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羽又眨了眨眼睛,猛地抬起腿,把花千树吓得够呛,赶忙退了几步。

  但陆羽却没有踹,而是又放下了,叹了口气,抬起头看着天空的云,轻声说道:“一棵树,不管长得再高,也偶尔会活在云彩的影子下。云彩最高,但没人想成为它。很奇怪对不对?”

  陆羽低头看向花千树,苦笑道:“你们……怎么一次次的,都在这样跟我炫耀呐?如果你们存着炫耀的心也很好,但你们却真的很苦恼……这算不算是一种奢华的烦恼呐?我还真是有些不太明白了……”

  #m酷匠…}网唯R一正☆版(,其H他都是w盗L:版

  说完,他转身就回了自己的小屋子。

  花千树等人都是一脸的错愕,根本不明白他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

  而正在这时,陆茜来了。

  她看到小院里的热闹,毫不在意,仿佛什么人出现在这个院落里面她都不会惊讶。

  仅仅是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就直接进了屋子,高喊一声就冲着陆羽去倒苦水了。

  花千树又是愣住了,随后低下头仔细的想了想……然后他就想明白了。

  本家对之他花千树,除了曾经把他父亲给撵出家门之外,对他本身却真的从未做过什么,在他父亲最开始经商的时候,有时也会打着花家的幌子,花家本家也并未为难他们。

  但陆羽……不同。

  很多时候,花千树会忘记陆羽的出身,会忘记曾经跟他的第一次见面。

  陆羽,私生子,仅仅给一口饭,给一个窝棚,从此不管不顾,恨不得他自己悄无声息的死去。整个临江陆家之中,没有一个人会给他好脸色,至于人们对他的了解,也仅仅是个‘傻子’而已。

  就是刚才走进屋子里的那个陆茜,差点成为花千树自己媳妇的人,曾经就在那个池塘边上,看着自己那种幼稚而过分的行为,却不管不问。在那时的陆茜心中,陆羽的性命说不定还没有他花千树的一时悲喜来的重要。

  花千树自问,若自己身处那种位置,会对整个陆家有多么大的仇怨?他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只要给他一个机会,他能一把火把整个陆家给点了!

  想到这里,他也总算想明白了为什么之前陆茜在成为陆家家主之后,会突然把陆家给烧了的事,那是替陆羽做的。

  同时他也有些懂了,明白了陆羽的心。

  那个他应该敌对的,却因为他的容忍,而稍微有了转机,那个他原本应该去恨的姐姐,现在反而成了他最亲近的人,对方也同样把他当作最亲近的人。

  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潜移默化吗?

  亦或者说……这是一份努力的结果。

  此时的花千树,也理解了那句‘炫耀’的意思。

  花千树毕竟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拥有家人的爱护,却表现的比陆羽还要烦恼,这在陆羽的眼中看起来,确实像是炫耀了。

  “哎……我懂了。”

  花千树叹了口气,却又说道:“不过京城大比我还是会参加的,不管是以曾经花家子弟的身份,还是以……属于你陆羽的这方势力的一员……哎哟啊!”

  说到这里,从小屋中猛地飞出一个茶壶,正中花千树的脑门。

  当的一声,结果那茶壶还十分坚固,砸了头,摔在地,却就是没碎!

  “他……他娘的,铜的?!”

  花千树眼角一阵抽动,暗道这陆羽还真是下死手啊。

  可紧接着,就从小屋中再次传出话语。

  “把茶壶给我拿进来。”

  “我!”花千树气疯了,被砸了,还要把凶器给人送回去,这……

  但他最终还是亲自捡起来,又亲自送了过去,放在窗台上,不敢进屋,等着小阮接过去。

  无他,心虚。

  一不小心,他就透露出一个巨大的信息,让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

  ‘陆羽的这方势力’……那是什么?

  透露的……太多太多了!

  在场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

  良久,陆羽的声音才传了出来:“嫂子,事发突然,倒是还没来得及问嫂子今日过来是有什么事了,嫂子先进屋坐坐吧。”

  “不……不用了。”

  肉球赶忙拒绝,随后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爷爷让我带句话过来,那个‘球’……可有名字?”

  陆羽道:“丝舞。”

  “丝……舞……”

  “不用乱想,那名字是我自己取得,至于它到底叫什么……那谁能知道?反正它现在就叫丝舞,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哦,”肉球点头道:“爷爷说,洪家的事情他可以想办法,陛下那里也有缓和,只不过……丝舞却不能再还给弟弟你了。”

  她说的时候有些脸红,毕竟嘛,一个是皇家,一个是执掌半个工部的偌大家族,却要吞掉一个小孩子的东西,这不管怎么说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陆羽道:“呵,倒是让嫂子为难了,无妨,我送出去,便没想着拿回来,只不过还是请你们注意一点安全,可别弄爆了它,反倒让我去赔偿。”

  肉球苦笑道:“我记下了,如果……如果弟弟有什么要求的话,其实可以提……”

  “呵,不用了,嫂子真的不进来坐坐?”

  肉球愣了一下,随后又是一阵苦笑,抬头对身边的陆枫说道:“夫君今日便留下陪陪家人吧,我先回去了。”

  说完,遥遥冲小屋行了个礼,肉球便离开了陆羽的小院。

  陆枫望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转身有些无奈的说道:“小羽,其实你嫂子她真的没有……”

  “我不是在撵她,但终究外人……算了,你进来吧。”

  陆枫也进了屋。

  花千树左看右看,思索一阵,就带着美艳女子离开了。走的时候他有些伤感,笑着,但很勉强。

  ‘外人’二字,其实也是说给他听的。

  毕竟他没有姓陆。

  花千树知道,陆羽其实也是为了他好,现如今的局势,就是这般复杂,一句‘外人’点出两个人的身份,一个是肉球,一个是花千树。陆家因肉球的存在,而一跃晋身大玉国权贵家族,一改往日颓废局面,算是瞬间崛起了。

  而此时若花千树表面上跟陆家走的太近,终究会给他带来麻烦,因为不管是陛下还是其他家族,甚至花家本家,都不会希望看到这点。

  ‘每一个强强联合,都需付出代价’,这是陆羽说过的,花千树记得。

  所以肉球离开了,花千树也只能离开了。

  但……即便明白这点,花千树依旧是不好受。他也想走进那个屋子里面,跟那个明明就在眼前,去仿佛立身于天边的家伙……一同俯视整个人间。

  ……

  说巧,便是这样巧。

  就在这个寻常的日子里,陆家年轻一代最佼佼者,也是仅有的三个可以参加京城大比的人,此时便集中在了这个小小的院落之中。

  他们之间自然是谈话了,因为屋子里面时不时会飘出苦笑声和惊叫声,显然他们聊的十分‘快乐’。

  但终究除了他们自己之外,就没有人能知道他们到底聊了些什么了。

  因为此时这个平日里无人关注的小院,很多之前不屑于关注这个院落的,却在稍有好奇心之后,惊讶的发现他们竟然根本没有办法查看这小院落的一切!

  有超过三种势力,竟然悄悄地隐藏在这小院的周围,互不干扰的形成了三道谁都无法突破的防线,让所有好奇者没有丝毫机会。

  而时间,就这样一点点的流逝了。

  那些好奇者的注意力,也被另一件大事所吸引。

  京城大比,开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