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指出,往往惊天动地,这是陆羽喜欢干的事情。

  可是……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让全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在他们看来,只不过是一个小屁孩伸出一根手指捅了那‘死人’的额头一下,这就像是孩童在地上看到一只死掉的动物,好奇它是否死掉,于是伸出一根手指或者拿着一根木棍,捅捅它看看它会不会动……一个样子。

  陆羽自然有些尴尬,因为他很少成为嘲笑的焦点,如今却无法避免了。

  叹了口气,苦笑一声,陆羽声若蚊虫般转过头去,对蓝紫依说道:“你……借我点能量用一下。”

  蓝紫依满脸歉意,自然不会拒绝,赶忙上前来,却又停住,疑惑道:“我……我应该怎么做?”

  陆羽道:“只管释放一下就可以了。”

  “释放……哪种?”

  “自然是最强的那种,就是方才你的那种感悟。”

  “哦。”

  蓝紫依傻傻的点了点头,随后再次闭上眼睛,拥抱整个天地。这一次她没有释放出什么攻击,仅仅是单纯的将能量缓缓地‘挤’了出来。

  陆羽满意的点了点头,再次抬起胳膊,准备伸出他的手指。

  此时,全场更是爆发出一阵狂笑。

  笑得是什么?就在方才,蓝紫依用这种功法亲自把黄泉的生命断送掉了,如今却又要用这种功法来把他救活?这是多么……人人知道却又绝对不做准的事情啊。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毒蛇左近必有解药’的道理,也知道‘解铃还须系铃人’的道理,但事实上……都不是。

  但凡相信这种鬼话的,都足以让人发笑,尤其在这大玉国大部分权贵的面前,他们见惯了生死,体会了无数沉浮,早就不是那种天真的人。

  可就在这一秒,仅仅是一秒,按照这个世界的时间计算方法来说,便是一刹那。就是这样的一刹那,一切……都变了。

  嘭!

  一股巨大的能量直冲九霄,仿佛一个奇怪的吸盘从陆羽的双手长了出来,便将蓝紫依身上所释放出来的能量全部吸了进去,随后又从陆羽的后背猛地爆发出来……

  便如一把枪,长枪,枪身是浩瀚天际,枪头是陆羽,而枪尖,那最精华的一笔,正是陆羽的手指。

  那手指,正一指点在黄泉的眉心上!

  噗!

  又是奇怪的一声,好似漏了气,黄泉全身每一寸皮肤,每一个毛孔都疯狂的向外喷着气,白色的气,其中掺杂着血液的颜色。气体很稠密,浓重的像是白色的拥有红丝的玉。

  陆羽看着面前的一切,轻声说道:“生死之间,自有大绚丽。”

  如此说,便是黄泉由死而生。

  那些气息,就是黄泉这一生修为,也是他的经脉,被陆羽一指击出了身体,悬浮在空中,久久不曾散去。

  酷A匠_+网首dA发

  人是死的,经脉也是死的,两者结合在一起成为修为者,也决定了修为者的死去。但若是两者分开……却又出现的一线生机。

  世间谁能在这种情况下将经脉和身体分开?只有陆羽,只有命悬一指。

  一动,全场皆惊。

  大家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奇景,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因为他们并不知道那是什么,同样,也不知道这样到底意味着什么。

  但不同了,又变化了,就足够让人静下心来,仔细的关注。

  廉髌在一旁首当其中,被那白雾所笼罩,他感觉到那绝对不是普通的东西,所以便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便是这一步……就足够获得陆羽的另眼相看。

  不是危险的东西,让人好奇的东西,人们自然会想要凑近了看。

  去看是天性,后退是城府。

  陆羽轻轻一笑,转头看了一眼满场疑惑的表情,随后……深吸一口气,突然大声吼了一下。

  他吼的什么谁都不知道,声音也听不出什么奇怪,只不过……很诡异,因为那不像是人类所能发出来的声音,如果硬要用什么比喻的话,便是‘天怒之声’!

  天怒?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是因为就只凭这声吼,便将天空的积云瞬间震散,阳光投射下来,将整个世界都照亮了,尤其有一道,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怎么,就这样斜斜的投射在陆羽的头顶,让他整个人都沐浴在阳光之中,仿佛……神灵一般。

  这一声吼,不但震开的残云,也震动了那白色浓稠的已经分离出的经脉,让其中红色的部分,好似初雪消融般不见了。同样震动的,还有黄泉的身体,他七孔缓缓流出黑色的血,身上毛孔也都流出了血液,就好似整个人从血池中捞出来一般,极为可怖。

  陆羽医术第二招,‘骨回一声’!

  那些血液不是平白流出的,而是陆羽声音中的能量波,将黄泉全身的骨骼皮肉都塑型,那些血并非仅仅是血,还有细小的碎肉,一切死去的,成为黄泉‘累赘’的东西,都在这一声之中被排除了体外。

  但没有人知道这个,所以他们只能看到如同神灵降临一般的陆羽,还有他身前一个原本就已经死去的人,被他折磨成一副凄惨的样子。

  他此时就是神灵的样子,然而却做着恶魔一般的令人发指的事。

  “他都死了,你还非要这样折磨他吗?”

  四影卫脸色沉重的盯着陆羽,带着愤怒。

  “呱噪。”

  陆羽平静的说了一句。

  便让四影卫整个人都懵在了那里。说实话,他活这么大,从未听过有人这样骂他。

  “你说什么?!”

  所以他愤怒。

  陆羽则是风轻云淡的转过头,皱着眉毛,轻蔑的笑了笑,说道:“赌注我们已经下了,不管你怎么看不过去,你完全可以留着你的愤怒,放到最后一起发泄到我的身上,至于现在……你只能平静的看着,如果平静不了,就别看。起码……别他娘的在我耳边呱噪,行吗?”

  四影卫猛地抬起自己的手,想要狠狠的抽陆羽一巴掌,手在中途,却撞上了陆羽那风轻云淡的眼神,被惊了一下,便又放下手来。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个短短的瞬间,自己会生出一种……他这辈子都不应该拥有的感情。

  名为恐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