人呗”

  “是和我不相干的女人”

  王玄真跳开这一话题,转而问道:“哎,老向你跟我说说这次咱俩一路向西是要刷啥副本啊?有木有大BOSS?”

  向缺蒙圈的转头问道:“啥意思啊?”

  王玄真白了他一眼,说道:“没知识没文化,我是问你咱俩要干什么去,有没有难对付的人”

  “哦,那你直接说就得了呗,跟我唠什么山路十八弯啊”

  “草,你他妈连小学生都不如,这是网络用语明白么?你咋不与时俱进呢,跟你为伍有点让我掉价啊”

  旁边的空姐和按摩师捂着嘴嘿嘿直笑,向缺被整的有点脸红了觉得自己是有点跟不上时代的节奏了。

  向缺急头白脸的说道:“你那意思是我跟你出趟门还得去剑桥进修一下呗?你一北大出来挖坑的跟我装什么红旗飘飘啊”

  “哎呀,别扯了,说正事说正事,到底要干啥去”

  向缺勾了勾手指:“附耳过来”

  王玄真把自己的肥头大耳凑了过去,向缺低声说道:“赵放生的媳妇被人下了蛊毒,蛊虫我给烧死了但毒还没解,这事要么找到下蛊的人,要么找个比下蛊道行高的人才能解开,所以我得去趟苗寨,二选一研究一下”

  王玄真顿时一缩脖,转头对空姐说道:“这时候返航肯定不太现实,老妹你给我整个降落伞,我打算乘风而去了”

  向缺眨着可爱的小眼睛茫然的问道:“你要得道成仙啊”

  王玄真直接推开按摩师放下酒杯,恨恨的说道:“我他妈就是嘴懒了,上飞机之前问你一下好了,要是知道跟你去苗寨打死我都不带去的,草······你说你也是,去哪你咋不告诉我一声呢,都是一个团队的就不能掏心窝子敞开心扉的好好共处啊”

  “你这么激动干嘛?苗寨里都是食人族啊?你这一身肉全他妈是肥油一点精华没有,人吃完了直接三高到顶跟中毒了差不多,完了还得去医院花钱看病,所以你不用担心,就算是食人族也看不上你这一身肥肉”

  “滚犊子,我跟你说正经的呢”王玄真叹了口气,说道:“哥,苗寨不是食人族但在我来看跟龙潭虎穴差不多”

  “肿么说呢?”

  单说苗寨其实没啥可怕的,普通的苗寨在云贵川等地还是旅游地区,常年都有人组团前去,苗女漂亮的别有一番风味,不少人都想一亲芳泽。

  但王玄真发怵的可不是普通的苗寨,而是养蛊的寨子。

  他其实就是谈蛊色变!

  王玄真皱着眉头说道:“你去给赵放生的媳妇解毒,肯定得和养蛊的苗人接触,哥们你知道不?这种人咱们还是敬而远之的好,苗人下蛊防不胜防中了之后除了下蛊的,无人可解,这玩意相当麻烦了,风水阴阳界的人都不太愿意招惹苗人就是怕自己无形之中中了蛊毒”

  曾经内地一个风水大师沾上了一个苗女,十分想体验一下苗族姑娘诱人的风味,但没想到的是这风水大师把那个苗女玩了之后就撒手不管了,甚至苗女当时怀有了身孕也是不闻不问。

  后来苗女回了寨子,十月怀胎分娩之后就把孩子扔给了父母,独自一人出寨寻找那位风水大师。

  她找到对方之后并没有又哭又闹的和对方掰扯什么,只跟他说咱们睡最后一觉,睡完之后我就走以后再也不缠着你了。

  那风水大师寻思对方是死了心呢,就同意了两人再来一回鱼水之欢。

  苗女和风水师在酒店开房之后的第二天,果然如她所说,人真的就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

  而风水师从那以后就得了种怪病,开始的时候只要和女人发生关系身体里就好像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再爬似的,不但疼而且还痒,那感觉简直是生不如死。

  再往后他就是跟女人亲个嘴拉个手也会犯病,过了一段时间甚至只要他一看见女人也会犯,到最后这位风水师据说只要是跟女人有关,无论是脑子里想还是眼睛看,那病就会冒出来。

  风水师的人脉也算广,找了不少人最后被断定他是被人给下了蛊毒,这种毒只有下蛊的人才能解,无论你道行多高都不行。

  因为他中的是苗女的本命蛊,除非他自己把自己整死或者苗女亲自解开,不然这毒就是无解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