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药膳这女娃的关心一点也不让她觉得做作,不是假情假意的那一种,看那眼神就知道了,是真挚的。

  “敢问王妃,这药你吃了多久了,可有治疗的效果?”汐墨追问。

  治疗璟亲王妃这种头疾的方子她也有好多种,她让王妃来亭子里坐着歇息,就是想找出足够的时间问出这些细节,她才能找出一种最适合璟亲王妃的方子。

  这也是为什么有的人生病了,去找医生看病后依旧没有效果,有的去一次就治疗好了,这就是细节问题了,一种病,治疗的方法有很多种,找出最适合的那一种,就会事半功倍。

  璟亲王妃虽然不知道汐墨问这些细节做什么,当时晚辈这么贴心的问候,她做长辈的怎么能失礼呢。

  “这病有四五年了,药也吃了这么久,请了几个太医看过,都说这病只能这样了,也没什么大碍,偶尔才犯一次的。”

  这毛病,是从宸儿出事后才开始的,太医说是太过忧虑担忧造成的,需要慢慢调理,可是调理了四五年,依旧如此。

  老夫人在一边听着,想起汐墨以前给自己的那个方子,心中一喜,难道汐墨还有医治璟亲王妃这毛病的方子?

  “汐墨,你是不是又有什么奇方?”老夫人道出心中所想,这璟亲王妃可是汐墨以后的婆婆,若汐墨真有什么奇方,就像治疗她那样治疗好王妃,那么汐墨以后嫁过去,一定会受王妃疼爱的。

  汐墨听了璟亲王妃的话,心中略盘算了一下,有一个很适合的法子。这时汐墨看见依儿拿着纸笔正往这边走来,时间刚刚好,看来依儿走得很快。

  对着老夫人和璟亲王妃轻轻的点了点头,汐墨轻声道:“老夫人,王妃,汐墨的确看过一种法子可以治疗这种毛病,而且还不用吃药,是一个很好的法子。”

  老夫人眼睛一亮,这丫头果然有方子!

  璟亲王妃却是一愣,一个庶女有方子就算了,而且还是不用吃药的方子?能行么?她不敢轻易相信!

  “你能治好本王妃的头疾?”很是疑惑。

  “是的,一会我就把方子写下来,王妃拿回去让丫鬟照着煮就行了。”汐墨说道。医治璟亲王妃是头疾不需要什么药,这是一种需要慢慢调理的病,如果用药得连着喝几个月,舌头都能苦掉味觉了,汐墨想到的治疗方法是药膳,只需要一些不苦的药膳加在一起煮了吃就行,不但不苦,还色香味俱全。

  “三妹妹,你可别在王妃面前夸下海口,上次先生考你的名字,你都写不好呢,还是让姐姐来给你写吧?”

  苏云菀的声音在亭子外响起,汐墨闻声回头,苏云菀带着丫鬟正大步往亭子这边来。

  老夫人的笑容僵了僵,苏云菀话里的意思她完全听懂了,不过就是想让汐墨在璟亲王妃面前出丑罢了,这个嫡孙女,也越发的和她娘一样小肚鸡肠爱算计,一点没有苏家的善直作风。

  “云菀,这里不是你该胡闹的,回院子去。”

  苏云菀早就料到老夫人会这么训她,只当听不见,她才不要放过这么好大家机会呢,刚刚在来的路上还在寻思怎么让苏汐墨出丑,自己吸引住王妃的目光,没想到还没走到亭子里就听见苏汐墨说要写字,哈哈,笑话,一个教书先生都嫌头疼的庶女,能写什么字出来?真是天助我也,老天都在帮她阻止这场闹剧婚姻。

  酷匠{网永。久a◎免|)费◎看¤%小(说@

  幕梓宸,是她苏云菀的!

  苏云菀依旧我行我素的往亭子边走来,还知礼的给景钦王妃行了礼:“见过璟亲王妃,王妃金安,我叫苏云菀,是苏家的嫡女,刚巧路过这里听见庶妹妹要写字,便走过来想帮庶妹写,不知有没有打扰到王妃呢?”

  这时依儿已经拿着纸笔走了过来,见大小姐在这愣了下,但是还是欠了身子行礼,走到汐墨身边站着去了。

  璟亲王妃看着这一幕,心中有所想法,这苏府的嫡女长的倒是不错,眉目秀丽漂亮,整个人的气质也不错,只是礼数差了些。虽然和她请安表情的知礼,可来亭子时老夫人对她说话居然闻之不理,从这个微小的事情来看,这嫡女的尊老似乎学的不怎么样。

  而再看汐墨,虽然见了自己的嫡姐没有说一句话,可她的丫鬟在进亭子来却知道先给苏府的嫡姐行礼,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汐墨平时教丫鬟教的不错,有规矩。

  “这是苏府,哪有打扰之说,随意些就好。”璟亲王妃让苏云菀随意坐,这里是她自己家,无需多礼的。

  苏云菀也不客气,她根本就不需要客气,她要的就是巴结王妃、让王妃发现她的好,她的有点比苏汐墨多,身份也比苏汐墨高贵,比苏汐墨配璟亲王世子。

  苏云菀挑了一个挨着王妃的位置坐下,对站在一旁的汐墨正眼都没有一个,完全当做小丫鬟处理。

  双手一伸,自信满满:“汐墨,纸笔拿过来吧,你要写什么东西,让嫡姐代劳。”

  依儿刚刚离开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大小姐为什么会在这里,但是看现在这个情况,大小姐似乎想在璟亲王妃面前让三小姐出丑了。

  可恶,这大小姐不是苏府的嫡女吗?不是应该气质高贵行为谈吐优雅得体吗?怎么什么卑鄙的事情都做得出来,知道三皇子要做媒,就抢着想夺去这个机会,又得知三皇子牵线的男子有腿疾后,居然跑去嘲笑。最后知道人家是璟亲王世子,又不要脸似得来耍阴谋诡计抹黑三小姐。

  依儿觉得自己这个奴婢都比大小姐做人做得成功,绝不这般的恶贱,亏她一起还觉得大小姐是天上下凡的仙女,原来只是表面做得好,心中却如同恶魔一样。

  汐墨看着苏云菀那伸出来的手等着她拿纸笔过去,心中一动,轻轻一笑,让依儿把纸笔拿给大小姐,她倒要看看,这大小姐的文学到底有多深。

  依儿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她知道汐墨已经会写字了,应该不会让大小姐就这么欺负了去,就乖乖的把纸笔递了过去。

  “那三妹妹有劳嫡姐了,这可是给璟亲王妃的药膳方子,一字都不能写错,不然……”

  “三妹妹不用担忧,只要你能想到的字,没有嫡姐写不出来的!!”苏云菀打断汐墨说的话,她从小就饱读诗书,什么字没见过?她写坏的毛笔比苏汐墨吃过的筷子还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