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羽整个人都傻了,包括那公公也是一脸的呆滞。

  但他很会做人,双眼一翻,直接昏死过去,倒在地上梆梆有声,看起来摔的不轻。

  “混蛋!比我昏的还快!”

  陆羽先是一愣,随后忍不住骂了起来。

  他确实打算装昏的,因为他年纪小,自然可以说成是受到陛下龙威惊吓,一时间吓的失神。如此逃避堪称完美。

  但被抢先了一布,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看着震怒的陛下,苦笑道:“小民……小民参见陛下,不知陛下……不知陛下因何发怒?是否小民有失礼的地方,冲撞了陛下?”

  “装傻充愣?”

  陛下冷哼一声说道:“你这臭小子跟全天下人都装傻充愣,但无独有偶,朕那位极为豪迈的廉髌大将军,在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向朕推荐了一个人,要加入军部,还要归他调遣,而当朕问那人是否极富武功时,廉髌将军却说那人没有丝毫修为,朕便问那为什么要特招他进军部?廉髌将军说因为那人极善奇技淫巧。朕自然要问,既然是很好的工匠,那为什么不举荐他加入工部?你猜他是怎么答朕的?”

  陆羽立即摇头,很诚恳。

  陛下冷笑道:“他说,他只想让那人为他所用,不想让那些没狗屁本事的工部占了便宜去。呵,这也就是他,换做别人,朕一定第一时间就把他给推出去乱棍打残!不过朕也是好奇,便问他那人到底是什么人,值得他如此重视,你猜他又是怎么回答的?”

  陆羽拼命的摇头。

  陛下哈哈大笑道:“他说,是一个年仅七岁的娃娃。还要朕封他个四品的官职,也便于成为他的直属……你再猜,朕是如何回答他的?”

  陆羽这次没有摇头,而是满脸期颐的说道:“那个……就同意了?”

  “呸!”陛下十分没有形象的一口口水喷在空中,若不是陆羽离得远,怕是要被他吐个正着。

  “朕命人把他拖了出去,一阵好打,现在他还躺在家里养伤,两个月后的应该不可能参加京城大比了。”

  陛下停顿了一下,随后道:“那你来猜猜看,朕会怎么处置那个廉髌将军推荐的‘人才’呐?”

  陆羽的眼角猛地抽动了一下,苦笑一声,随后拱手施礼道:“陛下之命,草民莫敢不从!”

  他把‘草民’二字咬的很重。

  世界很有趣,人类很怪异,总体来说……逃不脱一句‘棒子老虎鸡’。

  鱼肉百姓的永远是地方官,是权贵,但绝不是一国之主。

  一国之主每一个言行都会被记载在史册上,你明知道他们那些文臣在写,却不能看。直到你死后,世人才会知道你获得了怎样的评价,是流芳百世还是遗臭万年……往往便是一件小事决定的。

  百姓便是这样,小小的人儿,关注的也只是小事。所以陛下可以随便找个理由去杀掉一个大臣,也不能在正式的场合吐平民百姓一口痰。

  所以陆羽百般强调自己‘草民’的身份,那意思就是……您老贵为国主,可不能跟我这等小民一般见识,欺负我算什么本事?

  国主愣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觉得这件事……也很对,一国之主总不能这样矫情。

  所以……他冷笑一声,大声说道:“宣!”

  宣这个字,并非普通,只有国主能用,而国主也不常用。

  听到这个字,原本昏死过去的公公突然从地上蹦了起来,双膝跪倒满脸恭敬。

  “朕今日特旨,省五法诸宝,责令白衣陆羽为工部参事,执从四品,命有司吏部立即编辑造册,即刻实行。”

  省五法诸宝,便指的是省去‘五法’和‘诸宝’两种评鉴官员提拔官员的形式。从大玉国建国以来,除非阵前封赏,其余极少会出现这种事情。

  这可以说是‘天恩浩荡’了。

  但……

  在场所有人都愣了,出了陛下,包括陆羽。

  陛下说完,便笑了,笑得是那样的邪恶。

  陆羽听完就傻了,悻悻然如痴呆儿。

  这是整个大玉国历史中,宦海沉浮中,出现过的最不可思议的一幕。

  封赏的,从未如此满含恶意。

  被赏的……也从未如此悲伤绝望,甚至心中骂娘。

  ‘怎么就这么无耻?!’

  大玉国的国主,绝对跟陆羽所猜想的……没有一丁点的雷同。按理说,一个能够创下诸多伟业,并能在历经万难荣登大宝之后更能励精图治功在千秋的国主,绝对不会是这样一幅流氓嘴脸的。

  但很可惜,大玉国的国主,就是这样一位国主。

  陆羽眼角抽了又抽,抖了再抖,最终在陛下那越发邪恶的笑意中……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抱着膀子,别过头,撅着嘴说道:“欺负人!”

  对,国主就是在欺负人。

  所以他笑了,笑得极为开心,仿佛之前所有的糟心都瞬间消失不见了,那心中的不愉快,终于烟消云散了,因为……那只总在自己梦中困扰自己的该死的猪,终于……向自己低头了!

  “爱卿,朕方才说过什么?朕这几日心神颇为不顺,倒是一时忘却了。”

  称呼也变了,态度也变了,虽然显得温和,但绝对是高高在上,一脸的戏谑。

  陆羽叹了口气,索性盘腿坐在冰冷的地上,大咧咧的说道:“火炉的事,不就是火炉的事吗?陛下仿造就仿造吧,反正陆家也没指着它赚钱,当初弄出来也不过是为了能在冬天过的舒服些。不过……敢问陛下在火炉中所用何种燃料?”

  “燃料?嗯……这个词虽然陌生,细思倒也贴切。”陛下点头道:“自然是最优良的木炭。”

  “哦,所以爆了?”

  “爆了。”

  “可曾伤到人?”

  “几名太监宫女。”

  “可曾抚恤?抑或惩处?”

  “抚恤过,也遣散了。”

  “那便万幸。”

  s酷6V匠网正%《版首+发‘/

  “什么万幸?”

  “国之幸。”

  “为何是国之幸?”

  “大玉国有陛下,便是幸事。”

  “呵,”陛下冷笑一声道:“臭小子,才当上了官,这马屁功夫便是不俗。”

  陆羽站起身笑道:“曾经有位痞子这样说过,人生三面最是难吃,场面体面以及情面。陛下的场面自然是最大的场面,陛下的龙袍便是最大的体面,若能有情面,便是百姓之幸。所谓‘位高者不拘人情’,但若知人情,便已入‘道境’。有陛下这样的国主,下官这官位……也做得踏实。”

  陆羽突然站了起来,一片淡然,一抹雅致笑颜,轻轻挥动衣摆,露出内裹中一道金色细线,那是只有朝廷从四品以上官员才能穿着的金丝软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