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羽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陆茜的头顶,这一次他坐在上排,倒是拍的不算费力。

  “我从小就教你,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所不能亦勿望他人。之前我还怕你心中盛不下这般大事,你说可以,却还是说出去了。不管你如何要求对方守密,而且对方如何向你保证,你终究是说了,既然是说了,就千万别指望对方真的会给你守护秘密,因为你自己也没有做到这点,不是吗?”

  陆茜愣了一下,随后缓缓把自己的头低下去。

  陆羽再次叹了口气道:“罢了,我也不问你把我之前说的,到底告诉给了谁,至于对你……我自然也不会惩罚什么的,所以不用担忧,也无需伤心,只不过那个将这种信息能够直接告诉陛下,并在短时间内做成这种规模的家伙,我还是不希望你跟他有过多的关联。我们还刚刚在起步,有些背景太深的人……我们需要躲。”

  “哦……我知道了……”

  陆茜显得有些委屈。

  对于这种委屈,陆羽也只能是一生苦笑。这个小丫头,虽然经历了这一个多月的历练,算得上是脱胎换骨,但终究还是个孩子,终究有些事情无法想的那么透。她自然不知道这‘随口一说’会对大玉国整个格局带来怎样的影响,也不知道这样会给陆羽带来多少变数……

  。更新V最G$快上酷匠J)网

  但还好,陆羽不会生气。

  因为即便陆茜给他带来的是厄运,他也有自信将厄运变成好运。

  之后的事情……走一步算一步吧。

  伸手再次拍了拍陆茜的头顶,这一次,却多了些爱怜。

  随后抬起头看着场中的比武。

  看了几眼,陆羽发觉这之前几场,果然是……用来暖场的,其比斗的手段……倒真算得上是‘振聋发聩’了。连陆羽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小声的嘟囔道:“怎么会……如此的笨拙,却又显得是这样的热烈?这是舞蹈吗?”

  陆茜也无奈的苦笑道:“大玉国权贵家族,虽花费大量精力在子嗣之中,但依然存在良莠不齐的情况,天赋……还是很重要的,还有各个家族的实力,原本也是不同的。”

  陆羽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但同样……也确实是无聊。

  小阮原本看得十分有神,但看陆羽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也马上厌恶起来,小心的坐在陆羽身边,为他整理衣服。

  即便是一个小小的线头,好像就能让小阮研究好一阵。

  “你也无聊了吧?”

  陆羽笑了笑问着。

  小阮点头道:“少爷说过,武艺之途,要么突破极限,行逆天之举,要么生死决战,绽放生死间的绚丽。除了这两点,便都是花拳绣腿,自然让奴婢也提不起精神。”

  “嗯,这倒也是……”

  陆羽翻着白眼想了一阵,随后道:“反正无聊,要不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小阮一听,眼睛猛地亮了起来,快速的点了点头。因为繁忙,因为要弄各种各样的小东西,陆羽真的很少能有空给小阮讲故事。

  仅仅讲过很少的一些,但……小阮却每一个都记得十分清晰,全因那些故事实在是太过精彩了,想要忘记都不可能,甚至随便一个故事,就会让小阮无数次午夜梦回,向往那幻想中的世界。

  经历过现代化文明的陆羽,从小到大听过无数故事,更看过比故事还要精彩的东西。那是个业余生活无比绚丽多彩的世界。所以他无法想象,这个极尽匮乏的世界之中,一个故事代表的会是什么。

  “我曾经去过一个村子。”

  陆羽轻声的开始说了。

  即便小阮明知道自家少爷没有去过什么村庄,也从未自己去过什么地方,但她依然立即升起了满心的好奇,认真的听着。

  “那个村子很闭塞,所以里面的人对于一个外乡人,显得十分好客。他们会拿出最好的酒菜,安排最好的住所,只为了能听到我这位异乡人讲讲外面的故事,有些是传说,有些是真人真事,但在他们听来,便都是故事。已经‘故去’的,跟他们没有一丝关系的‘事情’。也许这就是他们难得的娱乐。

  我被安排在村长的家里,也很穷,起码当那位老村长献宝一样的将一床被褥送到我手里的时候,我差点被上面一股发霉的味道熏了个跟头……呵,但我依然很感激,因为村长自己的被子中,蓄满了稻草。

  发霉的被褥,闻着闻着也就习惯了,但唯独一样我怎么都适应不了,就是一股肉香。

  村长家灶台上挂着一块干肉,听说是前年吃剩下的猪肉,用粗绳捆住一头,有用铁钩挂上,炉灶的墙壁被刮得十分平滑,那是为了防止家猫或者山狸爬到上面,偷了去。

  整整一年,每次点火起灶,或浓烟或青烟,偶尔的油烟,都会扑到那块肉上,久而久之就在它上面结了一层黑,厚重的……让你根本看不出它是一块肉。

  但它真是。

  透着一股浓浓的柴火香。

  听老村长说,肉也像酒,放在那不管,只要不坏,就发酵了,变化了。

  当主人家的妇女热情的摘下那块肉,麻利的塞进水盆中,用粗齿的刷子快速刷掉表面的黑……整整换了三盆水,水才有了水色。

  肉……也有了肉色。

  一刀切开,不多不少,一分厚。

  切口处,瘦肉不再是鲜红,而是橘红色。肥肉不再是白腻,而是略显透明。

  刀过肉,落菜板,哐当一声,就像劈开一块柴火,又像是割下一片肥油,也不知道是用力了,还是平顺。

  接着便是烈火,膏油,刺啦一声,白烟满了整个屋子,赶忙几片野菜,再一大把的干麻椒……味道重的让我打了无数个喷嚏。

  最后,才是从粗盐上敲下一小块,小指甲大,磨成粉,撒在锅里,只几下翻炒就出了锅。

  那是……我一生都无法忘记的味道。”

  “咕噜……”

  陆茜吞了口口水,凑近了坐了上来,一脸迷醉的对陆羽说道:“那……那到底是个什么味道啊?”

  “我哪里知道?”

  陆羽摊了摊手道:“我说了,这是故事。”

  “那怎么说的好像你身临其境一样啊?”

  “故事嘛,自然要真切一些。而且我这么小,哪里去过什么村庄?哪里受过什么款待?”

  “呃……这倒也是……”

  陆茜有些遗憾的说着,并陶醉道:“那显然是很好吃的……不知道这故事中的美食是否真的存在,又真的如这故事般动人脾胃,如果是真的就好了……兴许……不过兴许也不好吃,只是故事中的人饿极了罢了。”

  陆羽轻轻一笑道:“那是千古智慧的传承,是终年岁月的陈酿,是最简单而又最直接的挑衅人类的味蕾……它又怎么可能难吃?”

  “咕噜……”陆茜又吞了口口水,随后道:“还没到吃饭的时候,就这么馋我……真是的。”

  陆羽笑了笑,没表示什么,而是继续讲他的故事。

  “一块肉,一壶酸到让人皱眉的酒,就是那村庄的一场宴会了,为了报答它,我就真的讲了一些外面的事情。”

  陆羽继续说着,可能是说的声音有些大了,干扰到附近的‘观众’,他们看比武的热情被打扰,自然不太高兴,一个个对陆羽怒目而视。若眼神能杀人,怕陆羽已经死了几个来回。

  但陆羽却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依旧自顾自的说着:“其实那个村庄旁边有一个很古老的,不被人所知的,异常强大且异常胆小的……另一个村庄。我花费了将近三年的时间,才探寻到那村庄的下落,又用了一年的时间,才终于找到进去的路,然后我进去了,只待了一天,便又出来了。那个村落存在于很多传说故事中,人们只当它是个传说,但我看到了,体会了,所以才知道它的真实。至于它的名字……人们早在很久之前就替它想好了,它叫‘桃源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