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手起家经常有人说起。

  但白手建家,却是鲜有人为。

  陆羽手下那六个人,此时就靠着一双手,一堆废料,在艰难而痛苦的建造着陆羽的房间,可谓一斤石,一斤血,苦不堪言。

  所以陆羽在第二天让人找来陆枫,又让陆枫找到肉球,让肉球从家里带来最上乘的伤药,合着陆羽自己弄出来的土灵丹,一起送了过去,才勉强保住了那六个人的性命。不过匪夷所思的工作,却依然继续。

  与此同时,相对于陆羽的疯狂,陛下却是满心欢喜。

  商旅们真的有黑焦炭的存活,陛下要买,自然尽数卖与,丝毫不敢加价,所以价格可谓是低廉到了一定程度。

  陛下命人在大殿之上架起室内火炉,抱着忐忑的心情跟几名老臣看着黑焦炭放入火炉,看着火炉燃起红色火光,感受着室内温度的快速提升,却并没有亲眼看到它炸裂。不但没有炸裂,反而经过一段时间的燃烧,那火炉变得更加坚实了。

  就这样,几个加起来数百岁的老人直勾勾盯着火炉瞅了起码七八个时辰,非但不觉得累,反而个个都是一脸的兴奋。

  “此为陛下之福,大玉国之福啊!”

  一名老臣由衷的说着,竟然一躬到地,冲着陛下就拜了起来。

  陛下自然能理解他的激动,因为他也清楚的知道,若是此物能在大玉国推广开来,那么……大玉国的冬天还哪里称得上寒冷?

  枯屋冻骨,烟熏杀戮,这些陛下都知道,只是没有办法,所以只能装作不知道,在整个冬季,大玉国因为天寒地冻会发生多少惨剧,他也同样知道。甚至在皇宫之中,每年也至少会有一人因烟熏而死。

  所以看着这火炉,陛下看到了‘安宁’。

  他甚至可以看到未来青史上会有关于他‘利在千秋’这样的描述。自古帝王难留名,青史不敌为民生。但若能制作并推广这种火炉,那么他将会变成连自己都羡慕的存在。

  有一位老臣便看到了陛下激动的脸色,仔细思索一阵,便咬着牙进谏道:“陛下万万不可将此物快速推广出去,如此一来虽然能让陛下在历史中留名,更拥有极大民声,但……”

  听到此言,陛下的眉头果然抖了一下,脸色有些发青,显然极为不喜。被这样直接道出心事,兴许是陛下最讨厌看到的事。

  “爱卿为何有此一说?”

  那老臣默默叹了口气,知道自己这一句话便把陛下得罪透了,下次再有这种事,怕是陛下也不会找自己来了。

  但他却依然不得不说。

  “陛下,北疆战事虽然已经缓和十数年之久,但北疆防事却从未间断,极为损耗钱粮。前不久南方水患,对我们大玉国而言更是当头棒喝,国库几乎耗尽……户部已经再三告急,甚至这数年一次的京城大比都不得不从俭而行,当真是……捉襟见肘。不过如今此物,却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遇!”

  陛下一愣,沉思一会,随后问道:“说来听听。”

  那位老臣赶忙说道:“如今这火炉,只有陛下命工部制造的这些,坊间再无仿造,而原本……此物也并未在民间流通,可谓知者甚少,此为其一。其二,黑焦炭何其廉价?比寻常木炭更加便宜,几乎是一比三。这两项一合,便是机遇!若陛下大量制造火炉,本身便可贩卖出大量银钱,利润可观,之后,再大量收购黑焦炭,只以最廉价的木炭价格出售,除去包括运输管理之类的费用,也起码有两倍的利润,可谓暴利!而此时更可以给百姓带来益处,彰显陛下威望,还能充盈国库,更能免去这严寒之苦,可谓一举三得,陛下……何乐而不为呐?”

  “嗯?”

  陛下眼睛一亮,随后问道:“此事……可有确凿把握?”

  那老臣道:“火炉由陛下指派,由工部制造,更是工部中精英耗费数月时间才仿制出来,若放到民间,怕是被仿造的时间更长,起码在一两年之内无法大批量生产,而若想购买火炉,便只能通过皇家渠道……单是这京城中诸多权贵,便有太多人肯出大价钱购买这火炉,便在此时,只要陛下开口,老臣便要不顾脸面向陛下买来一座,起码让家中孙儿不再被冻的手脚生疮,又怕中了烟毒。再说黑焦炭,此物廉价收购,大可对其进行……改观,稍加处理,便无人能认出它本来面目,火炉卖则一次,黑焦炭却需时常补充,单是一座火炉一个冬天,就能耗去数百斤的黑焦炭,而此物民间更是无法仿制……此行,便如秘银落于屋角,只需陛下弯身去捡。”

  “哈哈哈哈!”

  陛下听完后突然一阵大笑,目光却阴冷下来,沉声说道:“你这是在让朕去做那商贾营生?以诓骗欺瞒的手段,赚取朕自己国家的钱财?行那卑劣之事?”

  那老臣被这一句话吓得满头冷汗,但他却依然坚持的说道:“老臣不敢,但……此举却不可不为。”

  “哼!好个不可不为!你啊你,这是要让朕丢了最后一份脸面呐!”

  “老臣不敢……”

  那老臣赶忙跪下,低头说道:“陛下,此举……”

  “自然要做。”

  “嗯?”

  一句话,让满场老臣都愣住了。

  陛下冷笑一声,随后却又一声叹息道:“脸面?哼,为了这大玉国,朕的脸面又算得了什么?国库充盈?冬季思暖?百姓安康?呵,便是为此几样,朕每年都要对着那苍天拜了又拜,如今不过是丢了些脸面,行那商贾之事,又算得了什么?”

  9最6a新…章节上酷匠.网:%

  跪地老臣身体猛地一颤,突然老泪纵横道:“国有陛下,乃天下百姓之幸!”

  一国之君最重要的是什么?是脸面,因为正是这脸面,才让他名正言顺的被万民景仰,被军队扶持,而这一切,可不是‘做好事’就能得到。

  所谓‘正统’便是如此,便是脸面。

  但若真有国主为了百姓福报而肯于放下自己的脸面……便最是难得不过。那老臣此语也并非拍马,而是发自肺腑。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当国家机器快速的向着一个方向运转起来,自然发挥出常人无法估量的威能!

  陆羽手下六人徒手修建房间自然很慢,但工部制作火炉的速度却是极快。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正式通过验收并被运到国库之中的火炉,便已经有数万。但这还不是最多,由几位肱骨老臣的牵头,满京城此时最多议论的事情,便是火炉,而且无数的‘订单’也如同潮水一般向皇宫流去,似乎只要慢了,就永远也得不到这火炉一样。

  而造成这个原因的,其实……也同样有陆羽的功劳,毕竟临江城出现火炉的事情,很多大家族都通过各自手段知晓,同样知道他陆家仅仅只卖出几座,当真是有钱难买,所以一旦放开,他们自然蜂拥而至,生怕落后他人。

  陆羽时常会站在三楼向下望,看着如火如荼的制作火炉的场面,他有些想笑。

  “虽然比计划的来得晚,而且晚了很多时日,但结果却是好的。”

  小阮好奇问道:“少爷,奴婢一直不明白……”

  陆羽哈哈一笑道:“我知道,你觉得我是个贪财的家伙,嗯,我是的,我想要过舒服的日子,还要养活你,自然需要很多钱。小黑也费钱,黑鸟……混吃混喝的也没个底线,小零资质那么出众,又有黑鸟青睐的这个机缘在,少不了也要花费天材地宝,哪个不是钱?所以我要赚钱,但之所以没有用火炉这门生意来赚钱……哎,小阮你不会忘记之前的那次刺杀吧?就是因为这火炉。世间最危险的事,便是阻人生计,断人财路,人家可是会拼命的!所以但凡能做这种事的人,只能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家伙,国主……就是个不错的选择。至于赚钱的事……呵呵,我又怎么可能赚不到?”

  ……

  二十多天,一切都仿佛十分顺利,陛下看着每天每时都会充盈到国库中的钱财,心中窃喜。看到自己宝贝女儿的房间一片暖意,小公主的小脸露出可爱的睡意,更让他暗自欣慰。

  火炉……他自认是他做过的相当正确的事情之一,他甚至认为这是他一生都值得骄傲的事情。

  可是好景不长。

  那位谏言的老臣再次上殿,却没了之前的傲骨,反而显得有些颤颤兢兢,还有满脸的悲切与遗憾,其中更重的,则是一股愤怒。

  陛下心情很好,不会因为一个老臣的脸色而发生变化。

  所以他美滋滋的问道:“爱卿,何以为愁?”

  老臣心中一苦,琢磨着这‘爱卿’的称谓,怕是过了今日便再也不会出现在他身上了。

  他本想直说,但为了能保住自己的老命,他还是选择了婉转。

  “启禀陛下,老臣……老臣如今有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不知陛下……想听哪一个?”

  “哈哈哈!”陛下的眼角抽动两下,耐着性子说道:“原来爱卿也会说笑,不过……有些不合时宜。好吧,朕便来先听听好消息,如何?”

  老臣稍微松了口气,说道:“启禀陛下,从十数日前,火炉生产便十分顺畅,所有买卖也一路繁荣,如今已有上千两秘银的进帐,户部如今算是银钱充足。”

  陛下喜上眉梢,笑道:“这确实是好消息,不过……爱卿能不能说一些朕不知道的消息?”

  那老臣便死活不说话了。

  陛下无奈,便笑道:“罢了,朕便来听听爱卿带来的坏消息吧,说吧,是什么坏消息?”

  他一脸喜意,根本不觉得自己会听到什么坏消息,尤其在这一片欣欣向荣之下。

  老臣深吸一口气,简明扼要的说道:“黑焦炭……涨价了,原产地商贾将它的售价提升了十倍不止,如今更有疯涨的趋势。老臣命人多方打探,发现……这黑焦炭存世极多,是一种铁木烧制而成,其铁木漫山遍野,足够如今需求。但……这所有的铁木都属于一人,所有的黑焦炭自然也只属于一人,他如今涨价……老臣真是没有办法了,陛下!”

  哗。

  陛下正喝着的一杯茶,滚烫的洒在他的衣襟上,他却恍然未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