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姨娘把身上苏老爷的袍子取了下来,用炉火微微烤了烤,有了温度后才让苏老爷穿上。

  “可有冷着?”

  “没,冷着的是你和娘,你说你还在月子里呢,怎么能跑外面吹风呢?!”

  苏老爷和四姨娘你情我浓的,二姨娘在一边有些看不下去了,她比李清河漂亮多了,老爷应该喜欢关心她才对啊。

  “妹妹她身子好着呢,老爷,你先说说正事吧,皇上可有罢了你的官?”她现在最关心的是这个,四姨娘吹点冷风关她什么事。

  苏雪也站过来有些忐忑的看着苏老爷,一副很想知道答案又怕知道答案的样子。如果真的返乡去种田,那她就从千金小姐变成村姑了,想想都觉得可怕!

  老夫人也点着头,示意苏老爷先把翰林院的事情说了,这毕竟是整个苏府的事。

  苏老爷双手在火炉上烤了烤,等手暖和了才收回手去握住四姨娘,笑道:“清河,现在汐墨已经是整个翰林院的恩人了。”

  汐墨是翰林院的恩人?

  正厅里所有人都被苏老爷的话弄得一头雾水,汐墨自己也没想明白自己怎么就成了翰林院的恩人了呢!

  苏雪更是鄙夷的瞅了汐墨一眼,那样子就像是听见了天大的笑话一样。

  “爹,你别开玩笑了,汐墨一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又不识字也不懂诗书,怎么就成了翰林院的恩人了?”

  翰林院是什么地方,一个个的都是才学八斗的文官学士,汐墨一个小庶女能帮得了翰林院什么?

  “你懂诗书可有帮着爹想出一个问题来难住三皇子?”苏老爷不悦反问苏雪。

  苏雪被苏老爷的话弄的无话可说,只好尴尬的低着头去挽住二姨娘的胳膊。

  四姨娘百思不得其解,这事怎么会和汐墨扯上关系,连让苏老爷把话说仔细说清楚。

  丫鬟端了热茶上来,苏老爷接过茶盏轻抿了几口,才把事情的经过细细说了出来。

  苏雪听后更是不服气了,就这么一个三岁小孩才会纠缠的问题就把三皇子问倒了?而且皇上还默认了这个问题是难住三皇子的问题?

  虽然说汐墨出的主意让苏老爷保住了官职,她苏雪也不用去乡下做村姑了,但是只要想到这个问题是苏汐墨想出来的,她心里就不舒服的很。

  她讨厌苏云欣,汐墨就先她一步让苏云欣关禁闭了。她不想做村姑,汐墨居然随意找了一个无赖问题就做到了。为什么什么都是苏汐墨做到的?为什么不是她?

  同样是庶女,她会琴棋书画,汐墨什么都不懂,为何她还不如汐墨?

  苏雪心中在这一刻冒出千百个为什么,对汐墨的恨意又更上了一层楼。

  苏老爷把经过说完,老夫人和四姨娘都高兴的不得了,就连二姨娘心里也很高兴,总算不用担心种田把细腻的皮肤晒出雀斑来了。

  苏雪见二姨娘居然在那跟着老夫人高兴的笑着,心中更是懊恼,连把二姨娘拖过来,不满的小声嘀咕。

  “你看看,她们才像是一家子,我们算什么,风光都让苏汐墨抢光了!”

  二姨娘看过去,正好看见苏老爷对汐墨不止的赞扬,对四姨娘夸张不停,顿时美艳的脸色笑容全失。

  fP看9E正@r版}章4节(1上¤酷Sr匠t网"

  “雪儿,你可得为我争口气啊!”

  苏雪轻轻一哼,这是必须的,不仅仅是为了二姨娘,这还是为了自己。

  苏汐墨居然能让四姨娘自己养育苏家的长子,还让苏然意唤四姨娘做娘,那不就等于是半个平妻了么,说不定哪天苏老爷心情好了就让四姨娘做平妻了。若是这样,那她苏雪就是唯一的庶女了,她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她斗不过嫡女,难道连苏汐墨这个小小无才无德的庶女也斗不过么!

  她不信!

  老夫人高兴的拉着汐墨的手,心中如同久旱逢甘霖般欣慰。

  “不愧是我的好孙女,一会让陈妈妈给你送几套精美的首饰过去,你看看你,有了银子一点不为自己着想。”

  汐墨谢过老夫人,其实她对首饰并没有多大的喜好,戴着太碍事了,制香不方便。

  苏老爷摆了摆手,示意她还有话没说完。

  “还有一个好消息,是汐墨的。”苏老爷完全没想到,今早提心吊胆的去翰林院,回来去是心情大好,喜事连连。“三皇子知道这问题是汐墨提出的后,寻思着要给汐墨说媒呐!”

  “真的?”老夫人和四姨娘高兴的有些不敢相信,三皇子给说媒,那是何其的荣幸!

  “什么?”苏雪和姨娘万万没想到,汐墨不过是想出一个三岁小孩才会研究的问题,居然换会这么一个大好机会。三皇子可是皇族啊,认识的人哪个不是权臣?而且三皇子未来有可能就是北御的皇上,这面子要多大就有多大,任谁也不敢欺负的啊!

  汐墨一个啷当,没站稳差点一屁股坐到地板上去了。

  她不就是随便出了一个脑筋急转弯么,怎么还招到三皇子要给她说媒了?三皇子认识的人哪个不是德高望重的?德高望重的又有谁不是妻妾成群的?

  她最怕自己未来的夫君是妻妾成群,自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没想到怕什么就来什么,手拿皇子点名要给她做媒……

  善了个哉,真是出师不利,第一次给苏老爷出个主意,怎么就把她自个给搭进去了!

  四姨娘和老夫人已经高兴的开始讨论三皇子给汐墨牵线的那个人谁了,什么大将军之子啊,尚书的儿子云云……

  而苏雪和二姨娘脸色铁青,一脸的不服气。

  尤其是苏雪,从得知三皇子要给汐墨牵线那一刻,双眼就充满了杀气的看着汐墨,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汐墨现在估计已经遍体鳞伤了。

  当然了,汐墨现在没功夫去和苏雪玩眼神杀人,她现在心里要多凉就有多冷,要多冷就有多冰!

  今天苏老爷特别高兴,让丫鬟去叫大小姐过来用膳,一家人一起用饭。

  半响,苏云菀花着一张脸来到了饭厅,给苏老爷行了礼,道:“爹爹,既然今天是苏府的大喜日子,是不是把娘叫出来一起庆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