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京城大比,较之往年不知道要隆重多少。

  有心或者无心,却都知道其中原因。

  陛下有钱了。

  京城中依旧寒冷,但很多人的脸颊上早已挂上了暖意,只不过……他们的脸色却都不算太好。

  原因?

  黑焦炭太贵,有点烧不起。

  “商之一道,如锅底。”

  一大官忍不住说了这么一句。

  旁人立即问道:“此话怎讲?”

  “哼!谁碰谁黑呀!”

  众人皆愣,随后哄然大笑。

  他们都知道,这话说的是陛下。

  但不管怎么说,有钱的陛下一改往日吝啬,他能赚钱,也能花钱,一场原本打算在国子监演武场随便搞搞的大比,此时却直接搬到了祭天台。

  祭天台,都城中第三宽敞的地方。第一是黑林,第二是天湖,第三便是这祭天台。

  所以这里很少被使用,因为消耗太大,稍微装点一下,就是钱钱钱。

  有人形容今年的京城大比,说,路是用秘银铺的,柱是用晶石垒的,地上随便一颗沙,别乱碰,那都是一个个大子儿。

  但即便这样,其实远远看起来,依旧显得空旷萧索。

  因为大。

  有一次陛下钦点大军,城外去不得,便把大军集中在这祭天台的附近,光是那‘台面’上,便站下了整整七万人。

  人一过万,漫山遍野,近十万的人站在那里,便是人海,站于五层高楼都望不见头。

  而今天,大比当日,祭天台上是没有人,但之外,里三层外三层,但凡能站上人的地方,便都被站满了。有多少人?没法计算,但随便一个三五十万的数字,却是少不了的。

  只有一条道路被空出来一半,两边百姓夹道驻足,人虽多,但悄无声息。因为从这条道路上走过的每一个人,都只能让这些寻常百姓仰视,并羡慕。

  层层叠叠,一队数人或十数人,簇拥着一名青年才俊,目不斜视地缓缓向祭天台走过去。

  像极了陆羽在上辈子见过的运动员入场仪式,并没有演练,却互不干扰,自成秩序。

  当然,有些队伍却并非选手,也并非参与者。

  比如其中一支,长长的轿子,打着遮阳伞,下面躺着一名老者,身上盖着厚重的毛毡,明明好似不受风寒,轿子却没有任何格挡,倒是想几名大汉抬着一个躺椅。

  很多人认识这名老者,正是工部侍郎,一个对人和善的老头。

  有知情者忍不住唏嘘,轻声叹道:“侍郎大人还真是辛苦,今年的大比果然也来了。”

  旁边人好奇问道:“这是侍郎大人?也没听说他受什么伤啊,怎么突然只能躺着?”

  “啧,这位贤兄有所不知,侍郎大人年轻时受过重伤,命虽然保住了,但却留下了病根,尤其在这时节前后,听说是全身刺痛根本下不得床,每年都要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将养一段时日。”

  “哦!原来如此!”

  “哎,这种状况还必须出来,真是让人心疼。”

  一名官员,能被普通百姓‘心疼’,这便是一种至高的评价了。

  工部侍郎并非是装装样子,如果有一点可能的话,他也绝对不会出席这次大比,但无奈,这场地大部分都由他所督建,不管其中会不会出现认为问题,他也必须要到场,这是规矩。

  第一公主也来了。

  她可以成为‘评鉴者’,但她却当了参赛者。

  这便是她的根性。

  她不用做什么马车,不用什么下人服侍,单单走在路上,便足够瞩目。世间如此精彩女子,便只有她一个。

  但仿佛有人就是不满她的孤傲,也是独自一人,也是那般的惊才绝艳。蓝紫依。

  熟悉她的人看到此时她的样子,会惊讶。曾经孤寒的女子,同样的衣服,同样的表情,这脚步间却带着一种极为隐晦的火热。若按陆羽来说,曾经的那份冰冷是一份倔强,而如今的冰冷,却是十足的自信。

  陆枫走的稍微有些尴尬,因为他被肉球亲昵的‘抱着’,所以不注意看,根本就看不到他的存在。

  而肉球也很好的隐藏了陆羽他们,尤其是陆茜。

  若说现在京城中所有百姓最好奇的人,其实还真的就是陆茜了。

  第一公主他们总见,蓝紫依也总见,甚至总能看到她们两个打架。所以即便她们绝美容颜,地位高绝,但看得多了,也就稀松平常。

  可陆茜不同。

  对于京城的人来说,她只存在于传说。

  这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往往国中之事,发生在京城,传到各郡形成传说,京城人见,普天下百姓却见不到。可陆茜例外,小小临江几乎所有人都认识她,即便不认识,也能去看那生祠。可反倒是京城的人却从未见过,即便她站在面前,也是认不得。

  所以京城百姓都对她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无法言明。

  也正因为这样,多少双眼睛都在看着,等着陆家人的到来。

  可陆羽却不愿这样,陆茜更是不愿,便躲在肉球的身后,缓缓地跟随着队伍,走进了那可谓是自召开以来,规模最宏大的一次京城大比!

  平行高台,架空而立,一圈,仅仅三根支柱,仿佛三根铁条架起来一口大锅。离远一看,就像这些座位悬浮在空中一般。

  这里能坐下很多人,起码三五万人都能坐下。

  但这里只坐了七千人,能够有资格坐在这里的,只有七千人。

  其中包括陆羽,也只是因为他是参赛者罢了。

  而且座位靠后,距离祭天台很远,即便这所有的座位都是悬空着围绕着祭天台而立,但终究有近有远,他的距离,怕是眼神稍微不好的,看着台上的人只能相当于一只小蚂蚁,连公母可能都分不清。

  所以不管是极为奢华隆重的开场仪式,还是陛下亲自在高台上说了几句话,亦或者是第一场比武开始了……陆羽都没有太在意,他感觉很无聊。

  而就是这些他感觉无聊的地方,却是今年的大比最为举世皆惊的地方。

  京城大比从没有开场仪式,只要宣布开始了,简单介绍一下规则就可以了。因为这毕竟是京城上层社会的一场盛世,既然局部,那么所有观看者也就是参与者,没人比他们更清楚比赛的规则,更清楚这场盛会的意义,又何必来说?或者说……说给谁听?

  其次,是陛下亲自说了几句话。这就更难了。

  天子誉金口,金贵无比。既然金贵,又岂能随便开口说话,让别人听到声音?而且……人的声音就是人的声音,但凡君主,是要自为伪神,岂会轻易让人觉得他与寻常人相同?所以但凡有需要天子开口的地方,都是先有人写好稿子,再由他亲自审阅,大印盖完,才有专门的那些嗓子亮声音浑厚威严的人,代天子诵读。

  可以说能听到陛下声音的,全天下也就只有那么多人。皇家亲近者,各种王侯,还有正四品以上的官员。除此之外,有些富可敌国的商贾也没有这种待遇。

  但今天陛下却亲自开了口,说了话。

  这又意味着什么?

  直到第一场比斗开始,也同样是让人有些摸不到头脑,因为……太细致了,规则,比赛顺序,还有层级分明,都是以往的京城大比所不具备的。

  所有的一切……都让人摸不到头脑。

  `看正版E章节。上}酷D匠网3%

  只不过陆羽却在看台上撇了撇嘴,转头看了一眼陆茜,目光中有些责怪。

  陆茜一惊,赶忙拼命摇头,有些心虚的说道:“不……不是我说的,我从没有去告诉国主的,我又不欠他什么,他又不认识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