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告状

  “啪啪!”两个响亮的耳光直接打断了李妈妈的话。

  李妈妈很惊愕,非常惊愕。

  这个不起眼的小庶女,胆小怕事的小庶女,居然打她巴掌?!

  汐墨轻轻双眼带着冰冷的寒意轻轻的瞥了李妈妈一眼,“你在我面前自称老娘?呵呵,去吧,去告诉大夫人或者老夫人,看看她们会不会保住你。或者我现在就把你卖给人牙子,看看大夫人会不会出来保你!”

  要知道李妈妈的卖身契可都在汐墨这里,也就等于卖掉她的权利都在汐墨这里,以前的苏汐墨是不懂得利用这一点,现在的苏汐墨可不同以前了,不是你想欺负就能欺负的!

  一说到卖掉自己,李妈妈显然被吓了一跳,脸上的疼痛都忘掉了。她刚刚的确口无遮拦了,如果三姑娘因为这个理由把自己卖掉,谁也不能保住她的,大夫人更是不会出来保自己,谁叫自己一时口快说了老娘这个两个字呢,大夫人才是这小庶女的娘啊!自己这不是做死么!卖给人牙子可不是什么好事情,以后的生活简直就是猪狗不如了。

  “三姑娘,老奴一时口快,口快,您大人别那啥小人过啊,老奴知错了!”李妈妈一改刚刚的态度,脸色露出后悔的神色来,这一刻她终于知道,三小姐不在是以前那个软柿子了。

  依儿看着李妈妈求饶的表情很是不屑,嘲讽道:“少假惺惺的,吃里扒外了这么久,岂是说改就会改的?”

  李妈妈跪在地上听了依儿的话,很想冲上前去撕破依儿的嘴巴,这贱蹄子真是活腻了,怎么尽接她的短处。

  酷匠uO网e。唯一+}正版、,其I他都+L是盗版I

  汐墨没有放过李妈妈眼里一闪而古的恨意,看来着李妈妈还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啊。

  “不改没关系,我有办法让大夫人把贪墨了的银子吐出来,自然也有办法让你把银子吐出来,如果我没记错,你每个月的银子应该是七钱银子吧,你却从我这拿走二两,这么多年下来,你该还我多少银子?!”

  之前汐墨一直以为老妈子的月银就是2两银子,后来才知道这李妈妈是见大夫人都贪墨汐墨的银子,也狐假虎威的从中私吞掉一两二钱银子。

  李妈妈这下真的吓傻了,这些年来她没少私吞三姑娘的东西,这要是叫她一下子全拿出来,就算砸锅卖铁也还不了啊!

  “咚~”李妈妈狠狠的在趴在地板上,把头磕的直咚咚响。

  “三姑娘,老奴罪该万死,有眼不识泰山啊,可是老奴家里还有个眼瞎的儿子,老奴也是逼不得已想多捞点钱给儿子买药,老奴再也不敢了,不敢了……”李妈妈把额头磕出了血也丝毫没有察觉。

  汐墨蹙眉,李妈妈家中还有一个眼瞎的儿子?这倒是没听说过,看向依儿,依儿也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这回事。

  汐墨扬了扬手,让依儿把李妈妈扶起来,她可不想看见自己的屋子里有血迹。

  依儿听话的把李妈妈扶起来站起,随手递了一张丝帕过去,让李妈妈自己擦擦额头。

  李妈妈有些感激,感激过后又后怕起来,三姑娘不会真的把她卖给人牙子吧?

  “三姑娘,我……”话到一半,李妈妈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汐墨知道李妈妈想说什么,轻轻一笑,“暂时我不会把你卖给人牙子,不过以后卖不卖就得看你的表现了!”

  依儿看向汐墨,眼角带着笑,小姐是想把李妈妈拉拢为自己人,去监视大夫人!

  “还不快谢谢三小姐,至于到底该怎么做,你应该懂的!”依儿知道三小姐现在正是缺人的时候,能拉拢最好就拉拢过来。何况三小姐心地善良,得知李妈妈家里有一个眼瞎的儿子,更会于心不忍把李妈妈卖了。

  李妈妈也是苏府的老人了,怎么会听不懂其中的话,自己以前是大夫人的人,帮着大夫人欺负三姑娘。现在只要自己帮着三姑娘去反监视大夫人,三姑娘就不会追究自己了。

  连着点了头,万分感激的说:“三姑娘真是菩萨心肠,老奴日后定当为三姑娘尽力办事!”在心里,李妈妈有些感触了,若是自己做错什么事情惹到大夫人,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三小姐肯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要好好珍惜!

  汐墨非常满意这个结局,现在的自己势单力薄,需要收买人心,像这种给机会忏悔善待的,最不容易背叛!

  这时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雪月走进了院子,瞧了李妈妈一眼后给汐墨行了礼后道:“老夫人让三小姐去一趟。”

  依儿嘻嘻的一笑,从袖子里摸出一个荷包来,顺势放到雪月的手上。“雪月姐姐辛苦了,这是三小姐的心意。”

  雪月推迟了一下,最后还是收下了。“二小姐在老夫人那说了些不好听的话,三小姐你小心些。”

  这句话便是对那荷包里的银子的感谢了。

  这苏雪还真是说得到做得到,说去告状就去告状,可是她不知道什么叫做不做死就不会死吗?

  汐墨带着依儿去老夫人那,走之前交代李妈妈这些天多在大夫人那待着,看看有些什么人进入大夫人的院子。

  李妈妈弯着肥硕的身子直点头,好像点慢了一拍就会受到惩罚一样。

  弯曲的游廊,奇异的假山,还有偶尔掉落的树叶。汐墨边走边欣赏着苏府的风景,没半响功夫就到了老夫人的院子。

  原以为进门会看见苏雪讨好的在老夫人身边捶背捏肩什么的,再不济也是站在一旁卖乖吧,没想到进门看见正厅里,苏雪坐在一边的红木雕花椅上低着脑袋,一言不发。

  虽然不怎么清楚细致的情况,但是进了屋子请安是必须的。

  “老夫人闻了一天的杜鹃百合香,咳嗽可有好些?”

  老夫人见汐墨来了,脸色缓缓扬起慈祥的笑容,一说起这个香她的心情就好得不行,这个香真是她这大半辈子焚过最好的,早上起来还有些咳嗽,下午这个时候基本都没怎么咳嗽了,不用喝苦掉牙的药也能达到治疗的效果!

  “汐墨坐我身边来,那香真是如你说的那般神奇,怕是用习惯了这香,以后都不想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