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启年跪着立马底下身子,“请皇上恕罪,因为皇上没有规定问题的范围,所以微臣斗胆了。”

  三皇子轻轻一笑,这个待讲学士的问题还真是有趣的。不过也好,他本来就不想害的这群文官失去了官职。

  “父皇,这个问题孩儿的确回答不上,您不用罢了他们的官职了。”

  皇上轻笑着点了点头,虽然这里的每一个文官都可以找人替了,可是一次性罢这么多文官,确实不妥,既然有台阶下,那他就踩着台阶下了。

  见皇上点头,殿下跪着的文官学士们齐齐磕头,叩谢皇上和三皇子。

  苏启年磕完头,又道:“微臣知道这不过是投机取巧,所以微臣没有资格做三皇子的太傅。”

  皇上点了点头,看来三皇子真的长大了,不需要太傅教导了。

  想到这皇上从主位上站了起来,往殿中走了几步,看着跪在人群后的苏安年,觉得这人应该和他一样,居然会对这样的问题好奇过。

  “告诉朕,你是如何想到这个问题的?”

  “回皇上,这不是微臣想到的主意,是微臣的小女提出的。”看皇上这个语气是同意了这个问题难住了三皇子,好像还不生气,既然这般,那汐墨是立功了。他可不敢欺君说这是自己的主意,既然是汐墨立功,那自然要说出汐墨了。

  “哦?”三皇子轻轻挑起眉头看着大殿靠后位置跪着的苏启年,也往大殿中走过去几步,站与皇上身侧。“原来难住的本皇子的是待见学士的女儿!”

  “微臣惶恐,小女不过投机取巧罢了!”

  苏启年深深的觉得,他还是适合于书籍作伴,陪伴在皇上身边他心脏受不了。

  “那她可有答案?”皇上不抱任何希望的随口问了一句。

  没想苏启年却是点了点头,道:“有!”

  “真有?”皇上和三皇子异口同声追问。

  “小女说,不管鸡还是鸡蛋,鸡字都在前面,所以应该是先有鸡!”苏启年把昨儿汐墨说的话一一背着说了出来,虽然他也觉得有些荒唐,可是有比这个更好的办法他就绝对不会说出这个问题了。

  皇上和三皇子愣了片刻,似乎没有缓过劲来,待见学士刚刚那答案……

  “哈哈哈哈哈~”皇上理解了其中的意思后仰头大笑,原来这就是答案,这就是他小时候苦苦寻找都没有寻找到的答案!今儿还真是多亏了这待见学士的女儿,不然这问题将是他心中一个永久的疑惑,虽然这个答案有点不算答案,但是再没有找到更好的答案前,这个就是答案了。

  三皇子也觉得甚是好笑,一个小小待见学士的女儿,居然会有如此的看法,真是有趣。

  突然,一个想法从三皇子脑海里划过。

  这么有趣的女孩……不如……

  汐墨今儿没有制香,而是带着依儿在苏府的大门口等着苏老爷回来。

  比较这关乎到她以后的生活问题,不能不关心啊,而且也不知道她想的那个歪点子能不能把皇上和三皇子蒙混过去。

  最4B新F章;节上s/酷U匠N!网

  只有祈求皇上和三皇子傻愣一点,被她出的这个歪主意给蒙混过去。不过好像不怎么可能,九五之尊和学富五车的三皇子怎么会是傻愣呢!

  四姨娘搀扶着老夫人也来到了大门口,见汐墨早早就在那了有些意外。要知道苏雪和二姨娘都已经在收拾自己的名贵物品了,拿去典当了把银子悄悄留着。

  汐墨上前给老夫人行礼,然后过去搀扶住老夫人的另一边。

  “老夫人你大冷天出来吹冷风做什么,爹爹会没事的!”汐墨搀扶着老夫人,笑着说着,当然不忘记顺便把食指中指搭到老夫人的手腕上把把脉。

  老夫人轻轻叹了口气,双眼带着期盼的神色看了眼大门外:“这次不同,我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我必须看着你爹回来才安心。”

  汐墨点了点头,做母亲的永远都会担忧自己的孩子。

  手指微微用力触在脉搏上,细细的把这脉。

  汐墨已经不知道这是穿越过来的第几次把脉吓一跳了,总之这次她有被吓的够呛。

  老夫人的脉象显示,老夫人被人下毒了!

  汐墨摸着手腕细细了研究了一下,这不是一次性下的毒,而是慢性的,一天一天堆积而成的。

  自己这大半个月来光顾着忙制香和租店铺的事情去了,有人对老夫人下了手脚她居然都还不知道!

  只是不知道,这下毒的人究竟是谁,又为何会对老夫人下毒。

  汐墨想得正出神,门外传来了马车轱辘的声音。

  门口的小厮跑进来禀报老夫人,是苏老爷的马车。

  老夫人蹦起神经,让四姨娘和汐墨搀扶着走到石狮子那,亲自迎接苏老爷下马车。

  苏老爷下了马车后吓了一大跳,连忙把自己的披风披到老夫人的身上,又把自己身上的袍子脱了下来盖在四姨娘的身上。

  “这么冷的天娘你出来做甚?还有清河,你还没有出月子呢,染上风寒可如何是好!”

  苏启年紧张的不行,一会给老夫人理一理皮肤,一会给四姨娘紧了紧袍子。

  “启年,皇上可有罢了你的官职?”老夫人边随着苏老爷往府里走,边问出今天等待的原因。

  苏老爷连连摇头,然后看了眼汐墨,心里对这个女儿又赞扬了几分。

  “这事得多亏汐墨,咱们先会屋子里再说话。”苏老爷说着,一手牵着四姨娘,一手扶着老夫人往正厅里走去。

  正厅里,二姨娘和苏雪已经收拾好了名贵首饰,现在就在正厅里坐着等苏启年回去了,若罢了官,就把首饰当了一些,银子留着以后自个用。若没有罢官,那就什么事也没有。

  见苏启年一手拉着四姨娘,一手扶着老夫人往正厅走来,二姨娘脸上有些不乐意,她以为大夫人被关了佛堂,受宠的就应该是她才对,她对自己的容貌有信心。可是谁知道居然被四姨娘抢个先。

  丫鬟见状立马去拿了烧的正旺的炉火进来,让老夫人四姨娘取取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