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再次问道:“那既然是这样,难不成经脉断了,就真的不能续断了?”

  那名四影卫苦笑一声道:“血脉虽流淌,但毕竟有通道可依,有迹可循,自然易于掌控。但经脉不同,它太过错综复杂,便如纵横三万里道路,每一丈设一岔路,越是高手,道路越长岔路越多,每一个岔路上的选择,都不能出错,总共万万之数,只有每个岔路都没有一丝错误,才算是成就了一个人,只有完备,才算活着。但如今,黄泉经脉尽毁,若想要救他,就必须重建这经脉,便相当于走在那条道路上,面对亿万个选择不出现一丝错误,这……又怎么可能?真的是天上的大罗金仙下凡,怕是也没有这种本领吧。”

  陛下想及此中难度,便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当真是……回天无力,可惜了黄泉这中庸一道,还以为……在不远的将来,大玉国也能出一位自创流派的先天,存世的大师……”

  他不免遗憾,但也无可奈何。

  这是四影卫的判断,自然准确无比,而在场所有人的判断,其实也差不多,根本不觉得黄泉能活。

  所以大家看到陆羽这样一个小孩子走进场中,自然都心生鄙夷,觉得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什么样的牛皮都敢吹。

  尤其场地中那位四影卫,皱了一下眉头,看了一眼黄泉,随后便伸手挡住了陆羽的去路,沉声说道:“陆大人,您天赋异禀绝学惊艳,自然无可辩驳,但术业有专攻,这医者一道更是难中之难,您小小年纪自然不可能达到惊天高度,即便是达到了,此时也绝对是无能为力,若是让您肆意作为,怕是……要辱没了黄泉这一世英名。既然人死了,起码……让他走的体面光鲜。”

  不无道理,也是很多人在想的。

  “呵,”陆羽却哑然失笑,鄙夷道:“死都死了,还他娘的要什么光鲜?是你要光鲜,还是廉膑这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老者,要光鲜?最主要的,光鲜值几个钱?”

  “小子无礼,怎会如此激进偏颇?”

  ,最新m章9节T上j6酷“匠《m网Wy

  四影卫难得发怒,却真的被陆羽的言语气的不轻,连‘您’的称谓都省了。

  “无礼?”陆羽冷哼一声道:“你若有什么道理,便去跟他讲!”

  “他都死了!”

  “死了怎么了?你可以去见他啊,没人拦着你,你捅自己脑壳一下就可以了。”

  “你!”

  四影卫很少想要杀掉一个人,虽然他们总干这事。如今,那名四影卫却真的想把陆羽这个出言不逊的小子给掐死。

  而一脸轻蔑的陆羽看到四影卫如此的表情,心中却是窃喜。

  陆羽从不会轻易的激怒一个人,言语上的一时得失,却换来层出不尽的敌人,这种白痴事情他不会做。

  但他还是激怒了对方,何为?自然有所图谋。

  “我?我怎么了我?”陆羽轻蔑道:“怎么?嫌我狂妄?抱歉,能创造奇迹的人,自古狂妄。若你不服,我们可以打一个赌,你觉得怎么样?”

  若在以往,四影卫自然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

  但如今在气头上,一方面惋惜黄泉的死,一方面仇视陆羽对死者的不敬,尤其是陆羽一番‘无理取闹’,更是让他愤怒难挡。

  打一个赌?那自然是……打就打!

  “哼,若陆大人有这个自信,那随便什么赌注,便都由你来说。”

  陆羽等的就是他这句话,轻轻一笑道:“既然要赌……我是堂堂从四品官员,你又是陛下最为依仗的四影卫,这赌当然不可随意。嗯……这样吧,若是我不能救活黄泉,那我的命在这里,影卫大人只管拿去。若觉得陆某小命不值钱,那我可以代我那位朋友承诺一句,那整片铁木黑焦炭便全部交给影卫大人了,如何处置,全屏大人爱好。但若是我能救活他……那本官也不要什么太重要的东西,不是你的命,更不能是你的尊严,只要你也给本官当上几年护卫,也让本官感受一下帝王待遇,你看怎么样?”

  一句话,全场皆惊。

  陆羽的小命,自然没多少人关心。

  但铁木黑焦炭……但凡能来到这里的人,怎么可能没有听过这种现如今最是炙手可热的东西?那是什么碳啊,那根本就是一块块的秘银!没见前几日邻国使臣来访,送了一大堆礼物,就只是为了换一点黑焦炭回去,好给自家皇帝取暖用吗?

  这里面的价值有多大?那可是连陛下都红了眼的!

  所以这位四影卫,下意识的开始在脑海中计算起来。

  但凡功法阴诡者,都精于计算,因为他们战斗真的是用‘脑子’的。

  不想最好,只想最坏,所以四影卫直接想到了最坏的情况,就是他会输。

  如果输了会怎么样?不过就是给陆羽当几年护卫。四影卫共有四人,少了一人,其实对陛下来说几乎毫无影响。而如今陛下对陆羽恩宠有加,算起来……其实四影卫自己真的有可能被陛下借与陆羽,以保证他的安全。

  这种情况的概率是多少?亿万分之一!

  但终究是有可能。

  而救活黄泉的概率有多少?亿万分之一……都没有!毫无机会。

  至于若是赢了,那便是赢得了天下最大的一桶金。

  这是一笔怎么算都不会赔本的买卖,是一个极为不公平,对自己有好处的赌局。

  所以四影卫点了点头,答应了。

  这……便是赌徒的心理。甚至陆羽早就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位四影卫中最年轻的一位,原本就有一个不良嗜好,烂赌!

  赌徒想问题跟普通人不同,比如此时,既然陆羽敢提出这个看似激动之下脱口而出的赌局,但……如若陆羽没有胜算,他会提出来吗?开出那么多优越的条件,若是没有把握,他陆羽是个白痴傻子吗?若真是白痴傻子,他又如何能以不足十岁的年纪,成为当朝从四品?

  这是一个很浅显易懂,并容易堪破的骗局,或者说赌局。

  但那名四影卫就是看不透。

  这便是赌徒,极尽逻辑,极尽算计,却毫无逻辑可言。

  陆羽知道。赌,这个字从很久很久之前就有,从人类刚刚会交换物品的时候,甚至没有货币的时候,就存在的一种东西。因为赌字左边是个‘贝’字,贝壳是远古时期的一种货币罢了。象征了钱。所以‘赌’是什么?把钱往出推,被钱控制了手脚一切……这种行为,便是赌,这种人,便是赌徒。

  “见利不见局,便是赌。你们一定不要有这样的癖好。”陆羽不止一次的跟身边几人说过这句话,不是赌伤财物,而是赌能让一个人变笨。

  所以陆羽布了个局,扔下厚利,对方便中了。

  蓝紫依让陆羽给黄泉治病的事,很临时,这番应变也是陆羽临时起意,但……这也契合了陆羽的作风,做每一件事,都要获得最大最高的利益。

  陛下看着这一切,听着这一切,并没有‘得到黑焦炭’的欣喜,而是沉默不言,脸色凝重。他感到一丝不妥。

  陛下总爱行豪赌之事,但正如陆羽所说的,陛下不是赌徒。

  可惜这名四影卫是。

  他的同意,让陆羽心中大喜,也让蓝紫依一阵苦恼。

  平静下来,她便意识到自己给陆羽带来了多大的麻烦,原本就愧疚,又看到麻烦因为一个赌局而变得更大,所以更为踌躇。便走到陆羽身边,尴尬的说道:“你……你真的下来了……”

  陆羽翻了翻白眼,踮起脚用力的在她肩头锤了一下,随后笑道:“修为见长,这很好,不过惹祸的水平也见长啊。”

  蓝紫依还能怎么样?只能脸红的接受这份不痛不痒的批评教育。

  陆羽便没再说什么,而是直接走到了黄泉的面前,皱着眉头,伸出了自己的手指。

  一息间,望闻问切,陆羽那根本不想为外人发现的法门,同时试出,并一指按在黄泉的头顶上……

  陆羽医术四大法门,第一招,命悬一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