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拓跋红玉向叶凌霄和叶凌空冲去,拓跋篮玉已经来不及阻止,赶紧大声叫道:“姐,别伤害他们!”

  叶凌霄和叶凌空听到拓跋篮玉的喊叫声,终于停手了,他们回头一看,猛然一惊,只见两只绣花鞋的鞋底破空而来,忽然变大,他们已经完全来不及躲避。

  拓跋红玉跳跃而起,对准叶凌天和叶凌霄的老脸,双脚在空中快速左右踢出两脚,借力完后一翻,稳稳地落到地上。

  “啪啪”

  两声,叶凌霄和叶凌空发出一声惨叫,各自摔倒在一边。

  “两个薄情寡义的男人,爬起来,老娘送你们归西!”

  拓跋红玉虽然看起来很生气,但如果不踢两脚,她心里的怒气难消,不然她完全用不着动手,小白放出,叶凌霄和叶凌空就已经死翘翘了。

  “哎呦,来人啊,救命啊,谋杀亲夫啊!”

  叶凌霄摸着火辣辣的、疼痛的脸颊,直接无耻地叫了起来,一边叫还一边在地上爬。

  说实话,叶凌霄完全不懂拓跋红玉的心思,看到拓跋红玉心狠手辣的样子,他真的怕了。这才过上几天好日子,叶凌霄可不想死。

  “谋杀亲夫?你还有脸称自己是夫?好,我今天就杀了你!”

  拓跋红玉有点生气了,她本来只是想教训教训叶凌霄和叶凌空,只要叶凌霄和叶凌空跪地求饶,低头认错,她是可以不计前嫌的。

  拓跋红玉没想到的是,叶凌霄居然不求饶,反而叫救命,这种举动令拓跋红玉很反感,她真的想一巴掌拍死叶凌霄。

  “女侠饶命,我们两兄弟原本就欠你们的,这两条命都是你们的!只是,能不能让我和篮玉说几句话,说完之后,要杀要剐随你便!”

  年轻的时候,就属叶凌空鬼点子多,也属叶凌空最容易冲动,现在慢慢变老了,依旧是叶凌空的鬼点子多,但不再和当年一样冲动了。

  叶凌空说的时候,一直看着拓跋红玉的表情,看到拓跋红玉的表情有些缓和,他赶紧爬起来,走到叶凌霄身边,悄悄对叶凌霄说了几句,然后点头哈腰的,向拓跋篮玉走去。

  叶凌霄也站起来,走到拓跋红玉面前,恭恭敬敬的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并未直起腰来。

  %{酷匠Ca网首发

  “红玉,对不起!我不想说其它的,我只想告诉你,如果你愿意,后半辈子,我陪你。如果你执意要杀我,尽管动手好了!我只是要你知道,你拓跋红玉是我叶凌霄这辈子唯一的女人,也是我唯一爱的女人!”

  叶凌霄虽然依旧鞠着躬,但他说得很认真,绝对全是肺腑之言,一点虚假也没有。

  我只要你知道,你拓跋红玉是我叶凌霄这辈子唯一的女人,也是我唯一爱的女人!

  拓跋红玉愣住了,她始终是个女人,她始终需要爱。

  这辈子,她终于听到了第一句情话,听完这句情话,她的心软了下来。

  “起来吧,我暂时不杀你。不过以后就看你的表现了,如果表现不好,我必杀你!”

  看着叶凌霄依旧弯着腰,拓跋红玉忍不住伸手去扶叶凌霄。

  叶凌霄听到拓跋红玉说暂时不杀他,虽然弯着腰,但他还是笑了,一边笑着,一边眼里泪花翻涌。

  拓跋红玉身上去扶叶凌霄,叶凌霄稍微直起身来,快速上前一步,一把将拓跋红玉紧紧抱住,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了,模模糊糊地说着:“红玉,我好想你,好想你,却不露痕迹,我还眷恋着过去,我还任记忆盘旋……”

  猛然被叶凌霄死死地抱住,拓跋红玉一下子不知所措,这么多年来累积的孤独和寂寞,在被叶凌霄抱入怀中的那一刻,土崩瓦解,烟消云散。

  拓跋红玉低垂的双手有些颤抖,她慢慢地把手抬起来,不由自主地抱紧了叶凌霄。

  拓跋红玉紧紧地抱着叶凌霄,头依靠在叶凌霄的肩膀上,虽然闭着眼睛,但眼泪依旧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拓跋红玉虽然流着眼泪,但她是笑着的,她感觉自己很幸福、很快乐,这些年以来,她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很幸福、很快乐。

  另外一边,拓跋篮玉也和叶凌空紧紧抱在一起,他们没有任何言语,就这样默默地抱着对方,感受着对方的体温带来的温馨。

  抱得再紧,也有分开的时候。

  终于,拓跋红玉和叶凌霄不再拥抱,不再哭泣,和走过来的拓跋篮玉、叶凌空一起,走向别墅。

  “对了,你们的大哥叶凌空呢,怎么没看见他?”

  四人来到别墅的客厅坐好,拓跋红玉看了看客厅里的摆设,随口问了叶凌霄一个问题。

  “我大哥在医院,下午才会回来!对了,也快到吃早饭的时间了,你们早上还没吃东西吧?我叫秋姨提前做好,我们一起吃顿饭再说。”

  叶凌霄说完,去厨房让秋姨先做点吃的,然后又回到客厅坐下。

  叶凌空一直盯着拓跋篮玉看,看得拓跋篮玉脸色的红晕一朵又一朵地冒出来。

  看着看着,叶凌空问道:“对了,差点忘记问了,你们怎么从拓跋部落出来了,又是如何找到这里的?”

  拓跋篮玉说道:“还不都是因为你们,把痴心蛊烧死了,我们是为了给痴心蛊报仇才出来的,对了,是谁给你们解的蛊,告诉我,我和我姐非让他死无葬身之地不可!”

  拓跋红玉也说道:“是的,必须找到为你们解蛊的人,这个仇不能不报!”

  “不行不行,这个仇你们报不了啦,实话告诉你们吧,解蛊之人就是我们三兄弟的孙子,同时也是我们叶家的女婿,也算是你们的孙子,只不过他现在出去游山玩水了,不然让你们见见!”

  大家都是一家人了,叶凌霄说话也不再遮遮掩掩了,直接把实际情况告诉拓跋红玉和拓跋篮玉。

  拓跋红玉说道:“你们叶家的女婿?他多大了?是不是医术和蛊术都很厉害?”

  听到解蛊之人和叶家关系非同一般,拓跋红玉和拓跋篮玉反而不提报仇的事了,她们开始对那个解蛊之人充满了好奇。

  叶凌空骄傲地说道:“他今年十八岁,蛊术不知道,但他医术绝对是一流的。”

  拓跋篮玉惊讶地说道:“什么?十八岁?不可能吧?我不相信,一个十八岁的人就算是绝世天才,也绝对解不了我们种下的痴心蛊!”

  叶凌霄说道:“如果不是轻眼所见,我也不相信,你们不相信,完全可以理解!不过他虽然没在家,但他发明的养生果和其它水果,以及营养蔬菜,都不简单!”

  拓跋篮玉问道:“他发明的那些东西家里还有吗?”

  叶凌空说道:“当然有了,我们天天都吃呢!”

  拓跋红玉拍了叶凌霄的脑袋一巴掌,说道:“既然有,赶紧拿出来我们姐妹看看啊?你是榆木脑袋啊,这么不开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平凡老蜗牛说:

谢谢忍恨解封,谢谢用和打赏,谢谢高宏博,花开半夏送挖挖,老蜗牛在此拜谢,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