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羽一有时间,就会趴在桌子上写写画画,不用笔墨,只是用手指沾了茶水,涂抹在桌面上,不一会就会干。

  有时是字,有时是勾勾画画,谁也看不出他在写什么。

  便只有小阮,站在他身后轻轻一笑道:“少爷又在算着您的那些家底呐?”

  陆羽哈哈一笑,随后叹息道:“钱这个东西啊,我就是喜欢。很多人对它不忿,很多人说它万恶,都对。但我就是喜欢,谁让我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呐。”

  “少爷总是这样……”小阮厥了一下嘴,随后说道:“时辰也不早了,该休息了呐。”

  “呃……好吧。”陆羽转头向小阮的身子看了看,脸色微红。

  这一年一年的,陆羽的岁数涨了,身子也长了,每日躺在小阮的怀里,其实……还是会有些害羞的。

  小阮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随后微微有些脸红,小声说道:“最近是胖了些……”

  陆羽一愣,随后哑然失笑道:“倒是也到了这样的年龄了……睡吧。”

  ……

  夜色醉人。

  再繁华的所在,也变得一片安详。

  却在这静夜街道上,突兀的窜出一匹烈马,驼着一个人快速飞驰,仿佛在追赶着什么,又像是逃避什么。

  马蹄声打破了夜的沉寂,也打破了大玉国国子监的正门。

  爆破声中,木屑飞溅,尘土飞扬,扰了多少人的清梦,误了多少人的前程。

  国子监如临大敌,它仿佛一张弓,因魔宗之事上满了弦,此时稍一震动,这弓弦便松了,瞬间爆发出无穷的力量。

  几乎只一瞬间,一人一马便被围在当场,十八般兵刃或持于人手,或飞于空中,却都只瞄准这一个人,好似只需某人的一声令下,就要把那人串出无数个窟窿。

  某人,发出了指令。

  却并非攻击。

  而是散开,退避。

  只留下一人一马,还有一个‘某人’。

  某人轻声道:“姑娘可知此为何地?”

  “大玉,国子监。”

  “正是。”某人又道:“姑娘此行,是为人,还是为事?”

  “为人,也为事。”

  “何人?何事?”

  “自家人,自家事。”

  “可这是国子监。”

  某人向前一步。

  一人一马便左行一步。

  某人向右一步。

  一人一马又后退一步。

  进不得进,出不得出。

  某人便是这简单两步,气机便锁住方圆数里。便是天上蚊虫都有感知,慌忙退避。

  一人一马同样两步,却依然没有逃离这仿佛天地的桎梏。面前场地宽阔,但有‘某人’在,这里便成了独木桥,或进或退,再无其他选择。

  姑娘皱了皱眉头,又扬了扬头,道:“他说,国子监是个讲理的地方。”

  某人笑道:“这分人,我们只对讲理的人讲理。”

  “哼,我已经道明来意!”

  “不清,不楚。”

  “老头你明明知道我来找谁!”

  “知道是知道,但只能装作不知道。”

  “为何?”

  “因为门。”

  “什么门?”

  “你身后的房门。”

  “什么?”

  老者伸出手来,指了指一人一马身后洞穿的国子监正门,轻声说道:“门,上等金丝乔,八百年历经风雨寒暑,三次大火,七次内乱,二十八次陈兵在前。它却毅然不倒,从未破损。所以它很贵,而现在它破了。”

  “老头你是要我赔门?!”

  姑娘一脸不可置信。

  老者点头道:“自然要赔。”

  “好吧,”姑娘无奈,摊手道:“多少钱?”

  “你付不起的价钱。”

  “那你还让我赔?!”姑娘感觉被耍了,恼羞成怒道:“它破了,是因为它不结实!我同意赔了,你却又来刁难?”

  老者道:“相信老夫,若可以,此时姑娘已经是一具尸体。”

  姑娘冷笑一声道:“那你们不还是没有做什么?反倒让我赔这赔那,倒更像是讹人。”

  “如果姑娘硬要这么说的话,那便是吧。陛下想要成为千古一帝,却被你们陆家卡住了喉咙,你们可以得到一时之利,但相信老夫,陛下的脾气老夫清楚,只要让他度过这关,他会给你们陆家你们无法想象的‘报答’,所以老夫在此劝你,有些东西注定不属于你们,交出来吧。”

  那姑娘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思索良久,最后却道:“在说什么?神经病!”

  老者轻轻一笑,随后让开道路,拱手道:“有请。”

  “哼,丑人多作怪。”

  姑娘突然的一句话,让一直温文尔雅的老者……笑脸突然僵在脸上。

  等那姑娘离开好久,他才一脸怒色,还有些疑惑的直起身来,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随后自问道:“老夫……难道真的很丑?”

  “噗嗤……”

  不知道哪个角落的人,突然之间笑了出来,然后立马恢复正常,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周围那些共同执教很久很久的朋友们,却用好奇的眼神……指出了他的方向,彻底的把他给出卖了。

  老者抬起头,眉头微微皱起,看了一眼,随后一句话都没有说。

  ~!更新最=快:上H酷U匠/网。

  只不过……从这一夜开始,便再也没有人见过那位在弟子中评价颇高的教习。被问的极了,国子监的方面只会给一个回答,‘告老了’。而有些颇为忠心的学生特意捎信,甚至亲自跑到那位教习的老家里,却都没有发现那位教习的踪迹。

  书院有书院的规矩,那个规矩是手写的,刻印在每一名书院成员身上心上。而国子监也有自己的规矩,它的规矩,就是那名老者。

  姑娘再次上马,一路绝尘,直奔书院最内侧,她从未来过这里,却如同来过千百次,不走一条弯路,直达目的地。

  直到……一个小小的院落旁边,一头巨大的狼躺在地上打盹,屋内微微有烛火之光,摇曳着一窗幽梦。

  ……

  “陆哥哥,你醒醒呀。”

  晨间的露水带着浓重的血腥味,还有炭火烧焦的味道,粘稠的飘散在空气中。

  一声稚嫩的呼唤,让陆羽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他勉强抬起自己的手,只觉得全身无一处不痛,尤其是左腿,锥心刺骨。

  他赶忙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腿上有一根木棍贯穿,上面的血迹已经干涸,发黑。

  而身边,正有一个大约五六岁的衣衫褴褛的小姑娘正一脸紧张的看着自己。

  她不算可爱,也说不上漂亮,眉宇之间倒还算清秀,只是小小的鼻子如一枚蛇胆镶嵌在脸上,只显得朴实。

  而她此时更是脏兮兮的,稀松的头发也因为脏乱而打着卷,看起来如同雨天中被抛弃的小狗。

  可陆羽一看到这张脸,便露出了无比欣慰的笑,咬牙让自己忘却所有的痛苦,伸手摸着她的头发说道:“包子啊,哥哥说多少次了,不要哭不要哭,怎么一清早的,又哭起来了?”

  包子揉了揉自己哭的红肿的眼睛,抽噎道:“我还以为陆哥哥是死了呐……陆哥哥,你不要死。”

  “我怎么会死?”陆羽低下头,看着自己弱小的身体,抬起头,看着漫天的烟尘,随后道:“我答应过你,要把你带出去的,怎么可能就死在这里?”

  那一年,黑水营在泥沼国举行的一次选拔考核中,被各国派遣精英部队试图剿灭,一场大战持续了七天七夜,陆羽好不容易活了下来,却在途中救起了一位当地的被卷入这战事的小姑娘。两人在废墟中艰难前行,还要躲避不时出现的精英部队,而摆在他们面前最大的困难,却还是在这危险的原始森林中存活下去。

  那一年,陆羽十一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