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宫之前还有很多事,比如‘净身’。

  听到这个词的时候陆羽差点就翻了,一腔热血燃三清火色,一杆长枪挑了大玉全国!

  但还好,这种‘净身’不是想要彻底把他变干净,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而仅仅是把身体洗干净就可以。

  一桶热水,几味香料,一名五大三粗的女子用一把弯刀在他身上来回‘切’,看起来很像是做菜,但这真的是在洗澡,而且真的洗的很干净。

  不知道为什么,陆羽觉得这种看似野蛮的方式……竟然是出奇的舒服。

  当他被披上干净的白丝内衬时,看着那曾经凶神恶煞,如今却满头大汗的大婶,却生出一种感谢和歉意来。

  一柄锋利的刀,如何能在去除污垢汗毛死皮之后,却丁点不会伤到身体?这需要一种角度,快速的在弯弯曲曲的身体上找到那些角度,即便对于陆羽来说,都有些困难,但一个毫无修为的大婶却掌握了,期间不会出任何一次失误。

  看4正☆6版3章节_上√u酷匠$|网

  而最难的,便是后者。

  她只为权贵梳洗,至今三十一年,每天一次或两次,遇到年节更甚。这便需要成千上万次,长达万计时辰,而在这其中,哪怕一刹那的失误都会让她万劫不复!

  这仿佛不难。

  便如同陆羽前世玩过的一种轮盘赌,六发左轮手枪,一颗子弹,六分之一的机会,对着自己的脑袋勾动扳机……一次?可以,两次?可以。那么……来一万次!

  临走时,陆羽转身恭敬的对那位大婶鞠了一躬,让那位大婶一阵慌乱,无奈之下只得跪在地上回礼,把场面弄得哭笑不得。

  路上,公公也问过这件事。

  “陆公子还真是……如同传言一样的奇特。”

  “哦?何出此言?”

  “杂家虽然只是个四品的公公,但承蒙陛下回护,倒是在这京城中有几分薄面。”

  “呵,宫中太监最多当到五品,便已是顶天,你却能跨过三级直接四品,着实不凡,那些人自然要给你面子。”

  “可这一路行来,杂家却只看到陆公子眼中的不耐与随意,更没有丝毫恭敬。反倒是对那位净身的婆子,更显得尊敬,而杂家又能感受到你的真心,当真是……奇妙无比。”

  陆羽停下脚步,一脸错愕的看着公公,忍不住笑道:“莫非是吃味妒忌?”

  公公也停了下来,转身轻轻笑道:“杂家倒是不敢说不是呐。”

  陆羽翻了翻白眼,也瞪了公公一眼,继续向前走着。

  一步两步,到五步六步,随后再次停住,仰望天空,静静说着:“芳草幽幽,如我心悠,小径安帘,谓我何愁。生吾者,为吾而忧,知吾者,为吾而愁,教吾识者,予吾碗粥,洁吾身者,识吾止羞。浩瀚天地大厦五荒,拘吾身者一寸一方。此几者,可敬可怅。”

  说完,陆羽转头笑道:“只可惜公公却不在此列。”

  公公身子猛地震了一下,细细品味,认真体会,好容易缓过神来,忙追问道:“陆公子六步成之?!”

  陆羽咧嘴道:“哪里可能?不过是姐姐说过。”

  公公愣了一下,随后一脸失望道:“原来是陆霓裳……不对!”

  他猛地惊醒,质问道:“若是那陆霓裳所作,如何会有‘洁吾身者’之说?”

  陆羽笑道:“家姐自然有老妇侍女照料。”

  “这……”公公再次无言,低着头一边回味一边寻找漏洞,随后突然又质问道:“以天地之大,识自身之彷徨……如此境界,如何能是女子所作?!”

  陆羽哈哈一笑,说道:“大玉国女子境界,原本就不比男子低,何况……这禁宫大院之中,不也有一位这样的女子?”

  “第……”

  公公欲言又止,便低下头走到前面,领着陆羽继续往前走去。

  好一会,才转过头问道:“陆公子第一次进入宫墙。”

  “自然。”

  “为何不惧?”

  “何以畏惧?”

  “这……”

  一句话,明明是公公来问,却被反问,而且……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答不上来。

  因为‘畏惧’不是应该的吗?是应当应分的事,好比糖是甜的,雨是水,莲是苦的,雪冰冷。这是自然而然的事,谁会去问一下……为什么?

  ‘真理’,最不容怀疑,因无人怀疑。

  所以公公也最终只说:“这是皇宫。”

  “禁宫之地,只一‘禁’字,众人皆怕。”陆羽笑着,悠然的走着说着:“但为何怕?很少有人去想,只知应该去怕。人之怕,要么是做错事,要么是担心做错事。越是无法挽回,便越是害怕。死亡最是无法挽回,所以人们最是害怕死亡。但实际上有比死亡更加无法挽回的事,所以人们更怕。

  好比吃饭,人在家中被供养,亦或者在匠房以酬劳供养,都是供养,但‘怕’却不同。人在家中往往肆无忌惮,越是亲近之人,越是暴露本性,或开心或恼怒,轻则拂袖而去,重则辱骂殴打,只因家人自有血脉相连或夫妻之约,终有挽回余地,便不遗余力。但若在匠房,一时气恼便会失去生计,后果极难挽回,便更加小心谨慎,谨小慎言。

  年轻多傲,持才多旷,只因天地之大他们终有去处,惹恼了一些人终能躲开,失去了一份生计终能找到下一个。人老则安,不是因为老而成熟,只因老去后便没了那么多出路,没了挽回的可能,怕的便多了。

  而这天底下,有一人是绝对不能得罪,是绝对不能惹恼,绝不能做出任何让他厌恶的事,因为一旦做了,便是无可挽回的局面,这天大地大,却真的没有你一丝逃避的机会。

  这人便是陛下。

  所以走在这条路上的,都怕。”

  公公微微一愣,随后笑道:“陆公子此言倒也新鲜,不过杂家依然好奇,既然陆公子心中透亮,却为何还是不惧不怕?”

  陆羽哈哈一笑,说道:“无欲则刚,无鬼则强。再者,以我现在的状况,即便是再差……呵呵,好像也是一件很难的事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