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只有两三种香是远远不够的,汐墨希望做出一个品牌来,然后把自己会的各种熏香和护肤膏都做出来卖,高中低端均有,让整个京城都知晓她的品牌。

  汐墨的目标,每个有钱人都用她制作的香!

  名字汐墨都想好了,千香坊!

  顾名思义,就是熏香有千百种之多。好吧,她承认,她取名字这方面是比较小白了点,但是只要香好,名字又算得了什么嘛!

  不得不说汐墨制的香的确不错,依儿每隔三天去卖一次,只需要半个时辰,三天制的各种熏香和护肤品就被一抢而空了,而且还会有人拿着银子要求预定。

  半个多月汐墨就赚了一千五百两银子,加上苏老爷给的,两千两银子,离买个店铺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只是汐墨却不敢让依儿和小幽出门卖香了,随着汐墨制的香越来越多人知晓,买的人越来越多,连苏府的丫鬟有空都去看一看热闹,买不起看看也好啊。幸好香一拿出来就被卖光了,不然让苏府的丫鬟看见依儿,那就不好解释了。

  两千两银子买不了店铺,汐墨只好先租一个店铺再请人卖香了。

  本来租店铺需要成人定契约,汐墨还不到十五,是租不到店铺的。好在,汐墨认识了小幽。

  小幽在京城晃荡了好几年,早已混了个脸熟,还和一些商贩称兄道弟的。正巧小幽就认识一个店铺的老板,之前偷的那老板连连叫苦,跪地求饶,小幽还真够义气就饶了别人,因此算是结实了半个朋友。

  小幽找到那老板,轻轻松松就说服了老板让他把店铺租给汐墨。

  地段不错,虽然不是极其繁荣的帝都中心,但也是前市比较繁荣热闹的街道了。

  租金月付三百三十两银子,店铺是上下两层。

  汐墨让小幽负责招人,依儿负责装修店铺,雨帘便留在家和汐墨日夜制香。

  最近花园里的梅花开了不少,汐墨带着雨帘去摘了一篮子的梅花制成了香梅露,带着梅花浓郁的芬香,抹一点在脸颊上或者手上整个人都会散发梅花的香味。

  想着因为忙着制香够开业那天卖,已经好几天没去老夫人那了。汐墨可不是过河拆桥的人,拿了一个大盒子和几个小盒子,把刚制好的香梅露装了一些进去。

  “雨帘,再给我包十颗晚菊香送给老夫人。”一次送多了也不好,免得引起不必要的怀疑,而且物以稀为贵,送多了就不稀罕了。

  何况现在汐墨制香用的盒子罐子包括纸张,都是去特别定制的,上面印有‘千香坊’字样的。现在大街小巷,谁不知道三天才出来卖一次的香叫做千香坊啊,又有谁不知道那千香坊的熏香和雪花膏是有钱也难买的?送多了就是明摆着招怀疑嘛!

  老夫人的院子里有一颗梅花树,估计是年生久了的缘故,今年没有开花,干枯着树枝在墙角孤静的耸立着,给人一股莫名的凄凉。

  汐墨走进老夫人的屋子,没想到正厅里四姨娘和二姨娘都在,当然,苏雪和苏云菀也在。几人脸色均有些严肃,似乎在说着什么大事。

  只是汐墨进去后,老夫人和四姨娘的脸色收了收,硬是挤出一抹笑容。但是二姨娘和苏云菀等人的脸色已经是那般如临大敌。

  也不知道这些人今儿聚在老夫人这是在商议什么;汐墨最近忙着制香,依儿和小幽忙着店铺的事情,府里的事情最近倒是没空过问了。不过和她应该没多大的关系,不然四姨娘早派人来告诉她了吧!

  一一行了礼后,汐墨走到老夫人面前,把准备好最大的那一盒香梅露拿了出来,轻轻的扭开盒子,顿时浓郁的梅花香就飘了出来。

  “老夫人,这是香梅露,你闻闻看喜欢不?”

  “哎哟,这梅花的味道闻上去就好像在闻开的怒放的梅花一样,今年院子外的那棵梅花树没有开,我还在说想随时闻闻梅花的味道都难了,没想你个丫头就像是懂我的心一般就买了这个来!”

  老夫人的脸上终于绽开出一抹开心的笑容,这梅花的味道真不是一个好闻就能形容的。汐墨这丫头真是懂她的心,知道她需要什么。去花园赏梅花太远,而且路上吹吹寒风还容易感染风寒,只得让丫鬟去剪几只回来插花瓶里。

  汐墨淡淡的笑着,然后用食指挑出一点香梅露抹在老夫人的手背上。梅花的味道顿时更加清晰的充满整个房间,屋子里的人都在惊奇这是什么东西,居然能把梅花的香味做的那么浓郁。

  二姨娘眼睛尖,立马看见盒子上‘千香坊’的字样,满脸羡慕:“这不是最近大伙都在传的千香坊吗?汐墨你怎么买到的,我让丫鬟去了几次都没买到呢!”

  她的几个手帕交买了这千香坊的雪花膏,据说皮肤润滑了白皙了,效果好的不行,到处宣说这东西是个好玩意,只比一般的胭脂水粉贵一点。听得她心里痒痒的,立马就让丫鬟守着买,连去了几次,都只看见买东西的人,老板都还没有看见东西就给卖没了。

  苏云菀听见千香坊几个字眼也是眼睛一亮,目光聚集到汐墨手上的盒子上。

  这千香坊就像是一阵热风,吹到了大街小巷。虽然说只是地摊货,但是用过的人没有一个不说好。

  最近因为大夫人的事情,她心烦意乱睡眠不好,出门去表姐那里玩的时候舅母送了她一粒什么安神香,虽然只用了一粒,但是她感觉第二晚的睡眠明显要好很多,她有让丫鬟去舅母家取点,结果舅母传话回来说她也没买到了。

  VU更G@新最¤快x`上酷!q匠e_网

  这小小一个地摊货,居然如此抢手?这苏汐墨又上哪去弄这么大一盒千香坊的东西啊!

  老夫人不知道什么千香坊,笑着接过汐墨手中的盒子,然后从头上去下一支金片兰花簪插到汐墨的发髻之中。这丫头穿着打扮还是这么的简单朴素,有了银子也不记着给自己置点好的东西,尽想着别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