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墨听话的走过去坐在老夫人的身边,把案桌上的茶盏端起来送到老夫人的面前,像个乖巧的孩子般笑道:“汐墨今天出门就是给老夫人买香去了,以后老夫人不用换香了,来,老夫人喝茶。”

  老夫人有些讶异,结果汐墨递来的茶水,“你的银子就是因为给我这个老太婆买香全用掉的?”

  低着头的苏雪这是也抬起头,眼睛里带着不敢想象,这贱蹄子是疯了吗?三百两全部买了香?

  依儿在后面站着稳住了笑,原来小姐早就想好了对策啊。小姐做的香本来就是上品中的极品香,说价格高没人不会相信的,只要日后经常做些香给老夫人就好了。

  汐墨点了点头,一副乖孩子的摸样。

  “据说那老板的香很难得,不仅仅有止咳的,还有安神的,我已经给了定金了,以后依儿会经常出府去取的。”汐墨说着,像是才看见苏雪在一边坐着,笑道:“原来二姐姐也在啊,汐墨给二姐姐请安。”

  看…"正HI版*}章q节上酷O匠网+

  一说到苏雪,老夫人就不满的哼了一下,最近二丫头和四丫头越来越不像话了,一个以小欺大让姐姐洗衣服,一个以大欺小,看见妹妹有点银子就赶着去借,没借到银子就跑她这来告状。若不是苏雪告状的时候太偏激说漏嘴,她还不知道二丫头经常找三丫头借钱的事情呢!

  “云欣不懂事你也跟着不懂事?先别说那银子是你三妹妹为了我这个老人家花的,就算她给自己花了也是应该的!”

  这几个孙女有了银子哪个不是想着自己,给自己买各种衣服首饰,哪有想着她这个老太婆的?就算偶尔想到了也不过是有事求她,而汐墨却不同,从没有要求过什么,乖巧的很。

  苏雪脸色很难看,她做梦都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她不过是告状的时候说漏嘴自己去借钱而已,本以为今天该倒霉的是苏汐墨,结果倒霉的却成了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她自己。

  苏雪眨巴着眼睛,一副无辜的样子,“我怎么知道苏汐墨她把银子用来买香了?我还不是担心她乱花钱嘛!”

  啧啧,这脸皮厚的,汐墨都不好意思听了。不过苏雪不像苏云欣那般做错了事情也死不认错,这位是立马假惺惺的找借口!

  这时候雪月从门外进来,给老夫人行礼道:“老夫人,二姨娘来了。”

  “让她进来吧,来的正是时候。”老夫人叹了口气,这二姨娘还真是迅速,她还没有开始罚苏雪呢,她就赶来护着了。

  雪月退下,接着就看见一个衣着鲜艳打扮妖艳的女子走了进来。

  汐墨来到这个世界,还是第一次看见二姨娘,在记忆里二姨娘心计似乎不怎么样,但是却是一个非常性感的女人,特别喜欢打扮。小嘴唇媚眼睛的,给人一种狐狸精的感觉。难怪苏雪经常拿钱买胭脂水粉了,有这么个亲生的娘耳熏目染的,怎么的也从了几分。

  二姨娘进了屋子看都没看汐墨一眼,给老夫人礼后直接走过去扶着苏雪的脸蛋看,十分怜惜的说:“哎呀老夫人,你看看,苏雪的小脸都吓白了!”

  汐墨嘴角忍不住的抽了两下,这就吓到了?老夫人都还没把她怎么样好吧!

  “说过多少回了,一家人之间不许勾心斗角的,你三妹妹才得了银子你就去借,借不成就来我这告状,这像个做姐姐的样子吗?”她最讨厌姐妹之间耍手段了,这四丫头和二丫头怎么就这么容不了三丫头呢!

  二姨娘这才抬起眼看了汐墨一眼,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没有过多的情绪。知道苏雪理亏再先,没有再说什么求情的话,只是用手抚着苏雪的墨色长发。

  “云欣都抄女戒五十遍,你也抄写五十遍女戒才能出自己的院子!”老夫人说完摆了摆手,让二姨娘和苏雪退下。

  苏雪走之前没忘记白了汐墨一眼,本来苏云欣被罚了她心里可高兴了,中午才去苏云欣的院子外嘲笑了一番,没想到下午就轮到自己了。

  待二姨娘扭着纤细的腰肢和苏雪走出去后,老夫人才换上一幅笑容看向汐墨。从手腕上退下一个色泽不错的碧玉的桌子戴到汐墨的手腕上。

  “这玉镯子虽然不是什么上品好东西,但也代表了我的心意,谢谢你处处都能为我这个老婆子着想,一会跟着陈妈妈去领三百两银子回去。”先是药方,后是好香,现在又用自己才得的银子去交香的定金,这孙女虽然不是嫡出,但是却胜是嫡出。

  汐墨赶紧摇了摇头,“有老夫人这只镯子就足够了,银子汐墨真不用。”那银子是被两个无奈趁火打劫抢走的,怎么可以要老夫人给的银子,她虽然有那么一丢丢的爱财,但是骗老人家的钱这种事情她还是做不来的。

  汐墨再三推辞后,老夫人只得妥协,只是告诉汐墨缺银子花了一定要来找她。汐墨直点头,和老夫人聊了会开心的事情就回了自己的院子。

  雨帘已经准备好了晚饭在等着汐墨和依儿了,晚饭搭配的不错,有荤有素还有浓汤。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这瘦弱的苏汐墨就能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了。

  用过晚膳天还没有降下黑幕,汐墨拿出今天在集市上买的晚菊,教依儿和雨帘怎么做菊香。

  菊花的作用有很多,比如清热去火,加上一些中药材,做成香也能有这些效果,而且菊花香的味道非常的清雅,大人小孩都不会觉得腻,适合在任何场所使用。

  依儿是一个清热满满,活力充足的姑娘,学制香好像一点都不会累的样子,兴致勃勃的,一会蹦过去碰碰这个杯子,一会跳过去检查检查那个罐子。

  三人正聊的热火朝天的时候外屋传来李妈妈的声音,汐墨让依儿在这慢慢制香,带着雨帘从内屋走了出去。

  李妈妈见了汐墨一改之前的蛮横,乖乖的给汐墨行了一个礼,然后渡步到汐墨的身边,压低了嗓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