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跋红玉和拓跋篮玉下了车,拓跋红玉对玉烟娜挥挥手,说道:“小姑娘,你走吧,想必你已经知道我们杀了紫龙珠,我们就不和你回去了!”

  “红玉姐姐,你说什么呢,什么杀了紫龙珠,我怎么听不懂?”

  玉烟娜开始装傻充愣,她看信息的时候,还特意注意过车上的拓跋红玉和拓跋篮玉,当时她们都在闭着眼睛休息,根本不可能看到手机上的信息。

  “别装了,叫什么姐姐?告诉你吧,我可以做你奶奶你信不信?别扯了,赶紧回去吧,不然我一手痒,不小心把你撕了,那可不好!”

  拓跋红玉说话永远都是那么直接,丝毫没有给玉烟娜留一点面子。

  “你们……”

  玉烟娜脸色一变,心里五味杂陈,她一直对拓跋红玉和拓跋篮玉很好,她想不到拓跋红玉和拓跋篮玉不仅不帮她,不仅不感谢她,反而让她难堪。

  “赶紧消失吧,看着同是女人的份上,送你一句话:女人,心机不要太重,不然会把自己压伤!”

  拓跋篮玉说话比较委婉,不过她还是用言语讽刺了玉烟娜,让玉烟娜的心再次受伤。

  拓跋篮玉说完,看都不看玉烟娜一眼,直接挽着拓跋红玉的手,两人慢慢朝叶若诗的别墅走去,她们走得很慢很慢,比平凡的老蜗牛还慢。

  看着拓跋红玉和拓跋篮玉慢吞吞的背影,玉烟娜捏紧拳头,恨不得立即发动车子,死踩油门,撞死前面两个不知道知恩图报的女人。

  不过玉烟娜最终还是忍了下来,拓跋红玉和拓跋篮玉既然能杀死紫龙珠,说明她们的身手都不错,蓦然出手,万一撞不死,死的就是自己了。

  还好玉烟娜没有选择出手,否则,死的真的就是她了。

  玉烟娜看不到,她头靠着的座椅上,趴着一小条白白的天蚕,如果她敢发车去撞拓跋红玉和拓跋篮玉,在车子还没撞到拓跋红玉和拓跋篮玉之前,天蚕肯定已经穿过她的脑袋。

  玉烟娜深深地看了拓跋红玉和拓跋篮玉慢吞吞的背影一眼,咬咬牙,发动车子,掉了个头,迅速离去。

  而座椅上的那只小天蚕,忽然消失不见,一转眼便回到了拓跋红玉的手心。

  “姐,那小姑娘走了,她还是没敢动手!”

  拓跋篮玉看着拓跋红玉手心里的天蚕,停了下来,不再继续往前走。

  “走了也罢,她要是敢动手,此刻她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她爷爷也不是好东西,居然想对付叶家,叶家只有我们姐妹俩能动,其他人谁敢动叶家的人,我就杀谁!”

  拓跋红玉也停了下来,说话依旧那么霸气,但她心里有些忐忑不安,她能感觉到,叶凌霄就在前面的别墅里,她的手心已经开始冒汗。

  叶凌霄和叶凌空曾经被拓跋红玉和拓跋篮玉种下了痴心蛊,虽然现在痴心蛊已经被刘星烧死了,但只要距离稍微近一点,她们就能感应到叶凌霄和叶凌空的存在。

  这是因为,叶凌霄和叶凌空身上有痴心蛊的气息,就算痴心蛊已被灭掉,但痴心蛊的气息永远灭不掉。

  同样的,拓跋篮玉心里也是忐忑不安,手心冒汗。

  拓跋红玉和拓跋篮玉都是苦命的女人,他们曾经对叶凌霄和叶凌空恨之入骨,曾经想将叶凌霄和叶凌空碎尸万段,曾经后悔当初放过了叶凌霄和叶凌空。

  就在来燕京的路上,她们都想着,如果真的见到叶凌霄和叶凌空,一定要亲手杀了他们,以泄心里这么多年来累积的委屈,和这么多年来经历的痛苦和磨难。

  但现在叶凌霄和叶凌空就在前面的别墅里,她们反而两腿发软,手心冒汗,没有了当初信誓旦旦的坚定。

  毕竟,她们源自古老的拓跋氏族,谁取走她们的第一次,谁就是她们一辈子最爱的人,这一点,亘古不变。

  “姐,他们就在前面的别墅里,你快去杀了叶凌霄吧,顺便将叶凌空也杀了,我有点累了,在这里等你!”

  拓跋篮玉现在的心情忽然变得无比复杂,爱恨交织,她想杀了叶凌空,又不想自己动手,于是找了个借口,站在了路边,一动不动。

  “你累我不累啊,刚刚玉烟娜那个小贱人带着我们绕来绕去的,把我头都绕得有点晕了,我也想歇会儿。”

  拓跋红玉也开始找借口了,别看拓跋红玉平时大大咧咧的,性感火爆,但她的心思很细腻,一日夫妻白日恩,让她亲手杀死叶凌霄,她还是做不到。

  拓跋红玉眼珠子一转,说道:“篮玉,要不这样吧,用你的小蝶飞过去,直接用迷药将叶凌空迷死,然后顺便将叶凌霄也迷死,这样我们就算大功告成了!”

  拓跋篮玉摇了摇头,说道:“姐,我的小蝶动作太慢,还是你的小白靠谱,办事又快,让人死得也快,还是放你的小白过去吧!”

  拓跋红玉和拓跋篮玉开始打起了太极,其实他们心里都心知肚明,如果真想杀了叶凌霄和叶凌空,那实在简单不过,但不知为何,她们真的下不了手。

  “还是用你的小蝶吧,小蝶美丽无比,最适合杀人了,让人在美好之中死去,免去痛苦,再好不过!”

  “我觉得还是用你的小白好,你的小白看起来也十分可爱,萌萌哒!而且你的小白速度极快,也会让人死的时候没有痛苦!”

  “那你用其他的毒蛊,毒死她们好了!”

  “毒蛊你不也有吗?不如用你的好了!”

  “篮玉,你是不是不想杀了叶凌空报仇了?”

  “姐,你不也是不想杀了叶凌霄报仇吗?”

  “是你不想才对吧?”

  “是你不想好不好?”

  拓跋红玉和拓跋篮玉说道这里,看着对方,原本嬉笑着的俏脸,忽然面无表情,她们就这样看着对方,忽然沉默了,眼泪夺眶而出,霎时间泪眼朦胧。

  她们哭了,她们的嘴唇忍不住颤动,她们鼻子忍不住抽动,她们的身体忍不住颤抖。

  :"最|新x章√节vN上酷oV匠U;网*k

  她们悄无声息的哭了,一颗颗晶莹的眼泪,如同一颗颗透明的珍珠,从眼眶里滚了出来。

  她们忽然抱紧对方,依旧悄无声息,身体依旧轻微颤抖着,任由眼泪滂沱。

  终于,良久之后,她们分开了,各自擦干眼泪,看着对方,不去管依旧湿润的眼睫毛,红着鼻子,灿烂的笑了。

  “姐,我是不是还不够勇敢!”

  “不,篮玉,我们都很勇敢!”

  确实,她们太勇敢了,这么多年来,她们第一次勇敢地面对了自己,面对了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

  “姐,那我们回去吧,回到拓跋部落,好好生活,这辈子,都不要再出来了!”

  “好的,我们走吧,回到拓跋部落,再也不出来了!”

  拓跋红玉和拓跋篮玉看都没看叶若诗的别墅一眼,手牵着手,慢慢的离开。

  她们走得很慢很慢,比平凡的老蜗牛还慢,这是她们这辈子,走得最慢的一次。

  “等等,红玉(篮玉),是你吗?”

  忽然,两道略显苍老,却又无比激动的声音,同时在她们身后响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平凡老蜗牛说: 《恋上极品女友》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