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墨摇了摇头,“用过晚膳了,我就是来看看意儿。”看着爹和四姨娘……额,不对,是娘。看着爹和娘吃饭时那相互爱慕的眼神,汐墨就觉得自己干的太漂亮了。她说过,她会保护好娘的,别人休想夺走娘的任何东西!

  苏老爷点了点头,这三丫头越看越乖巧懂事了。放下饭碗,从袖袍中摸出一张银票放到桌子上,轻轻在桌子上拍了拍:“汐墨,听说你把大娘给你的银子都拿去给老夫人买香了,这些银票你拿去买自己喜欢的,当做是奖励你找回意儿的。”

  汐墨抱着意儿抬头看去,一张五百两的银票摆放在饭桌边上。汐墨心里顿时鲜花怒放,她现在正努力争取买店铺呢,最缺的就是银子,有了这五百两,顿时让她往目标走了一大步啊!

  四姨娘很欣慰的笑着,汐墨终于得到苏老爷的重视了,以前就算给这个孩子机会,她也不晓得怎么去和自己的爹相处的。

  苏老爷吃晚饭问了汐墨一些细节,比如如何发现大夫人假孕的云云,汐墨都一一找了合适的说话回答了。

  汐墨想起今天上午因为事情太多忘记了小幽的事情,这会子空了下来,应该解决掉小幽的问题了。

  “爹,在发现大夫人藏意儿的院子时,遇见一个无家可归的小姑娘,她还出手帮了汐墨,若不是她,估计意儿没那么容易就找回来了,汐墨想把她留在身边可以吗?”

  四姨娘一听,收起了笑容,睮了汐墨一眼严肃的道:“汐墨,身份不明的人怎么可以随意收留呢,万一是朝廷的通缉犯或者心怀不轨的人可怎么办?!”

  汐墨这孩子从小就及其容易相信别人,因此也经常被其他姐妹欺负,现在更是相信了一个来路不明的人,连自己的亲姐妹都会骗她,何况还是一个陌生人,怎么能叫她不担心呢!

  苏老爷也是有所顾忌,这府上的丫鬟都是经过人牙子手上买的,保证不会有通缉犯或者通缉犯的子女的,这突然要收留一个陌生人,的确有些唐突。

  汐墨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不过她早已做好了要说服苏老爷的心里准备了。

  “爹,不是说人牙子介绍的人就一定靠得住,有的丫鬟就算经过重重筛选有可能还是会背后放箭,但是她对我有恩,我对她有情谊,这种比人牙子那买的靠谱多了。”

  酷匠*p网CC正版首发Hs

  苏老爷点了点头,若汐墨以前这么说他不会听进去,但是今天经过了大夫人这件事,他觉得很对。别说人牙子那买的丫鬟了,就连自己的枕边人都会骗你,还有什么是可靠的?

  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了汐墨的要求了。

  汐墨忙行了一个谢礼,把小幽的身份问题解决了,她心里不禁都舒了口气。

  又抱着意儿和娘说了会话,逗了逗意儿,见天色很晚了才带着雨帘回去了。

  苏府佛堂内……

  大夫人已经传了一身整洁的衣服,虽然关了佛堂,但是毕竟还是苏府的大夫人,衣着得像样。

  “放我出去,我要撕碎李清河和苏汐墨的嘴脸,都是她们陷害我的……”这已经不知道是第一次哭喊着拍打房门了,大夫人的嗓子都喊着生生的疼了,还是没有人来把佛堂的们给打开。

  她心里恨啊,不甘心啊,明明就差一天了,就一天就可以顺利上演生子了,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被识破!

  这一切都怪苏汐墨那个小贱蹄子,越发的狡猾了,等她获得了自由,非得一口气弄死她不可!

  正当大夫人想着汐墨恨的牙痒痒的时候,门外传来了苏云菀打发守门小厮避开一会的声音。

  大夫人如同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般,整整关了半天,一个人都没有来看她,现在听见自己女儿的声音,真是倍感亲切。

  “云菀,你是不是来放娘出去的?”大夫人站起来拍打着佛堂的门。

  苏云菀站在佛堂外,赶紧压低声音道:“娘你声音小点,一会被人听见就不好了。”

  大夫人听着心里凉了半截,感情不是得到了许可放她出去,看来这次是真的惹老爷生气了。

  “云菀,你一定要想办法让你爹原谅我啊!”

  云菀轻轻叹了口气,无奈的看着佛堂的木门,道:“娘你怎么可以想出这么离谱的事情来,云欣因为你都被罚了。”

  大夫人听后狠狠的拍了拍木门,她就知道自己一旦被禁足,四姨娘就会一步一步陷害她的两个女儿,这果然没有错,她才被关,云欣就跟着被处罚了!

  “云菀,你一定要多注意苏汐墨那个贱蹄子,以前我们太善良没有发现她的真面目,卑鄙小贱人,这次居然让她得逞了。”大夫人说起自己善良二字,没有丝毫的违和感。

  “四姨娘的孩子,爹已经同意四姨娘自己养了。”云菀把苏老爷的决定告诉了大夫人,反正早晚都会被大夫人知道,不如先让她知道后在佛堂慢慢想想对策。

  大夫人气得差点没有吐血,苏家的长子居然给了姨娘养!这不是打她的脸么!

  “你可得给娘报仇,小心苏汐墨那个小贱人。”

  云菀在门外点了点头,不远处拿了银子的看门小厮已经在示意她时间差不多了,云菀不想被苏老爷知道自己来偷偷看了大夫人。

  “娘你别在破口大骂了,我会找机会把你弄出去的。”苏云菀说完便转身离开了佛堂。

  一回到院子雨帘就忍不住把好消息说给了小幽听,乐得小幽在屋子里连翻了八九个跟头。

  依儿立马追在小幽的屁股后面央求小幽教她翻跟头,那样子就像是找到了什么特别好玩的事儿。

  汐墨习惯了晚睡,见时间还早,让依儿和雨帘把今天买来的干花拿出来,她计划一下要做些什么香。

  杜鹃熏香已经被依儿卖到一两八钱银子一包了,而雪花膏依儿也把价格定在了二两银子一盒。

  听依儿说,第一次买过香的都成了回头客,经常派人在依儿摆摊的位置守着,只要依儿出现,就立马疯狂的抢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