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主微微一惊,忍不住目光一颤。

  两人就这样互相望着,仿佛都能从‘表面’看穿过去,看到那背后的一抹巨大的黑影。

  巨龙对上恶魔,到底是无法预料,还是势均力敌?亦或者早有算计?

  是谁上了谁的当?是谁入了谁的局?

  无人知晓。

  陆羽率先打破了沉默,轻声道:“兴许陛下听说过,微臣为了这火炭之事,还受过刺杀,险些丢了小命。”

  “哦?还是这事?”

  “是的,微臣极其无辜!当初能制作出屋内火炉来,也不过是机缘巧合,原本也无大用,只不过微臣所在的地方还有微臣当时的处境……却成全了火炉之事。”

  陛下皱了下眉头,好奇问道:“哦?这么说来,你并不否认这火炉是出自你手?”

  “微臣从未否认过啊。”

  陆羽一脸天真的说道:“微臣也正郁闷,明明弄出了好东西,为什么就没有受到表扬嘉奖?为什么没人来问问制作出这种东西的心路历程?其实微臣有很多话想说的,比如……打铁这营生可真不是人干的!”

  陛下的眼皮抽动几下,他清楚的很,若不是有意压下,这种消息怎么可能不漫天飞?如今这臭小子却在卖乖。

  “好了好了,朕实在不懂你‘玉瓶里面装的什么药’,但你说机缘?却是为何?”

  陆羽继续道:“这个……不得不从微臣的童年说起……”

  “你现在就还是小屁孩!”陛下勃然大怒道:“长话短说,说重点!”

  “好……微臣尊旨。”

  陆羽一脸无奈,甚至有些惋惜,继续说道:“微臣太闲,太冷,就只有一堆废铁。微臣太穷,就只有遍地的火把。”

  然后就不说了。

  陛下等了半天,却没等来下一句,便问道:“然后呐?”

  “没有了啊,微臣说完了。”

  “太短了!”

  陛下更怒,吼道:“朕是让你说重点,没让你不说!”

  陆羽忍不住小声嘟囔道:“真难侍候……”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微臣是说,这件事若是想要讲的具体,怕是要跟陛下您讲上几天几夜,也……也不知陛下是否能明白,不过依照陛下此等聪明绝顶的天资,必然是能够听明白的!”

  “那稍微不具体点的有没有?”

  “有!”

  陆羽道:“临江城盛产火把,因为那里有一种叫做铁树的东西,它什么都不能做,制器则重,制居则斜,落水不浮,是百无一用的东西,但惟有一点很好,便是制成火把。因为穷,所以微臣只能用火把去烤废铁,希望这温度更来的平稳一些持久一些,一来二去,就弄成了火炉!所以……想来陛下仿制的火炉应该是没错的,若说错,就只能错在这燃料上,换成是我们临江城的火把,一定能奏效吧。”

  “临江城的火把?”

  “嗯,是的陛下,临江火把,物美价廉,人称‘铁木黑焦炭’,路过临江城的商贾都会带上一些,这京城也一定有售。”

  “哦?难道真是这样?就因为这么简单的……原因?”

  “微臣不清楚,只不过……试试总是没错。”

  “嗯,有理。”

  陛下摸着胡子思考起来,随后突然一愣,抬起头看向陆羽,脸色显出纠结。

  酷/T匠wh网唯}一;…正hw版;,其他P.都√#是+/盗U版r!

  陆羽被瞪得有些心慌,下意识向后挪了挪,忍不住问道:“陛下?”

  “爱卿啊,你说朕是把你留在这内宫之中,等待试试的结果呐……还是先放你出去,之后再招你进来,不过朕还真有点怕你学你的那位姐姐,跟朕玩失踪。”

  陆羽一听这话,眼睛立即一亮,大声说道:“微臣……微臣自然是想留在宫中……”

  说话间,他的目光就开始不停的在宫殿四周摸索起来,用意……是男人都懂,这是在找漂亮宫女呐。

  陛下却不生气了,反而笑道:“这样自是极好,留你在这宫中,一方面可以加快火炉的制造速度,另一方面,有你在这里,料想你的那位孤傲的姐姐也不可能躲朕太久。不过在这之前朕还是有件事需要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这……”陆羽有些扭捏的说道:“微臣何德何能,哪敢当的起陛下一句‘征求’?有什么事陛下只管命令下来,微臣莫敢不从。”

  “不,”陛下笑道:“朕是想问……爱卿可有兴趣当个公公?虽然品位不高,但终究是朕的近臣,总会有些权势。”

  “呃……”

  陆羽满头的汗就流下来了,噼里啪啦的,随后苦着脸说道:“陛下啊,微臣……微臣还是出宫等候吧,微臣现在可是国之重臣,天子门生,哪有私自跑路的可能?自然尽心竭力为陛下分忧才是,只管陛下一声召唤,微臣必定肝脑涂地,不畏万难的赶到陛下面前!”

  他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正气凛然。

  而他说的那句‘天子门生’却也没有错,毕竟他现在算是天子钦点的官职,在大玉国的官场上,极少人有这样的殊荣。

  “哼!”陛下冷哼一声,随后说道:“既然爱卿非要出宫,那便去吧,朕也乏了。”

  陆羽又是一愣,斗胆问道:“此次陛下召微臣进宫,便……便只为火炉一事?”

  陛下不耐道:“还能有什么事?难不成你马上能把你的那位姐姐给叫来?”

  “那倒不能,微臣都不知道家姐跑到去哪里了。”

  “哼,去吧。”

  陆羽倍感轻松,看了一眼身边站立的公公,微微颔首示意,便抬步走向殿门外。

  却正当他要一步迈出殿门的时候,陛下突然说道:“爱卿可知天书是何物?”

  这句话,陛下是下意识问的,没有特殊意义,但却心存了那么一丝期待。因为时间上太过凑巧了,世上突然冒出一本无人不动心的‘天书六卷总纲’,让所有人都对那具体的六卷是什么样子什么内容,产生无限的遐想和向往,甚至几近疯狂。而就在这时,大玉国突然出现一位年纪轻轻就惊才绝艳的陆茜!

  若说……这陆茜跟天书有联系……这种猜想仿佛也并不算错,因为如果这样,很多事情就好解释的多了。陆茜为什么那么神奇?有天书嘛!但毕竟这件事玄之又玄,又岂是这样胡乱猜测就能猜的出的?

  而陆羽正在走路,被突然追问,几乎是下意识的,头也不回的就脱口而出道:“天书?我知道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