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紫依的身子猛地颤动,脚步踉跄险些跌倒,却还是拼命咬牙站住,脸上一阵苍白,却依然强硬道:“不用你管!”

  “是,”陆羽愣了一下,随后怒极反笑道:“确实不用我管,但我就是好奇,所以来这里看看,一个漂亮如你的女子,就在这寒冬皎月之下,突变成魔,被诸方残杀,血洒这广宇高厦!而我也想看看,这个女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肯于软弱一次,将自己根本无法做到的事情……求助于别人。”

  陆羽大声质问道:“求助那么可怕吗?你我,已然是朋友,我陆羽没有几个朋友,此生注定也不会有很多的朋友。只需一句话,我陆羽上可九天屠月,下可五海平沙!只要你……一句话!”

  蓝紫依盯着陆羽,终于坚持不住,呼的一下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良久,哭声稍歇,她伸手抓住陆羽的衣角,大声道:“救我!”

  陆羽笑了,欣慰的笑了,站起身,将她手掌轻轻抓住,放下,径直走前几步,仰天看着一轮皓月当空,朗声道:“天地间,自有一道生机。我陆羽往昔诸多事,便是要断了别人这一线生机。如今若要转为善念,我也不知能力几许,但……我自会尽力。”

  说完,他便就这样站在月下,一动不动,惟有手中延伸出两道白丝,毫无规律的在晃动。而陆羽的呼吸都变得很慢,整个人如同死掉了一样,只不过是站着,笔直的站着。

  就像……天上有不动的月,地面有不动的他。

  就这样站了足足一个时辰,他的手臂才轻轻动了一下,小阮赶忙解下自己的披肩,整个套在陆羽身上,一脸的担心。

  陆羽伸过手,在她的手背上轻轻一按,以示安慰,随后轻声笑道:“一道生机……一道生机。天有多大?地面何其壮阔。在这天地之间寻那一道生机,当真是世间最傻之事。”

  这样说着,但他却露出了虽然疲惫,但自信满满的笑。

  “小阮,还需要麻烦你走一趟了。”

  说着,陆羽将自己手腕上的念珠取了下来,交给小阮后说道:“那只黑鸟现在一定是在睡觉,把它叫来吧,原因不用说,只给它念珠,只说过来,若是它不来……算了,到时再说。”

  小阮愣了一下,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最终没有说,拿着手串离开了这个院落。

  她不用说,陆羽知道她想说的是什么。

  ‘值得吗?’

  因为陆羽也在问着自己,值得吗?他不清楚,他只知道如果自己不这么做的话,自己总会后悔的。

  转头看了一眼依然坐在地上的蓝紫依,轻声笑道:“起来吧,地面凉。”

  “哦。”

  蓝紫依一脸的温柔,缓缓从地面上站了起来。

  她此时有点幸福的感觉。

  可惜……

  “而且你坐在那里,很碍事的。”

  蓝紫依的脸一阵剧烈的抽动,随后便退到一边,不过嘴却撅了起来,表情怪异。

  陆羽不去管她,从怀里掏出小刀,叹了口气,在地面山开始‘刨坑’。更像是挖一条细小的沟渠,前后有距,却又宽窄不一。

  他就这样头也不抬的画着画着,图案越来越复杂,他流出来的汗水也越来越多,到了最后,甚至他全身都开始颤抖。

  而蓝紫依在一旁看着这奇怪的图案,早已经呆滞了。

  身在大家族,功法修为学的自然系统,当然会知道‘阵法’,也知道它的重要性。练功,布阵,炼丹,甚至锻造兵刃,但凡涉及到功法的,都离不开这个‘阵法’,甚至有些明理人会知道,所谓功法,原本也是要在身体里面建造出一个‘阵法’来,以己身为阵,以内息自成天地,方可容纳百川,得灵气以蓄真气,进而形成真元,掌握功法。

  蓝紫依不但学过,甚至十分精通。

  正因为精通,所以在看着陆羽所刻画出来的阵法时,刚开始的时候还能猜测,但马上就变成惊讶,随后又是深思,等陆羽才画了一小部分,她便已经呆滞了。

  DK酷匠网z;首发¤

  复杂,太过复杂了,似乎是要在寸土之间描绘整个天地。

  神妙,太过神妙,倾蓝紫依所有知识,却只能看出它拥有调动天地灵气的功效,至于其他……便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诡异,太过诡异,即便是阵法初学者,也能看出这阵法里面包含了很多‘互相冲突’的地方,比如火之旁有水,风之旁有雷,天之下不是地,境之侧没有‘奇’。甚至无生死之门,无洞悉之地。怎么想都算是失败的阵法,可不管是不是初学者,却都能从中看到一种……和谐!

  仿佛它就应该是这样,仿佛一切的不合理,才是最合理的地方。

  复杂,甚妙,诡异……看到最后,蓝紫依一丝一毫都看不出来,甚至之前那些她自以为能看懂一点的,也变得看不懂了。

  ‘这是阵法?不!这一定不是阵法。’

  她在心中这样安慰自己,试图解释自己的无知。

  而这个阵法,整整让陆羽画了两个时辰,当他毫无力气的抬起头来,发现天边已经有了阳光。

  一丝白光从地平线上射来,将整个天地唤醒。太阳,升起来了,昭告天下一般出现。

  陆羽叹了口气,又深吸一口气,苦笑道:“真是个苦差事,还是个赔钱的差事。”

  也直到这时,小阮才终于回来了,她走进门,一句话不说,只是略显焦急的看着天空。

  而刚刚大亮的天,却突然又黑了,因为有比太阳更为骄傲的存在,试图用自己的身体遮挡它所有的光芒。若是太阳是世间至亮至白,那么它就是黑。

  黑的让人觉得仿佛它比太阳还要精彩。

  陆羽抬起头看着黑鸟的出现……虽然它变小了,虽然它每天都会去陆家,虽然之后它直接住在了陆家,但每次看到它,陆羽依然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那是一种让人沉迷,无法言语的美。

  所以他选择不去看,低下头,看着小阮怀中的小黑,忍不住笑了笑问道:“怎么把这怂货也给带来了?”

  小阮亲昵的抱着小黑,解释道:“回家时,小黑正挨打,见它可怜,奴婢就把它抱来了。”

  “挨打?”陆羽哑然失笑道:“虽然它比较怂,但……谁能打它?谁会打它?”

  不得不承认,小黑那副人畜无害的可爱模样,倒还真没谁能狠下心打它一顿。

  小阮伸手指了指天空,说道:“它打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