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老爷没有回答苏云菀的问题,而是指了指苏云菀脸蛋上的黑乎乎的东西,询问:“你脸上什么东西?”

  苏云菀像是不知道一般,伸手往自己的脸上轻轻一抹,待看见那黑黑的东西后,双眼立刻红了起来,带着几分委屈道:“娘生病了,在佛堂无人照料,云菀就自己煎药给她喝。爹,娘已经知错了,今天又是苏府的好日子,是不是可以原谅娘一次?”

  刚刚在来的路上,丫鬟告知她脸上有脏东西,让她擦掉,她笑而不语,她故意摸上去的怎么会擦掉,这黑乎乎的锅灰是可是救她娘的利器!

  苏老爷一听大夫人病了,神色有些动容。苏云菀见状立马委屈的开始抹眼泪,她从记事起就没在苏老爷的面前哭过,这么委屈的哭,把大夫人救出来的几率大了一半。

  苏老爷有些为难,这次大夫人的确做的太过分,他才只禁足了她而已。可是有架不住云菀这么委屈的哀求。

  四姨娘在一边看不下去了,虽然大夫人有错,可是毕竟是苏府的大夫人,总不能永远都关在佛堂吧。

  “老爷,大夫人一定知错了,你看云菀都哭了,就让大夫人出来吧,大家一起吃个饭!”

  四姨娘是个十分善解人心的妻子,就算大夫人曾经千般伤害与她,她也不会去计较更不会想着报复。

  苏老爷本就有些犹豫,见四姨娘都不计较了,便点头同意让苏云菀带大夫人出佛堂来吃饭。心中对四姨娘的贤惠又肯定了几分,心中不禁冒出这样的想法来:拥有这样善解人意的妻子,此生足矣。

  苏云菀破涕为笑,跑过去挽着苏老爷的胳膊直撒娇,眼睛却是冷冷的扫了四姨娘一眼。

  果然是个会手段的,在爹爹面前假慈悲,然后博得爹爹的宠爱,够卑鄙!

  :酷(匠Q网y唯b一正7版F,…其T◇他IW都&H是9u盗t:版…*

  苏云菀这般想着,脸色却依旧是那副温柔的微笑。

  “云菀也谢谢四姨娘。”谢谢你让我下定了决心除掉你们!

  四姨娘轻点了下头,示意苏云菀快去佛堂把大夫人接过来。

  超大的红木圆桌上,苏老爷坐在主位,旁边坐的是老夫人,另一边大夫人自顾自的坐了下去。

  按理,苏老爷的另一边就是大夫人的,可是今天苏老爷不打算让大夫人坐这边。才半个月就放她出佛堂已经算是宽容了,还想坐主位?

  “你坐下面去,清河过来坐。”苏老爷对四姨娘招了招手,让四姨娘过来挨着坐。

  大夫人的脸瞬间黑了下去,她被关了半个月,一出来就要受冷落?

  四姨娘歉意的对着苏老爷笑了笑:“我好久没挨着汐墨坐了,我去和汐墨坐一起。”说完不等苏老爷反对,就越过几个位置挨着汐墨坐去了。

  汐墨无奈,四姨娘的性子就是不喜欢争斗,很贤惠的这种。可是这种性子在深宅里是必定要吃亏的。

  就比如刚刚吧,四姨娘还跑去给大夫人求情,大夫人一旦出了佛堂,肯定是不会回去的了,那以后是绝对会找汐墨麻烦的。可是当时四姨娘都开口了,汐墨不可能给苏老爷说不吧。

  位置就这么定了,大夫人还是挨着苏老爷坐。

  席间汐墨没有怎么注意她们再聊什么,默默的端着饭碗在夹菜吃,这一大家子吃饭就是不一样,菜粗略数数至少也有三十来个吧,一道菜汐墨吃一口,那也可以吃撑了,这么好大吃大喝大家机会,汐墨才不会浪费在聊天上。

  大夫人一个劲的给苏老爷夹菜,希望能再受宠爱,弥补自己之前犯的错。

  “老爷,听说三皇子要给汐墨说亲,三皇子可知道汐墨是庶女?”大夫人夹了一块鱼肉除掉刺放到苏老爷碗里,像是不经意般的提起此事。

  刚刚从佛堂出来的路上,苏云菀把从丫鬟那听来的消息告诉了大夫人,下午苏老爷回来的时候她去陪云欣去了,没来的及来正厅,可是这丫鬟是老爷身边伺候茶水的,消息准没有错。

  大夫人狠狠的甩了甩衣袖,既然能出来,就能让苏汐墨死的很难看。上次是没有防范着了道,这次她定会加倍小心的对付。

  这是大夫人和苏云菀路过花园,正好看见那开得正艳蓝蓝紫紫的瓜叶菊,大夫人心内的怒火刷的一下冒了起来,“来人,把这什么破花拔掉,以后苏府花园不能种这妖媚的下贱花!”大冬天的开这么艳丽做什么,真是和那苏汐墨一样,一个小庶女罢了,你猖獗什么!

  苏老爷横了一眼大夫人,拿起酒杯仰头喝干。

  “你还这么喜欢分什么庶女嫡女,就下桌吧!”之前他没有注意到汐墨,没有呵护到她们母女俩已经让他心里很后悔了,这女儿是最贴心的一个,也最懂礼不添乱的,庶女嫡女有何分别,都是他的骨肉!

  大夫人连忙拿起酒壶给苏老爷斟酒一杯,笑道:“妾身不是这个意思,妾身只是想三皇子认识的人都是些权臣,若三皇子不知情就把汐墨许给了一个权臣的嫡子,那汐墨嫁过去不是会遭人家白眼的么!“这古代向来都是重嫡轻庶,若汐墨一个从四品的待见学士之庶女嫁给一品两品的权臣嫡子,日后不受白眼的可能太低了。

  苏老爷因为白日事情太多,也太过于突然,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来。

  当时三皇子只问了汐墨的年龄,就连容貌也只是问了句可出落的亭亭玉立?汐墨虽然不比云菀好看,可是也算长的乖巧了,当下就对着三皇子点头了。想必三皇子认为汐墨是有才的,自古都是重点培育嫡女,就把汐墨默认为嫡女了吧。可是现在大夫人一说,好像还真有点问题。他虽然觉得汐墨庶女堪比嫡女,可若嫁了出去,别人的看法他岂能左右。

  见苏老爷沉思,大夫人心花怒放。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一个小庶女也妄想让三皇子牵线,做梦!

  “我这也是替苏府考虑,三皇子以为汐墨是嫡女,倒是发现汐墨是庶女,三皇子要给咱们定一个欺君之罪也不是不可能的,当时皇上就在那呢!”只有云菀和云欣才配得上三皇子做媒,况且三皇子没有明说是许给谁,万一是许给他自己,或者其他皇子呢,那她的云菀、云欣嫁过去就成了皇子妃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