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影卫不再说话了。

  陆羽自然可以继续‘干活’了。

  陆羽走上前去,伸手在那已经净化一遍的经脉白雾上看了又看,听了又听,随后突然挥舞了一下手臂……一切,销声匿迹。

  阳光,白气,鲜血……一切都消失不见了,仿佛它们从未出现过,只留下黄泉一个人依旧半跪在那里。

  陆羽医术第三招,‘脉行一息’!

  随后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低声呢喃道:“竟然只用三招……看来蓝紫依的能量还真是来自于亘古,更加契合天机……”

  而正在此时,身后的蓝紫依突然全身一震,便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她没有一丝力气了,便是连一只手指都动不了,甚至……她都失去了对身体的感知,这让她很恐惧,甚至急出了眼泪。

  陆羽轻轻笑道:“还哭了呐?没事的,你只不过就是虚弱了一些,静养上几天就好了,虽然不能动,但身体机能却不会坏。”

  蓝紫依一听果然安心很多,但她也是一边疑惑,一边懊恼,很想问一句‘我这到底是怎么了’,也想大声喊一句‘我没哭!’

  “都说了让你放心,你不过就是脱力罢了,这能量来自不易,即便你大部分都用的是天地中的灵气,但终究对自己有损伤,还有,你不要为了哭泣而觉得自卑,能哭是一件好事。很多人已经忘了怎么去哭,也哭不出来,这才悲剧。”

  陆羽幽幽地说着。

  蓝紫依整个人都呆住了。

  她下意识想要捂住自己的心口,她害怕陆羽可以看到里面,知道她所有的想法。

  陆羽再次一笑,便不再说什么了,而是走到黄泉的面前,突然伸出一只脚踹了黄泉一脚。

  半跪在地上的身体,轰然翻倒,然后……就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翻了两个跟头又爬了起来,呆呆的说道:“咦?这里就是冥界?原来世间真有鬼神……咦?怎么看起来跟之前……哎呦!好疼!”

  随后他便疼的呲牙咧嘴,又倒在地上不停的打着滚。

  陆羽哈哈笑道:“疼?知道疼就是好了。不过这个疼吗……还需要持续三天的时间。”

  仅仅是一瞬间,就已经让黄泉疼的满身冷汗,不顾形象的抓挠自己的胸口,变得衣衫不整,更会用头撞地,明显是苦不堪言。

  所以当他听到这疼痛还需要持续三天时间的时候,他是完全崩溃的。

  “这是好消息,我还有个坏消息。”

  陆羽却在一旁如晴天霹雳的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黄泉你知道吗?其实疼痛不是人类最难忍受的感觉,极致的痒才是,三日痛过之后,你还需要经历七天的麻痒。”

  一边说着他一边转过头来,对廉髌说道:“老头,这是你家孩子,自己照料好了。在接下来的几天内,你一定要捆好了他,这经脉与身体重新融合,本就是无数只小虫在身上每个部位啃咬一般的痛苦,一般人都会选择自杀的,即便不自杀,为了缓解麻痒的感觉,他甚至可以挠破胸口,然后把自己的心脏掏出来,再不停的挠……尤其有趣的是,因为他经历了这场生死,经脉经过此次历练,彻底成型,即便身消玉殒,只要经脉不灭他就是可以活着的,所以在他掏出心脏去挠着的时候,他不但可以活,还能挠很久。你说这有没有趣啊?”

  没有人能听出里面的‘有趣’,即便是久经沙场的廉髌听到这样的描述,也忍不住寒毛直竖,甚至想要伸手去挠挠自己的后背。

  不过与此同时……

  所有人又不太关心陆羽的‘恶趣味’了,因为他们都懵了,呆呆的看着场中,张大了嘴巴,甚至有些人都因为惊讶而忘记了呼吸!等憋闷了,才想起来,然后拼命的喘了几口气,随后继续惊讶。

  这确实是一件值得惊讶的事,毕竟,起死回生这种事情,真的不常见。

  不,不是不常见,而是在整个大玉国历史上,就根本没存在过!

  陆羽仰起头看着四周,他很满足于那些惊讶的目光,感觉很有趣,但也被身边不停哀嚎的黄泉给搅了心情,皱着眉头走过去挥舞起手臂在他的脑后就重重的砸了一下。

  黄泉昏过去了,这是幸福的。

  然后,他又疼醒了,这是不幸的。

  对陆羽来说这也是一种不幸,他很讨厌喧闹。

  所以小阮走了过去,用一条绳子把黄泉捆了起来,又用一块布堵住了他的嘴。这仿佛都很平常,而不平常的是,她还同时堵住了黄泉的鼻子。

  这仿佛也很好理解,毕竟嘛,不堵会叫,堵了嘴鼻子就呜呜哼哼,把鼻子也堵上,声音就小很多了。

  这是一个浅显的道理。

  而另一个浅显的道理,就是人若被堵住口鼻,是会死的!

  可小阮就这样做了,并且……黄泉竟然没有死。

  没死,是幸运的。

  堵住口鼻不能呼吸,只能死了又活活了又死,死去活来的……这是不幸的。

  酷Z匠I(网唯)一正w~版“o,其他+都是盗¤w版O(

  同样不幸的事,还发生在四影卫的身上。

  他原本是惊讶的,好奇的,感到不可思议的,但紧接着他就想起一件事,而立即变得……表情奇怪了起来。

  那个赌局。

  他指望陆羽会忘,指望陆羽说出来的时候,那仅仅是玩笑。

  可那都是‘指望’,这玩意,很难成真。

  “人活了,活蹦乱跳的吧?现在该履行你的诺言了吧?”陆羽轻声笑道:“毕竟这件事连陛下都听到了,虽然他老人家没表示什么,但也没有反对,这便是默认,自然也就成了我们这赌约的见证人,而且不光他老人家,这里还有小一万的京城望族在呐。”

  他笑得可爱天真,就这样提起头有些开心的看着四影卫,但在四影卫眼中,却怎么看都像是恶魔的笑容。

  他瞬间想起之前的那一幕……一道斜阳映神威,残血恶魔催!

  “那赌注……”

  “废话少说,”不等四影卫说完,陆羽便突然沉着脸说道:“你是影卫,是影子,影子就不应该说话,你现在可以隐藏起来,只一心保护我的安全就可以了,说那么多干什么?有用吗?!”

  四影卫一愣,随后脸色难看的……就真的一闪之下消失不见了。

  他可能是跑了,也可能真的在保护陆羽,谁又知道呐?反正陆羽不认为暂时他真的有什么危险。

  之所以弄来四影卫之一,目的,只是为了减少一名四影卫。

  两种说法仿佛相同,但是实际上却有很大的区别。

  陆羽眨了眨眼睛,随后有些疲惫的晃了晃自己的手臂,转身对小阮说道:“走吧,比武这个节目到了这一步怕是也要提前结束了,很快就要到我登场的时候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