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红玉(篮玉),是你吗?”

  拓跋红玉和拓跋蓝玉身后,两道饱含沧桑的声音同时响起,声音有些兴奋,有些思念,也有些悲伤。

  拓跋红玉和拓跋蓝玉忽然停下脚步,没有转身,但她们的身体又开始微微颤抖,已经止住的眼泪,又忍不住夺眶而出,一瞬间泪流满面。

  虽然那两道声音充满沧桑,但在拓跋红玉和拓跋蓝玉的心里,那两道声音竟是如此的温暖。

  事隔多年,那个最特别的声音,她们每次都想忘掉,却一直都没有忘。

  “红玉(蓝玉),是你吗?”

  拓跋红玉和拓跋蓝玉身后,再次同时响起两道充满关怀,充满思念的声音。

  “红玉,我知道是你,你的身影,化成灰我都认得,你的身影,我永生永世都不会忘记!红玉,我是叶凌霄,我知道这些年,你一直在恨我,但你知道吗?离开拓跋部落后,我后悔了,我肠子肚子皮子面子里子都悔青了,我……”

  “二哥,你停一下,让我说两句!蓝玉,我对你的感觉,就像我二哥对你姐的感觉,甚至比我二哥对你姐的感情还要深厚,还要浓烈。蓝玉,你知道吗?离开拓跋部落后,我比我二哥还后悔,我全身的每一寸肌肤都悔青了,没一根汗毛都悔青了,我……”

  “凌空,少说两句,让我说几句。红玉,你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左右手都起老茧了,我太爱你了,我曾经回到那个山洞,想要去找你,但是我不认识路啊,差点困死在山洞里,后来……”

  “二哥,到我了,一人说几句!蓝玉,我太爱你了,你知道吗,我不光两只手起老茧,我连那里都起老茧了。我第一个去的山洞,直接在山洞里困了好几天,老鼠都生吃了好几只,这才保住性命。我对你……”

  “凌空,你还要不要脸?你说多了,到我了!红玉……”

  “二哥,我是你弟弟,你得让着我。蓝玉啊,我的……”

  “红玉啊,你能原谅我吗?我今后……”

  “蓝玉啊,你不要生我的气好吗?我以后……”

  “我先说!”

  “我先说!”

  “不行,我是你二哥,我先说!”

  “不行,我是你弟弟,我必须先说!”

  “你不让是不是?”

  “不让!坚决不让!”

  “你是不是想练练?”

  “练练就练练,谁怕谁啊!”

  “唉呀,你敢推我?”

  “呦呵,你敢碰我?”

  “你真的敢动手?”

  “你玩真的?”

  “你在推我一下试试?”

  “推就推,你在打我一拳试试?”

  “啊~”

  “啊~”

  叶凌霄和叶凌空扭打在一起,你一拳我一脚,打得热火朝天。

  换做以前,叶凌天和叶凌空每天被痴心蛊折磨,别说打架了,走远了都累,现在痴心蛊已除,又每天吃营养极其丰富的蔬菜水果,身体棒棒的,精力充沛,活力十足,仿佛年轻了十岁都不止。

  在这之前,叶凌霄和叶凌空在别墅里下围棋,一边下一边聊过去的往事,谈吐洒脱,举止优雅。

  当拓跋红玉和拓跋蓝玉来到别墅前的时候,别墅里的叶凌霄和叶凌空就感觉心里忽然多了一股暖流,暖暖的,感觉很温馨、很幸福。

  他们忽然愣住了,轻轻闭上眼睛,各自举着一枚棋子,一动不动,就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

  他们忽然进入一种神奇的状态之中,他们感觉,整个世界忽然变得美丽了,处处鸟语花香,处处阳光明媚,处处青山绿水,处处暖风阵阵。

  他们感觉,他们心里忽然多了一个世界,这个世界风景优美,这个世界山青水秀,这个世界五彩缤纷,这个世界和谐宁静。

  他们沉浸在一个没有烦恼的世界里,他们沉浸在一个没有孤独的世界里,他们沉浸在一个没有喧嚣的世界里,他们沉浸在一个没有私欲的世界里。

  他们感觉风是甜蜜的,他们感觉雨是甜蜜的,他们感觉山是甜蜜的,他们感觉水是甜蜜的。

  他们感觉,整个世界都是甜蜜的。

  在无尽的甜蜜里,他们看到一个女子朝他们走来,那女子眉间带着忧怨,脸上却带着笑意。

  等那女子走近,他们终于看清了女子的容貌,叶凌霄看到了四十年前的拓跋红玉,叶凌空看到了四十年前的拓跋蓝玉。

  叶凌霄和拓跋红玉手牵着手,看着对方眼里的自己,终于忍不住紧紧拥抱在一起。

  拓跋篮玉依偎在叶凌空怀里,他们微微闭着眼睛,嘴角上扬,脸上一片红晕,那些红晕,全是幸福,全是喜悦。

  “旺旺~”

  V酷匠网t@唯Kc一=#正;T版e,,G其rH他f●都是Z盗X版E

  别墅门口忽然响起一声嘹亮的狗叫声,被这声狗叫一吵,叶凌霄和叶凌空猛然睁开眼睛,手中的棋子同时从手中掉落,将棋盘上的棋局打乱了。

  叶凌霄和叶凌空对视一眼,叶凌霄激动地说道:“凌空,我……我……我看见她了!”

  叶凌空也心奋地说道:“二哥,我也是,我也看见她了!”

  “可能是我们出现幻觉了吧,只是这个幻觉太美,我永远不想醒来!”

  叶凌霄说完这句,心里有些落寞。

  叶凌空眼珠子一转,说道:“二哥,你刚刚有没有听到狗叫声?”

  “听到了,都怪那只死黄狗,吵醒了我的美梦,改天养肥了,杀了吃肉!”

  一提到那声狗叫,叶凌霄就十分不爽,如果不是那只讨厌的黄狗,他说不定都和拓跋红玉巫山云雨了。

  “二哥,既然狗叫了,说明外面有生人,我们赶紧出去看看吧!”

  “好吧,棋局已乱,无法继续,也许这是天意吧!那我们就出去看看,就当散散心吧!”

  两人走出别墅,走了几步,猛然睁大眼睛,他们看了一高一矮两个女人的背影,那背影、那衣着,在他们脑海里不停地重叠,实在太熟悉了!

  这两个身影,不正是他们梦里面常出现的那个人吗?叶凌霄和叶凌空无比激动,异口同声地叫道:“等等,红玉(篮玉),是你吗?”

  这就是为何上面会突然出现那一幕的经过。

  叶凌霄和叶凌空正打的火热,完全忘记拓跋红玉和和拓跋篮玉的存在了,万一这个时候拓跋红玉和拓跋篮玉悄悄离开了,他们哭都找不到地方哭。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很容易被一时的冲动所影响,忘掉该干的正事。

  拓跋红玉和拓跋篮玉已经转过身来,看着两个为了对她们示爱而大打出手的老头,终于忍不住笑了。

  虽然她们脸上还有浅浅的泪痕,但她们笑容像花儿一样,像花儿一样灿烂,像花儿一样芬芳。

  笑过之后,拓跋红玉脸色一变,原本带着笑容的脸立即变得冰冷无比,她忽然像一头发怒的狮子,向正在撕打的叶凌霄和叶凌空冲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平凡老蜗牛说: 《恋上极品女友》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