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苏汐墨没有办法,苏云菀心里都要笑开花了。你没有办法,那你就休想嫁给璟亲王世子!

  她苏云菀说过,她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就算得不到,那也不会轻易的让别人得到!

  “你没有证据证明,那么你就不是三皇子指婚给璟亲王府的人,以前我只以为你会独自领赏,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现在却要欺君,我良心愧疚不安,不能看着你就这么带着秘密嫁到璟亲王府去!”

  璟亲王妃也是微微一惊,没有想到汐墨这么直接就说出自己没有办法。但是她没有说话,她觉得汐墨不是一个无助自负,任人欺负的庶女,她想看看,汐墨下一步会怎么做,希望不要让她失望,璟亲王世子不需要一个懦弱的璟亲王世子妃!!

  汐墨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把石桌上的笔墨拿过来,摆到苏云菀的面前,淡淡道:“璟亲王妃需要这个偏方,还请嫡姐继续写完,咱们再慢慢讨论那个问题的事情,王妃的头疾可拖不得!”

  苏云菀上一刻还挂在脸上的得意笑容瞬间消散。

  这苏汐墨……该死的小贱人!

  苏云菀站着,不接过笔墨,也不坐下写字。

  璟亲王妃有些懂了,有些明了为什么苏家的嫡女在写方子的时候突然就扯出事情出来了。

  她平身最讨厌这种争夺风头,要强好胜的人,这正是她最讨厌的性格。

  “汐墨说的对,本王妃很需要这个方子,有劳你帮本王妃写下这当中的药膳食材出来。”

  苏云菀这下脸更红了,她是该随意的写一个牛蒡呢,还是该直接说不会写。

  随意的写一个同音字,她怕当场被拆穿,直接说自己不会写,这不是她苏云菀的性格!

  苏云菀看向王妃,表情略带惊吓:“王妃,汐墨大字不识一个,哪里来的什么方子治头疾,你可千万别信了去,身子是自己的,吃坏了身子可如何是好?”

  她就不相信苏汐墨会有什么好的奇方治疗璟亲王妃的头疾,璟亲王妃什么人,是可以直接去皇宫找御医的,御医都看不好的毛病,一个书都没念过的卑微庶女能治好才有鬼了。

  苏汐墨也真够大胆不怕死,璟亲王妃的生命都敢拿来开玩笑,若出了问题,十个苏家都不够陪葬的!说不定这世界上才没有什么牛蒡,都是苏汐墨信口胡说的,这样她才会写不出来这三个字的。

  璟亲王妃承认这嫡女说的没有错,毕竟皇宫里的御医一半都来瞧过她这毛病,没有一个有什么好办法的,都是开药慢慢调理,都调理这么久了,也不见半点效果,汐墨一个庶女,有什么好的方子?而且还是药膳这种方子!?

  可是汐墨的眼睛,那眼神,看上去不像是骗人的,甚至还信心满满。她这辈子看过的人不少,甚少有看错人的,那眼神错不了。

  “写好了方子,本王妃自然会找御医过目,若有问题本王妃会找汐墨试问的,这下你可以放心的写了。”

  璟亲王妃的这句话直接堵死了苏云菀,若她再不写出这个蒡字来,那么她今天所闹出来的一切,负面影响都只她一个人了。

  亭子里上上下下加起来十来个人看着她,苏云菀暗自狠狠的咬牙,她豁出去了,说不定随便写一个同音的,没有人会发现有问题呢,而且这亭子里好像除了苏汐墨也没有人知道什么是牛蒡,苏汐墨大字不认识一个,就算有这牛蒡,她也不会认识字。

  。◇更新/|最,快7上9{酷%匠网|U

  坐下,心中有些忐忑的拿起毛笔,轻轻的沾了些墨汁,犹豫到了半天,苏云菀还是用笔尖轻轻的在宣纸上写下了一个庞。牛是一个庞大的动物,那么一定是牛庞!

  看着苏云菀用毛笔字写出来的牛庞二字,汐墨差点没笑出声音来,这字迹虽然娟秀,可是这个庞字……善了个哉,憋笑还真是一个难活,她脸都快要抽筋了啊有木有!

  这苏云菀还真是一个死要面子的人,明明不会写,居然异想天开的用同音字代替……汐墨佩服!

  苏云菀写完,见没有人出声指出,心中一大块石头落了地,“还有哪些,都念出来吧。”

  “蟛蜞菊。”

  苏云菀脸再一次被汐墨气红了。

  可是庞字都已经随意写了一个出来,那么再写三个同音字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吧!?

  若王妃拿去给御医看,也只会认为汐墨的方子是有问题的,是不存在的。

  想到这,苏云菀提起笔,笔尖轻轻划过白色的宣纸,在上面留下娟秀的字迹。

  朋齐菊!

  噗……哈哈哈哈……

  汐墨捂着自己的肚子,她已经憋不住了,能压住不笑出声音来已经是最大最大的努力了。

  朋齐菊!

  这嫡姐的才华还真的……好赞。

  依儿认识的字不多,但是看汐墨的表情就知道大小姐一定些错了,心中也是好笑,大小姐在苏府里除了苏老爷才学最好的,三小姐都能难住她,说明三小姐的才华更好更厉害。

  汐墨笑的差不多了,也不敢让苏云菀继续写下去了,再写下去汐墨怕自己肚子笑抽筋。

  “嫡姐字迹真是娟秀漂亮,只不过……字错的太离谱了。”汐墨丝毫不留情面的道。

  苏云菀听了前半句,还没来得及高兴,汐墨的下半句就把她打入了地狱。字错的太离谱?这让她的脸面何存!

  “三妹妹你会写自己的名字吗?不要逞强想在王妃面前树立好的形象,小心弄巧成拙哦。”苏云菀忍着要掐死汐墨的心情,强颜欢笑。

  汐墨不说话,也懒得说话,现在完全是多说无益,直接从苏云菀手中拿过毛笔,也懒得坐下,直接站着,提笔在宣纸上挥舞。

  牛蒡、蟛蜞菊!

  五个毛笔字写的风劲十足,却又不是女孩子的秀丽,该有力的写的有力,该婉转的地方勾勒的婉转秀美。

  这下子可是老夫人惊呆了,这字写的……已经不能只用一个好字形容了。

  苍劲有力,龙飞凤舞,凤泊鸾漂,都可以拿来形容这宣纸上的字迹。

  就是苏老爷,写了三十四年的毛笔字,也就汐墨这般了,汐墨可才十五岁不到啊,而且,她们记得汐墨没有先生教学的啊!

  “汐墨,你居然会写字,还写的这么漂亮!”老夫人最先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就这字迹,得下多少功夫才能练就这般摸样啊!

  璟亲王妃听见老夫人这么一说,也才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刚刚她就知道汐墨不会写字,想着女子无才便是德,也就不在意。可是没有想到汐墨会写字,而且还写的这么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