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价?”

  好一会,国主才深吸一口气,沉声问着。

  那老臣说道:“是的陛下,就在微臣来的路上,那黑焦炭的价格就会上涨到十一倍。”

  国主沉声道:“是哪个商贾?可以拥有整片森林?那不是在临江城附近吗?朕记得……从未在那里封出个什么王来!”

  老臣叹了口气道:“陛下自然知晓,大玉临江,无龙自翔。龙潜水底江古愁,折断花枝又一楼,莫道风紧前路漫,青山常绿水常流。四大家族陛下总是知道的。”

  国主皱眉道:“莫非是书院?该死的,皇家为了制衡它,花费千年时间建造国子监,却依然不如它常青,当真是……如今他们竟然还敢涨朕的价?”

  老臣道:“并非书院,而是花家。”

  “花家?”国主愣道:“怎么可能?花家?哼,好个花家,这大玉国的首富他们是做的不耐烦了,如今还要把钱赚到朕的头上了?不过……朕倒是听说临江城的花家,只不过是挂这名头,却并未被本家支持,他们哪来的这种财力?”

  老臣道:“事实确实如此,不过如今掌控这偌大山林的,却并非是花家本身,而是……一个被花家除名的孩子,听说他年少呷妓,被本家所不容,彻底清除出家谱,便是致死都无法回祖屋宗祠。”

  国主越听,这眉头皱的就越狠,因为他越听就越乱,反而有些不明白了。

  “一个被本家……撵出去的孩子?然后拥有那么大片的森林,而这个森林又是黑焦炭唯一的产地,现在大玉国最紧缺的却又是这黑焦炭?”

  “正是如此,陛下明鉴。”

  “我日他姥姥!”

  国主猛地跳了起来,暴怒吼着,随后大声喝道:“你们是在耍朕吗?怎么就会出现这么凑巧的事?他一个被本家扫地出门的浪荡子,有什么财力能买下那片森林?即便是他有钱,有无尽的财富,但他又怎么可能用这些财富来买下那个林子?明明在朕的火炉推出之前,那黑焦炭便是一文不名!若不是你们在骗朕欺瞒朕,就是这个花家的浪荡子太过诡异!”

  老臣一脸凄苦,他早就料到陛下会有这种情绪,而之前,他自己也觉得这件事太过离奇了。

  所以也对这件事做过多方的调查,但结果……却依然让他跌破眼镜。

  国主深吸两口气,继续道:“即便你们没有骗朕,那也只能证明你们的无能!朕坐拥文武百官,网罗天下人才,却到了今日,竟然没有一个人能站出来帮朕圆满了这件事?他不过就是个浪荡子,或用金钱收买,或用权势压榨,或许以诸多好处,即便让他开宗立庙也并非不可以,甚至可以让他去触碰一下花家的眉头,让他出了恶气……方法太多太多,你们却都不能从他手中得到那片山林?!”

  op酷匠$t网w¤首{%发?a

  “你知道朕听到黑焦炭只生长在一片山林中,朕是有多么兴奋吗?你让朕赚钱,那朕便赚钱,便要赚最大的利润,还有什么比坐拥所有原料更可观的利益?但……但你今日过来,却只告诉朕,你们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黑焦炭的价格在不停上涨……你们到底是多么想要彰显自己的无能?!”

  国主真的是生气了。

  有些话可以说,有些话绝对不应该说,但他都一股脑的说出来了。

  那位老臣更是满头冷汗,原本他是打算拼着官位不要的,可如今……他听到了国主的言辞,却清楚的知道国主一旦这样暴走,便要杀人!

  杀人?

  对一国之主来说,其实很难。因为值得他们杀的人很少,而他们可以直接去杀的人,更少。一举一动,皆在世人眼中,谨慎其行便是帝王之术的第一课。

  但面前的这位……却是大玉国有史以来最为雷厉风行杀伐果断,即便是错,杀了便是杀了,错了便是错了,他甚至都不会后悔。

  所以这位老臣知道,此时若顺从,必死无疑,想要活命,只有据理力争!

  “并非微臣无能!”

  老臣缓缓从地面站起,掷地有声。

  “若说起花家此浪荡子,陛下也应有所闻。”

  “哦?朕也认识?”

  老臣点头道:“当初陛下初次闻得陆霓裳,便是因那首‘霓裳舞’,而陛下也曾说过,其中‘花千树’三字,用来写景当真是天来之笔,明明据实描述,却可以那般幻妙绝美。但其实……花千树并非单单指景,更是指着一个人的姓名。此人在年幼时差点因为门第相当而娶了陆霓裳,此人名讳正是花千树!”

  国主一愣,皱眉道:“朕的陆乡君差点嫁人?谁给的旨意?谁的狗胆?不过……花千树……莫非如今花家之人,便是那花千树?”

  老臣再次点头道:“如今坐拥整片铁木森林的,正是这位花千树,而老臣早已派出多名游说,软硬兼施,并逾越的给出了官封三品的条件,但他就是不听。”

  国主听到‘逾越’二字有些不顺,但还是被实情所惊,忍不住疑惑道:“这么好的条件,他都不同意?难道他不知道是朕要他的林子吗?”

  “微臣自然旁敲侧击,他也清晰明了。”

  “好大的狗胆!差点娶了朕的陆乡君,此时又敢断朕的财路,他……怕是嫌这人间无趣,想要去地府游玩吧!”

  老臣一阵苦笑,心想今日陛下还真是震怒,连这种市井之言都说了。

  表面上却只能沉声说道:“面对微臣诸多劝慰,那花千树却只有一句话。”

  “什么话?”

  “他说……他是代人管理,这片森林,并不属于他。”

  国主又是一愣,这件事,竟然一波三折。也让国主有些气恼,怪这老头平白多事,早说这地方是属于谁的不就完了?既然那花千树死守他人嘱托,国主只需去找那正主不就完了?

  那老臣仿佛是看出了陛下的心思,便继续说道:“只不过……关于这铁木森林的真正主人是谁,那花千树却是不说。”

  “他该死!”

  国主大怒。

  老臣赶忙说道:“不过从传回的言谈末节之中,微臣倒是觉得……这位花千树在旁敲侧击的指一个可能。”

  “哦?是何可能?”

  “他仿佛在说,这铁木森林,是跟陆家有关……”

  国主一惊,随后猛地豁然开朗,一通百通。

  他脸色一变又变,又是惊讶,又是愤怒,又是钦佩,又是苦涩,最后……却化成阴狠毒辣,沉声道:“又是那……陆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