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愣了一下,随后点头道:“倒是……这么个道理。”

  一路再无言语。

  陆羽在半个时辰后,终于见到了大玉国的国主。

  说实话,这位国主给他的感觉……很奇怪。

  陆羽上辈子见过很多权高位重的人,其中不乏那种仅仅是站在那里,仿佛就拥有整个世界的家伙,也见过那种什么都不是,绝对是依靠传承或者运气的家伙。

  但面前的这位,却又跟所有都不同。

  他是因为血统,却也极富武功,更是堪称传奇,这样一个人应有怎样的气魄?陆羽也不能下个定义,但不管怎么样,也不能……像现在这般模样才对。

  国主此时的心情是极为复杂的。

  他看着面前并不跪下的小屁孩,不管怎么看,都只是个不足十岁的孩子,还略带了点婴儿肥,看起来胖乎乎的。这臭小子非但没有害怕自己,反而此时正抬起头直视自己,审视自己,这样的目光让国主十分……反感。

  因为这份反感,让国主想了很多,起码……原本打算的那种君王之道,那种处事风范,那种细细道来的淡然做派……都被他暂时遗忘了。

  他想了很多。

  都是一些让他不太开心的事情。

  比如……陆茜横空出世,民间自发建起生祠。这是在打脸。

  比如,委婉让陆家来到京城,文武百官在疑惑,贵胄家族在观望,就连自己那两个斗得不成样子的儿子,也想去看看这惊才绝艳的人物。看到事情马上就要发展成不可收拾的地步,国主都感觉到十分无力,只能安静的关注事情的发展,但……就在他们进入京城的第一天,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国主不知道陆家姐弟是如何做到的,只知道这点连他自己都恐怕难以做到。这还是在打他的脸。

  等好不容易终于下定决心要婉转的把陆茜召来,让自己好好看看,可是……陆茜却突然失踪了!这是在躲?还是预料到国主所为,自然规避?国主不知道,但在他看来,在天下人看来,都是陆茜没有给国主一个台阶,这同样还是打脸。

  国主想着这些,脸色便越来越不好了。

  但他依然忍不住继续想下去,因为那些东西,自己跑到他脑子里面,搅得他十分难受。

  若说之前的事,都是国主对陆茜的成见,对陆羽的迁怒,那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更加的让他心烦。

  黑鸟,这个自己花费无数心力,亲自带回帝都,虽然有所求,但也还是耗尽心力物力为它搬来了整片森林,平日好吃好喝的侍候,从不敢有一丝逾越,从不会有一丝强迫。在它的身上,国主可谓是把姿态放到了最低。他无限的付出,但得到的是什么?是深入密林之后险些被它烧死!

  他曾这样安慰自己,黑鸟毕竟神鸟,性子烈一点,傲一点,这都很正常,反正……全天下人都拿它没办法,也只能哄着它让着它,甚至怕着它,那又何惧多了自己一个?

  可是……就是这样的黑鸟,却突然跑出去,跟在这小子屁股后面,近乎厚颜无耻的赖在别人家里了?!

  国主的心情就好比辛辛苦苦养了半辈子的白菜,百般呵护万般疼爱,却……一朝不留意,就让一只猪给拱了!如何不气?如何不忿?

  他也只能继续安慰自己,黑鸟毕竟神鸟,行事有些诡异难测,自然也是正常。

  但……

  第一公主。

  这个自己最为珍爱的女儿,自己甚至为了她险些默认了一个威胁自己帝位的混蛋崛起,这是最大的让步,对于一国之主来说。而正因为那件事,自己这位女儿至今没嫁,没嫁也就没嫁吧,自己养着也挺好,起码也不用担心外人碎嘴嚼舌头,毕竟这女儿的性子还是很争气的。但也正因为这个性子,导致她竟然对帝位也有了想法,甚至开始把父女之情看的很淡,若没有什么大事,根本就不来见自己,连最基本的请个安都不会做。更有甚者,有时自己去请她来,她都不来!

  这点,国主也忍了,毕竟自己女儿的性子自己是知道的,虽然心里总有不舒服,但她对所有人都这样,也不差自己一个了,而且这种性子……也挺值的国主骄傲的。第一公主嘛,自然要有第一公主的高傲与矫情。

  可是……就是这样的第一公主,自己帝国之中最美丽最珍贵的一颗明珠,却在从密境回来后,破天荒的数次主动跑到御书房来找他,原本以为对方是为了叙叙父女衷肠,道道心中苦楚……可事实上自己这亲生女儿竟然只问了一件事,就是啥时候能把此时正站在对面的这个臭小子请进宫里来,还要让他亲自给个通行令牌?!

  一棵白菜没了,国主又辛辛苦苦种了一棵,然后……稍不留意,好白菜又被拱了,最重要的……还是那头猪!

  %酷|匠网b首《发y◎

  忍吧,就忍了吧,毕竟自己是一国之主,这天底下都是属于老子的,老子还在乎你这头猪?老子一个不高兴,便把你这只猪熘炒红烧喽!

  而且这些都算是大事,遇大事者需静气,这是陆茜说的。说的还真对,确实需要静气,毕竟天底下最有气度的人就应该是自己嘛。

  但……

  火炉。

  一个简简单单的,细小到材米油盐的事物,却让国主差点抓破自己的头!

  而这火炉又出自陆家,据传说,还跟这个叫做陆羽的臭小子有关系……

  又……又是这头猪……

  又是这头猪……

  “你这头该死的臭猪快点从实招来,那火炉到底怎么回事?朕明明都安排最好的工匠完美的仿制出来了,为什么会爆?为什么就会爆?你快说啊!!”

  陛下在座位上深吸气……又深呼吸……然后……猛地跳起来,就这样突兀的没有来由的爆发了。

  好似那看似完美,却突然爆开的火炉。

  遇事多忍让?不,暂时的忍让可以,但一定要有发泄口。

  沉积的越多越久,人就越容易变得疯狂,再理智的人也无法幸免,尤其是当着一个自认为可以轻易掌握的人。好比现如今的陛下与陆羽。

  所以陆羽真的没想到,自己跟这大玉国最有权势者的第一次见面,第一句话,竟然……竟然是这样的无法预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