璟亲王妃看汐墨拿着镯子没有戴,伸过修长的手拿过镯子帮汐墨套在了手腕之上。

  “真好看,比本王妃带着好看。”

  虽然她对庶女从来没有好感,但是苏汐墨是宸儿愿意娶的,加上这个庶女和她认知的庶女有所不同,璟亲王妃心底里似乎有那么一丝的喜欢这个姑娘了。

  汐墨脸微微一红,赶紧用衣袖遮住手腕。她还有点自知之明,怎么可能比璟亲王妃好看,璟亲王妃的容貌简直就像天上的仙女姐姐。汐墨都不敢想象,这会是自己未来的婆婆。

  看璟亲王妃的样子,璟亲王世子应该也会遗传这优良的基因,长的俊俏无比吧。而且不是有句话叫做看儿先看母,璟亲王妃一看就是一个素质优好的人,教育出来的孩子铁定差不了吧!

  璟亲王妃又和老夫人聊了些彩礼的问题,这些汐墨不懂,只在一边乖乖的听着,不过看老夫人的表情,似乎很丰厚。

  璟亲王妃和老夫人定下了彩礼之类的东西后,又和汐墨聊了几句,便告辞回府了。汐墨和老夫人出门相送。

  王妃本要拒绝,可是老夫人执意要送,王妃也只好点头走在前面。

  汐墨扶着老夫人紧随。

  因为四姨娘的身份还是妾身,所以汐墨出嫁她是不能出来的,理应是大夫人来见王妃的,何奈大夫人被禁足了,所以一切事宜都由老夫人做主。

  快要走到苏府大门的时候,一阵寒风突然而起,呼呼的刮来,汐墨冷得赶紧把披风紧了紧,搀扶着老夫人往大门口走去。

  这时,走在前面一步的璟亲王妃突然站住脚步,右手捂着额头。

  汐墨一看便猜测有所不妙,“依儿扶着老夫人。”汐墨对依儿说完,赶紧快步走到前面去擦看王妃的情况。

  王妃的身边有两个丫鬟,见王妃突然站住不走扶着额头,两个丫鬟赶紧伸手扶住璟亲王妃。

  “王妃的头疾又犯了,如烟,可有带药?”一个丫鬟急切询问另外一丫鬟。

  叫做如烟的丫鬟赶紧掏出自己随身的荷包,片刻之后懊恼的狠狠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愧疚万分的道:“药居然忘记带了!”

  汐墨看了看王妃的脸色,有些苍白,已经半昏过去了。

  “头疾?你们先把王妃放低一点,让我来看看。”汐墨吩咐道。

  这头疾也分很多种,她需要对症下药。

  如烟听后本来有一丝犹豫,可转眼就看见汐墨手腕上的血玉手镯,便听从的扶着王妃缓缓蹲下,汐墨也赶紧蹲下,拉过王妃的手开始把脉。

  璟亲王妃的脉象表面沉稳,实则虚浮,汐墨蹙着眉头细细的把着。

  半响,汐墨逐渐得出了结论,璟亲王妃的头疾并不严重,但是也不是小病,需要慢慢调理才能逐渐恢复。

  汐墨身边没有药,但是她有银针!汐墨的针灸技术不错,这是她学中医的爱好之一,虽然不能立马医治好王妃的头疾,但是却能暂缓一下王妃的疼痛。

  汐墨趁周围的人不注意从袖子里摸出一根银针,银针都是消过毒没有用过的,这是汐墨放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或者自卫用的。

  汐墨的银针特别细小,不仔细看根本就不容易发现。汐墨找准了穴位,准而精的把银针轻轻插进了血脉。

  依儿见过汐墨使用银针,也知道汐墨不想让别人知道她会这一手,所以很配合的开始吸引着大伙的注意力,让大伙掐人中的掐人中,叫人的叫人来。

  心中暗数着数,差不多了就趁王妃要苏醒还没醒的时候,迅速把银针收回,再悄悄的银针插在袖袍下。用过的银针需要拿回去消毒,消完毒才能放到银针包里去。

  王妃缓缓睁开了眼睛,见自己是被丫鬟扶着蹲在地上的,对丫鬟笑了笑,然后对老夫人道自己失礼了。

  老夫人觉得璟亲王妃特别亲切,丝毫没有架子,自己昏过去醒来,居然第一件事是抱歉自己失礼了。这样的王妃,北御王朝估计只此一个了!

  “王妃多礼了,今儿辛劳了,王妃得多注意身子才是啊!”

  “更{T新…;最快yL上酷匠`A网h

  “无碍,多年的头疾,一发作就容易晕过去,一时半会好不了的。”王妃揉了揉昏沉的额头,让丫鬟扶着站了起来。今儿出门一时疏忽,忘记带药在身上了。

  看着璟亲王妃忍着头部的疼痛站起来,汐墨心中不由升起一股疼惜的感觉来,赶紧让依儿去拿纸笔来。

  “王妃,汐墨扶你去那边的亭子边坐一坐吧,等稍稍恢复了再回去也不迟的。”汐墨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四角亭子。她还想给王妃写一张方子呢,依儿纸笔还没有拿来,她得拖延时间。

  王妃本来想走的,在马车上休息也是一样,见汐墨如此热情,也不好拒绝,只好点了点头让汐墨扶着往那边的四角亭子走去。

  亭子四边都有翘起的角,上面各有一只陶做的鸟儿,亭子上花着各种花朵,很是美丽。最好看的要数亭子周围的那一排万年青,在冬日里显得青翠亮眼,而且还能遮挡住冷风。

  亭子里是石头做的桌椅,有些冰凉,汐墨掏出自己的罗帕,铺在了冰冷的石头上,让王妃坐在上面。又让雨帘拿出她的罗帕,一样铺在上面,则让老夫人坐。

  老夫人略推辞,她哪敢和王妃同坐。最后还是王妃拍了拍一边的凳子,让老夫人坐下不必多礼,老夫人才坐下和王妃聊天。

  苏府的大门口内侧,苏云菀双手紧紧扯着自己的丝帕,双眸带着期盼的看着前方某条道路。怎么还不过来,她一定要用尽全力去阻止这场婚姻!

  璟亲王世子,她努力忘记都忘不掉的男子,她不会让这个男子落入苏汐墨手中的!

  这时苏云菀的贴身丫鬟芍药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大……大小姐,王妃刚刚晕倒了,三小姐带着她去那边的亭子坐着歇息一会,估计一时半会不会过来。”

  苏云菀有些懊恼,这苏汐墨真是多事,她都已经准备好在这和璟亲王妃来一个‘偶遇’的,这苏汐墨干嘛把璟亲王妃往那边亭子里带啊!

  算了,夜长梦多,璟亲王妃和苏汐墨待的时间越长,苏汐墨就会有时间耍花样让璟亲王妃看上她的,她绝对要阻止掉这种可能性!

  苏云菀二话不说,捏紧丝帕就往亭子的方向走去,芍药赶紧尾随着。

  汐墨算了算时间,依儿差不多快来了,而王妃和老夫人也聊了这么一会了,都把过聘礼的事情细节都讨论出来了。不过,这古代结婚还真是快速,媒人牵了线后双方约日子提亲,然后就是下聘礼,备嫁妆,一切妥当后就出嫁入洞房了。

  “王妃,头还昏疼吗?”

  王妃很亲切的笑了笑,轻轻摇头:“不昏了,一下回去吃点药就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