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在发生了这种诡异的事件之后,比武这种表演形式的项目,就被提前取消了。

  只不过,这件事却在人们心中留下三个巨大的谜团,倒是仿佛比正式大比还要精彩。

  第一是听到陆羽讲故事的人,对于六道天书的猜测。

  第二是蓝家新晋高手蓝紫依突如其来的绝世修为,还有那惊鸿一瞥的翅膀。

  第三,就是陆家小子陆羽那惊天的医术!

  到底是怎样的医术,能够让一个生机全无的家伙活过来?虽然现在看着黄泉是无比的痛苦,但从另一反面也表现出黄泉此时体力的充沛。

  究竟是怎样的医术,能够造成如此的天地威能,它甚至给人一种浩瀚天地苍茫无穷之感。而事实上,医术,便是与天斗!天要人死,医者留之,难道不是逆天而行?

  而与天斗之能,陆羽四大医术堪称绝世。

  他自己兴许都不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或者说……他自己也不敢去想。

  就如同他曾经那两柄小刀,孤江寒星一样,至死,他也没弄明白那玩意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如此的神奇。

  &"酷E匠网永u久免D2费Zr看小!q说o

  还有他现如今的两条小臂,更是让他苦恼欲死,但……同样也不耽误他将它们用作最强武器,不止一次立下奇功。

  反正……他都不明白,也不去深究,能用就行。

  正如这京城大比,虽然跟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但人们也是看着,精彩就行。

  而一场表演性质的比武,已经足够精彩了。

  接下来,就是正式的大比,而大比的第一项,确实让陆羽有些大跌眼镜。

  乐。

  便是音律之比。

  修为高深者,尤其是大玉国七大天,无一不是乐中高手,在音律一途的修为和名望上,甚至一点不比修为来的差。

  这仿佛是一种必然。

  有人说音律就是自然的声音,是天地轮回的声响,本身就对感悟这天地至理有巨大裨益。从另一方面讲,但凡对这天地有感悟者,也都会对音律十分精通。

  甚至不乏奇葩者,明明不识五音,不懂乐理,但却能弹剑而鸣,挥洒一番惬意。

  而且真的很好听。

  听闻陛下也是此间高手,尤其在修为不太行的情况下,他音律很好,就让他对音律之事十分看重,所以伶人在大玉国的地位也并不是太低下,即便是那些青楼红馆之中的清倌,也能拥有让人尊敬向往的地位。所以偌大的京城大比,第一个比拼的项目,便是这音律。

  陆羽毫无准备的,他根本就不在意这大比到底比的是什么,一些规则什么的,他最关心的其实也是之前的比武表演,所以他自然是没有带什么乐器。

  所以当他看到周围跟他一起进场的,每一个都怀抱着各种乐器的青年才俊们……他的心开始没底了。

  虽然一直也没想要在这里获得什么名次,但……惹人笑话这样的事他还是不愿的,人之常情。

  转头左看右看,突然看到连第一公主大人也站在人群当中,而且她正捧着一张琴。

  琴这种东西,不管身份如何,想要弹,便必须自己抱着。若看到有伶人命身边丫鬟捧琴,便会惹来一片嘲笑。这是一种不成文的规矩,理解起来……却又不难。很多女子认为,琴乃身体的延伸,便是自己的身子,又怎么能随意让别人随便碰自己的身子?

  女子抱琴,很美。

  但……第一公主太高大了!

  所以画面不会很美。

  但陆羽又忍不住看得入神,因为那琴被挤在她的胸口,把那一对饱满给挤得变了形。

  咕咚,陆羽能清晰的听到自己吞口水的声音。

  他喜欢第一公主,从第一次见面。

  这是天性。

  他不去触碰,之安心陪在小阮身边。

  这是根性。

  陆羽……也有自己的根性。

  走在人群之中,看着周围紧张的各个才俊,他……想起了很多事。

  也是在类似的人群中,他如同行尸走肉般,向前无力的走着。

  那是一次空难,为了杀他,而被某些人策划的空难,三枚T29制导导弹穿透十七道国境,被九个国家先后默许,笔直而准确的击中了一架民航飞机。必死的局面,陆羽却活了下来,连同飞机上的十七个人,共同活了下来,流落在一个荒岛之上。

  十七个人貌似很多,但那是在四百人的基数上。

  经历了空难,见识了生死,人们并没有变得更加珍惜生命,而是恍然若失,如同行尸走肉,行走在密林之间,仿佛是天性使然的去追求生机,但心却已死。或者说他们不在乎死亡了,也只有饥饿和冰冷,才能让他们稍微出一点气力,若是太累了,他们就放弃了。

  陆羽也有些想要放弃了,虽然他能活下来,对于那些用数枚卫星关注这里的人来说,震惊的无法附加。他们不明白,为什么陆羽能够提前预计到这场突如其来的攻击,而且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一架巨型民航机,可以被他开的仿佛一架战斗机,做出无数令人叹为观止的高难动作,虽然依旧会被可实时操作的导弹所击中,但依然避开了致命伤,零散之下依旧艰难的降落在海面之上,并寻找到一座孤岛。

  “那架飞机没有那样的动力!”

  很多人在指挥室中这样怒吼着。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没有人知道。

  但陆羽做到了,虽然他付出了无法估量的代价。

  修为尽失,全身重伤,只能勉强走几步,就会昏倒在地上,只能等着别人来照顾。

  真的有个女子在照顾他,不理会别人的耻笑和不解,一直照顾他,甚至在有人提议把他吃掉的时候,也来保护他。

  只是其中艰难,可以想象。

  陆羽终于有了好转,但那名女子却累倒了,还有她身上的伤势。不管是饥饿还是其他,都是最大的折磨的,打消一个人所有的生命。

  是饿的还是病的,已经分不清了。

  下面就面临另一个问题,是照顾她,还是……吃掉她。

  此时跟之前已经不同,仅剩的七个人已经变成野兽,在他们眼中虚弱的女人只是食物,比起艰难的在森林中找到一只虫子,或者吃掉某种野果,亦或者被野兽毒蛇吃掉,吃掉身边没有抵抗能力的人……仿佛变成了世间最简单而且最美味的事。

  人类总喜欢去做那种最容易的事。

  陆羽一根木棍,杀掉了所有的人,看着垂死的女子,他走进了森林。

  半天后,他出来了,身上留下了永久的致命伤,肩头却扛着一只巨大的熊,死掉的熊,身躯比陆羽高上一倍,就这样被他扛着,一路血行。

  两个人在这个岛上生活了很久,几乎没有说过话。

  他们本应该幸福,只不过,在最后的结局,女子却一刀插在陆羽的心脏上,断了他的命。

  他早就知道,女子不是人类。

  他也早就知道,女子是来杀他的。

  他同样早就知道,女子是黑水营放在他身边最后的一张底牌。

  杀是本性。

  不杀,就是他的根性。

  恍惚间,一声音律起,一个不知名的年轻才俊,缓缓吹响了一支横笛,曲调悠扬,声传四野,天地皆静。

  却也拉回了陆羽的心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