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墨乖乖的点了点头,执意要做她汐墨的代写,汐墨也不拉着,希望你这个千金大小姐能干好书童的活。

  在脑海里稍稍理了理药膳食材的顺序,道:“荸荠、牛蒡、蟛蜞菊……”

  苏云菀提着毛笔轻轻写下荸荠,笔尖轻触宣纸写下一个牛字,突然抬头看向汐墨,“什么牛蒡,吃的?璟亲王妃的身子岂是你随意开玩笑的,听都没听过的东西,你敢拿给王妃吃?”

  老夫人在一边早就看不下去了,自己的孙女想干什么她早就看出来了,只是碍于王妃在这里,不好再训言,没想到她还没完没了了。

  “汐墨的方子我是见识过的,绝对管用,你只需要好好写便是了。”老夫人语气带着几分不悦的说道。

  汐墨看了看宣纸上的字,直戳苏云菀的心窝:“嫡姐该不会是不知道下一个字怎么写吧?”

  苏云菀听了脸刷的一下红了一片,这苏汐墨怎么会知道她不会写那个牛什么字的?这些东西她听都没听过,怎么知道如何写,随意写一个同音的又怕立马被指认出来。只好停下笔质问汐墨这东西能不能吃。

  这苏汐墨也太不给她这个嫡姐的面子了,居然在璟亲王妃面前这么扫她的面子,这要是让璟亲王妃看出来那个字她是真的不会写,那不是丢脸丢大了,以后就算苏汐墨不能嫁给璟亲王世子,也轮不到她了。

  苏云菀借势把手中的毛笔一丢,对着苏汐墨三分怒气三分怨气的说道:“嫡姐是好心想帮你写方子,你为何非要想着要在璟亲王妃面前抹黑我?是不是你极力想掩护难住三皇子的那个问题是我出的?”

  善了个哉!

  苏云菀已经不能用不要脸形容她了,只能用不像个人来勉勉强强形容她的邪恶嘴脸。

  汐墨在苏家遇见的奇葩已经不是一两个了,一个比一个刷新下限,苏雪和大夫人虽然卑鄙可恶,可她们不会表面假惺惺的,是讨厌就讨厌,无须装纯。这苏云菀可就不一样了,明明是个巫婆却要扮演小天使,心理不扭曲吗?

  依儿气的眉毛都要竖起来了,当下站出来出声反驳:“这明明是三小姐想到的问题,当时你们都以为老爷铁定会被罢官,卖珠宝的卖珠宝,换银票的换银票,有谁想着给老爷出问题了。”

  苏云菀一脸的不可思议,好似听到了什么不敢相信的话。

  “你一个奴婢知道什么,当初明明是我提出这个问题的,只不过汐墨拿去给爹爹说了,三皇子肯定了这个问题后,见汐墨被赏了,我便没好意思揭穿,现在你们倒学会倒打一耙了?”

  璟亲王妃虽然打心底里有些喜欢汐墨了,可是这么一闹,她也不知道信谁的比较好,而且这是苏家的家务事,她虽然贵为王妃,但是毕竟还是一个外人,不能随意的插手别人的家事。

  老夫人可气的不行了,若不是知道这是汐墨想出来的话,她都快被自己的嫡孙女给忽悠过去了,那表情,做的好像和真的一模一样,真不知道以前那个懂事的苏云菀去哪了,这撒谎撒的这么自然,也不知道以前骗了她这个老人家多少事情。

  “苏云菀,你有没有把我这个老人家放在眼里?”老夫人的语气有些咽哏,这是被气的。

  这下子苏云菀终于没有再次的忽略掉老夫人的存在,而是很紧张的走过去,伸手在老夫人的胸口轻轻的抚着,帮老夫人顺气。

  “老夫人,你一向深明大义,可不能先入为主相信汐墨说的话,我是你的嫡孙,岂会骗你?”苏云菀当着璟亲王妃的面,让自己尽量看起来像一个好孙女,一个万分孝顺的孩子。

  汐墨站在一侧差点没笑出声音来,这演技,能拿奥斯卡金奖了,比她的演技还要逼真三分。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问题不是一直被苏云菀所看不起么,记得她上次还说这是难登大雅之堂的问题,现在居然在这不要脸的编造这些有的没的。

  老夫人被苏云菀说的语结,是啊,她没有证据去证明这是汐墨一个人想出来的问题。这还有王妃在呢,不能因为自己相信汐墨,就断定这是汐墨想出来的问题,这会被王妃看出她偏袒汐墨,指不定想歪了还以为是想把汐墨嫁进王府才偏袒的。

  “云菀,你俩是亲姐妹,你是嫡姐,知礼些不行吗?”老夫人不得不放低了声音,这样闹下去,在王妃面前成何体统、汐墨以后嫁过去,难免会被笑话的。而且,这事情要是传出去,这可能还会演变成欺君之罪!

  苏云菀停下抚着老夫人胸口的手,看了看汐墨,又看了看老夫人,一脸的纠结:“我没有说汐墨不该独自一个人领赏啊,怎么就不落了个不知礼的名声了?汐墨,上次我不是告诉过你,奖赏你一个人拿去就是了,反正一千两银子只够你一个人花。”

  汐墨冷笑,真是黑的漂亮,汐墨都数不清这是一箭几雕了。

  既说了汐墨独自得了奖赏,自私自利,又说了汐墨花钱如流水,如果璟亲王世子娶了汐墨,璟亲王府以后得养一个败家子了。

  苏云菀啊苏云菀,给你点颜色你就想开染坊了?只不过最近忙着没有找你算账,你就一而再再而三的得寸进尺!

  下毒?诬陷?

  她会加倍奉还给你的,苏云菀!

  依儿都快急哭了,大小姐怎么可以这么说三小姐,这么坏三小姐的名声,三小姐以后怎么嫁给璟亲王世子?王妃就在这看着呢,都说一万人说好抵不住一个人说坏,大小姐太可恶了!

  “奴婢可以给三小姐作证,这是三小姐自个想出来的!”

  苏云菀的贴身丫鬟芍药也从苏云菀的身后站了出来:“奴婢也可以给大小姐作证,这是大小姐自个想出来的!奴婢发毒誓!”

  璟亲王妃头已经没有那么疼了,这是苏府的家事,她不便插手,可是这有关系到宸儿的婚事,三皇子指婚的人是想出那个奇怪问题的人,现在究竟是谁想出那个问题的成了问题,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若没有见到汐墨之前,苏家的嫡女说这个问题是她想出来的,也许她就信了。毕竟她内心里就不怎么喜欢庶女,这是她成婚后的心里阴影。但是现在见过汐墨了,也聊了几句,虽然时间不多,但是已经让她觉得这个姑娘不和她认知里的庶女一样,说那个奇怪的问题是她想出来的,她更愿意相信一些。

  “汐墨,你可有办法证明这问题是你想出来的?”璟亲王妃看向汐墨,亲切的询问。

  酷G1匠\网2:正OB版首发

  办法?

  那多了去了。

  汐墨点了点头,走到苏云菀身边,笑道:“嫡姐执意要说那个问题是自己想出来的,嫡姐可有证据,丫鬟的言辞除外。”

  苏云菀冷冷一笑,“你不是也没有吗?当时只有我和你还有芍药在,你怎么证明?”

  苏汐墨拿不出证据,那么就休想在璟亲王妃面前承认自己就是三皇子指定的那个人!如果苏汐墨能拿出证据,那她也会制造出一样的证据来。

  “我没有证据啊!”汐墨摊了摊手,她的确没有证据,想出那个问题她就直接去了老爷的屋子,若说老爷就是她的证据,苏云菀一定不会依的,会狡辩说是她想出来告诉汐墨,汐墨再去给苏老爷说的。

  汐墨没有证据,但是,她有办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