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墨谢过老夫人后,让雨帘又拿出几盒子小的,给了二姨娘两盒,四姨娘两盒,又转身给了苏云菀和苏雪一人一盒。

  苏雪很喜欢这些东西,高高兴兴的接过盒子,打开看了看,见分量有些少,白了汐墨一眼。

  善了个哉,这理所当然的表情汐墨可以无视,不说谢谢汐墨她也可以宽仁,可这白眼算什么?这苏雪真是没什么家教。

  “二姐姐可是觉得少了?”汐墨笑着问道。

  苏雪本来当着大夫人的面不想说什么,见汐墨自己提起,那就不怪她话多了。

  “都知道现在府上最有钱的就是你三妹妹了,大夫人那六百两银子不提,听说爹还给了你五百两银子,一个人得了这么多银子,给姐妹和姨娘买的东西分量才这么点,三妹妹你是不是太小气了点?”

  最近苏府的下人都知道苏汐墨得宠了,她才不要去巴结这个傻妮子,她要灭掉苏汐墨的嚣张的火焰。

  汐墨听了真想冷笑,这苏雪越发的有本事了,话里挑拨着她和苏云菀,暗地里告诉苏云菀嫡女算什么,庶女的银子都比你多,还是害的大夫人关佛堂得到的样子呢!

  “三姐姐可知道这香梅露的价值?”汐墨上前一步冷冷的问道。她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东西想送就送,送多少都是凭她自己的心意,没想到送了自己的劳动成果还能被人家嫌弃。

  苏雪瞄了一眼手指的小木盒子,摇了摇头。能值多少钱,顶多一两银子!

  见苏雪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汐墨白了苏雪一眼道:“因为这香梅露必须用新鲜的腊梅制作,腊梅花一年就盛开一次,这么小小一盒子就需要半篮子梅花来做,千香坊给我打八折都是二十两银子,你不要我就拿去送给陈妈妈!”

  本来汐墨就打算把香梅露卖高一点价格,当做中端护肤品的,这香梅露制作起来虽然比雪花膏简单,但是梅花需要好好处理才行,而且很耗费梅花,卖二十两很合理!

  苏雪听了一惊,这么小小一盒子就要二十两银子?她一个月才十两银子呢!

  这苏汐墨真是出手大方还是脑子有问题啊!说她出手大方苏雪不肯相信,这人都能把大夫人扳倒让四姨娘重获宠爱,能有多大方?说她脑子有问题苏雪更是不会相信,她脑子有问题能发现大夫人的诡计?她苏雪在大夫人面前请安这么多次都没有发现什么问题,这苏汐墨才去请安几次就发现问题了,脑子会有问题才奇怪了!

  老夫人冷冷的瞅了苏雪一眼,不高兴的道:“送东西给你还挑三拣四的,就你三妹妹才有这个心,你什么时候买过东西送人?”

  苏云菀看了看手中的盒子,又看了看汐墨,眼底的神色高深莫测。

  苏雪被老夫人训得不明不白,她本来是要灭苏汐墨的士气的,怎么反而她挨训了呢?这个小妮子越来越狡猾了,看来她下次得出阴招才行了,让她防不胜防!

  二姨娘笑着打圆场,替苏雪说着好话,好说歹说才把老夫人的怒气给岔开了。

  汐墨行礼正要告退回去继续制香,苏云菀这时站了起来看着苏汐墨,声音婉雅的道:“三妹妹这是要回去了么?大姐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提醒你。”

  看着面前这个气质非凡的女子,虽然语气很客气,可是汐墨总感觉和她的距离还很远很远,她在阳光下,苏云菀则在迷雾里让她看不清真实的容貌。

  “大姐有话不妨直说。”

  苏云菀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这些香本来都是三妹妹你的心意,也的确是好东西,可是啊,我们苏府现在应该节俭才是,像这样一小盒胭脂就要二十两,着实铺张浪费了些。”

  苏云菀说完,还对着汐墨歉意的笑了笑,示意她不是有意要这么说的。

  酷匠网6唯0一正¤‘版@A,其他都9\是5T盗}D版^

  卧槽,你说都说了,还歉意的笑个毛线啊。

  无非就是想在老夫人面前表现得得体知礼嘛!

  汐墨是遗忘了这一点,忘记自己这些香根本不是花银子买的,这么算下来这几盒子香梅露就要一百多两银子了,看上去的确有点破费哈。不过要说买,也最多算是买了材料罢了。

  “汐墨知道了,可是大姐刚刚说苏府现在应该节俭才是,苏府怎么了?”这话里的意思,加上之前她进门之前几人严肃的表情,好像苏府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四姨娘走过来,拉住汐墨的手亲切的拍了怕。

  “三天前你爹爹从翰林院回来,说是官位有可能不保了。”

  官位不保?

  汐墨疑惑的眨巴了下眼睛,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四姨娘,她爹做待见学士好好的,怎么会官位不保呢?!

  四姨娘叹了口气,侧头从大门看向外面,目光的焦点开始模糊……

  三天前,苏启年正在翰林院为文史修撰,编修与检讨,这时皇上带着三皇子来到了翰林院。

  皇上的九个儿子中,均有了太傅教书,唯独三皇子没有找到合适的太傅。只因三皇子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看什么书均是看个几次就能倒背如流,早已是学富五车。

  可是皇上吧,不愿意自己的儿子被人别说成师出无名或者太骄纵什么的,执意要给三皇子寻一个太傅。而且皇上也不信这个世界上没有能难得住三皇子的问题,所以带着三皇子来到了学识最多的翰林院寻太傅!

  翰林院的学士们均跪地叩拜,皇上可是甚少来翰林院的,完全比稀客还要珍贵。

  “朕今日来是想为三皇子寻一良师,不管你们官居几品,只要能问出一个问题难住三皇子,均可以任太傅一职!”

  皇上穿着金色龙袍往主位上一坐,接过宫女递上来的茶盏,挥了挥手让大殿的人都平身。

  苏启年听得心都颤抖了,太傅啊,这可是翰林院所有学士的梦想,一般人一级一级的爬,一辈子都没有机会爬到太傅这个台阶上的。

  如果三皇子将来成了太子,那三皇子的太傅就成了太子太傅,是会名留青史的,光宗耀祖的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