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幕后真凶,她会用自己的办法让她付出代价的!

  汐墨让雨帘整理一下今天买到的东西,把香料和药材都拿到里屋去,她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会这些,增加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雨帘去收拾屋子里的东西了,依儿端茶盏下去清洗,才出门一会功夫就又端着茶盏返了回来。

  “四姨娘身边的王妈妈过来了,说要见见三小姐。”

  汐墨连站起来去门口迎接,来到这世上还是第一次见到四姨娘身边的人呢。

  王妈妈穿的很是朴素,一件蓝底白花的对襟的长褙子,下面配着一条蓝色无花群,头发就用一根木头簪子随意的挽起,一看便知道四姨娘这些日过的艰辛的很。

  王妈妈没想到汐墨会亲自来门口接她,就要弯膝下跪行礼,汐墨立即扶住王妈妈,道:“万万使不得,这不是折汐墨的寿吗?”

  朦胧的记忆力,这位王妈妈可是四姨娘身边唯一贴心的了,是四姨娘的陪嫁丫鬟,教了汐墨很多东西,自从四姨娘出了事后,都没有见面了。

  “奴婢给三姑娘行礼是应该的,应该的。”王妈妈看见汐墨眼睛就布满了泪水,不想汐墨看见失态的自己,就要挽起衣袖去擦拭。

  汐墨掏出罗帕贴心的帮王妈妈拭去泪珠,扶着王妈妈进了屋子。

  “大夫人不许我见四姨娘,不知姨娘进来可好?”想必王妈妈这次也是偷偷摸摸来的,定是说上两句话就要走的。

  王妈妈也不浪费时间,把四姨娘的近况都一一说给汐墨听,果然如同汐墨想的那样,厨房给四姨娘的都是些难以下咽的食物,身子亏损的厉害,不过现在好了,汐墨在大夫人那给四姨娘讨了三百纹银过去,以后可以出府买需要的了。

  王妈妈拉着汐墨的手,轻轻的拍了下,语重心长的刀:“四姨娘让我来见三姑娘最主要的一件事是让三姑娘在府上可千万别得罪人啊,四姨娘说自己没能力护着三姑娘,三姑娘自己可要学会自己保护自己啊!她苦点都算不了什么,大夫人可得罪不得的!”

  汐墨听了乖巧的点头,直说自己会注意,让四姨娘别担心。果然是亲娘啊,得到银子的第一件事并不是上街去买什么,而是让王妈妈来叮嘱自己,看看自己是否过的安好。这种母爱的叮嘱真是温馨让她感觉到很感动。

  至于得罪大夫人嘛,要想好好的活下去,大夫人是非得罪不可的了,大夫人有她的张良计,汐墨也有自己的过墙梯!

  酷☆匠g√网b首发4i

  汐墨让雨帘把今天在街上买的补品和药拿出来给王妈妈,药是她自己抓的,对四姨娘现在的情况很有恢复的作用。

  王妈妈拿着药和补品眼泪又忍不住流了下来,三姑娘都懂事了,懂事了!

  王妈妈不能多待,又交代了些话让汐墨注意就要回去了。王妈妈转身刚要跨出门槛,汐墨在后面就又喊住了王妈妈。

  王妈妈疑惑的回头,问汐墨还有什么话,她一并带给四姨娘。

  汐墨走过去,用只有自己和王妈妈听得见的声音问道:“让四姨娘仔细回忆一下,孩子是真的夭折了吗?”

  王妈妈瞳孔瞬间瞪大,立马警戒的看了下门外,确定了没人才回头,小声的说道:“三姑娘可别提了,这不是三姑娘能问的事情!”

  汐墨也知道自己是未出阁的女子,在这个时代是很忌讳未出阁的女子谈及这些的,可是她不一样!

  “王妈妈,你不觉得狠荒唐么?姨娘怎么会不注意饮食?”

  王妈妈听了轻轻的叹了口气,四姨娘和她一起长大,看见四姨娘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也无比的痛心,王妈妈无奈的道:“四姨娘这方面很注意的,可惜那天我不舒服没能在四姨娘身边伺候,不知道事情的经过,四姨娘又昏过去断时间,产婆是老夫人请的……唉,不说这个了,三姑娘你别再问这些了,四姨娘知道了铁定该责备奴才了。”

  王妈妈说完摇了摇头,拿着东西就走出院子了,依儿跟在后面送送她。

  汐墨却是站在原地,一边思索一边皱起了眉头,四姨娘产子途中昏过去断时间?这是在生完孩子昏的还是半道昏的呢?如果是半道昏的,那就是真的容易照成孩子窒息死亡了。

  汐墨正想的出神,依儿就拖拉着一个人走进了院子。被依儿托着进院子的正是吃里扒外的李妈妈。

  “小贱蹄子胆子大了啊,连我也敢拽,还不快给老娘放手!”李妈妈挣扎着不想进院子,何奈依儿使出了全力在拖,李妈妈只有脸红耳赤的骂着。

  依儿狠狠的瞪了一眼李妈妈,“做贼心虚了是不是?吃里扒外的家伙,还不给三小姐跪下!”说着还用手把李妈妈往地面上按,可惜力道小了些,李妈妈始终不愿意跪下去。

  “什么情况啊?”看依儿那表情,汐墨也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依儿是不敢对李妈妈这种态度的,丫鬟和婆子之间,辈分摆在那里呢!

  依儿赶紧给汐墨解释,“我刚刚送王妈妈出门,正好看见李妈妈居然在大门后面偷听,李妈妈肯定又是想去大夫人那捏造些谣言。”

  汐墨听完双眼带着犀利的光芒紧紧的盯着李妈妈,刚刚自己说的够小声,只是王妈妈的声音没有压的特别低,不知道李妈妈在大门后面有没有听见什么。注视着李妈妈,除了一脸的不服和你能奈我何的表情,似乎没有什么破绽。

  这个李妈妈她早就想处置了,只是穿越过来一直在忙于老夫人那边的事情,还没来得及。

  “李妈妈,拿着我的月银给大夫人做事,这样下去真的好吗?”汐墨放轻语态,悠闲的观赏起院子里的花儿来,不过大半都是杂草罢了……

  “不知羞耻,苏府都是大夫人的,什么你的银子不银子的,我是拿的苏府的银子,在给苏府办事,识相就赶紧把老娘放了,不然……”

  “啪啪!”两个响亮的耳光直接打断了李妈妈的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