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羽眨了眨眼睛,满脑门写的都是不解。

  首先怂货之所以是怂货,完全是因为小黑从不往黑鸟身边凑。

  其次,黑鸟是什么存在?怎么会无聊到没事教训一下小黑?

  不过此时他却没空管这件事了,因为黑鸟已经降下来了,站在庭院中,高大的它好似塞满了整个世界,高傲的它仿佛极为不爽,因为那美丽而明亮的喙,正低下来不停的去敲陆羽的头。

  “你还……”

  陆羽揉着头,却突然有些感动,抹了一下眼角,强笑道:“你还真是关心我啊,过来后只想找我,只惦记着我,所以……”

  他仰起头,轻轻笑道:“所以就算我这刻画的满地阵法,如此重要的阵法,你竟然是连看都没有看。”

  黑鸟又敲了他两下,这才低下头看向地面,这一看……便呆住了。

  陆羽是第一次在黑鸟脸上看到这种表情,倒是比之前那惊鸿一瞥的‘脸红’显得更为有趣,也更为生动。

  不等黑鸟露出疑问的眼神,陆羽便叹了口气解释道:“这个阵法是什么?说实话,我自己都不知道。也有些事原本不应该让外人知晓,但今天实在太过特殊了,一切……从简吧。这阵法是我在得到一件最最重要的东西时,同时发现的。它到底是什么阵法,我不知道,而现在我所刻画出来的,其实也不过只有那阵法的一成而已,规模是一成,意境是一成,算起来倒是比我所看到的那个要差上百倍了。但即便是这样,我也不认为世间还能有比眼前这个阵法更神奇的了,兴许……它根本就不是人类所刻画出来的。”

  百分之一?陆羽很少这样主动承认自己的无能,而且他显得十分自豪。

  “我一直不知道这阵法是干什么的,到底有什么未能,但自从见到了你,我觉得这阵法对你而言绝对是有帮助的,我本应早就把这阵法画给你看,但……心中总有迟疑。”

  陆羽直言不讳。

  “不过今天确实是一个意外的日子……我有一件事想要求你。”

  黑鸟没有特殊的表示,只是看着他,仿佛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陆羽揉了揉头笑道:“没打我?看来你也想听听条件的。其实……阵法放在这里,我已经给你了,条件你也可以不听的……这个条件真的很过分的。”

  黑鸟依旧看着他。

  陆羽叹了口气,无奈道:“好吧,我……想要一滴你的精血。”

  轰!

  精血二字一出,黑鸟眼睛瞬间瞪圆,一股热浪个自它而其,爆发般向四周扩散,就这一瞬间,便让整个国子监气温平均高了十度不止!

  国子监某些隐秘之所中,几双眼睛同一时间在修炼中睁开,略显惊骇地感受着这一切。其中一人感知一下,便闭上眼睛,只心中想:‘神鸟一怒,颇为壮观。’

  他的‘想’却让其他人都‘听’到了。

  另一人想:‘难不成这是国子监又一劫难?’

  更有一人却想:‘放心,虽愤怒,却未见杀机。当初神鸟归京,临时驻扎的便就是我们国子监,当时它那怒火,才是真有杀气。’

  马上有其他人想:‘哈哈,还真是这样,那时可是烧掉了半座国子监,更是连累的藏书楼,百年积攒毁了大半。’

  最先那人想:‘师兄莫要心疼,这些年依靠神鸟梧桐,吸引多少高手为皇家卖命?光是密境中三年所得,便足以补偿藏书楼之失,何况我们也收益甚多,如今神鸟再临……倒是让老夫好奇,究竟何事能引得神鸟如此震怒,却不忍心动一丝杀机。’

  ‘咦?好像是个孩子?’

  ‘嗯,果然是个孩子。’

  ‘呵!有趣的孩子。’

  ……

  陆羽首当其中,差点被这股热浪吹了一个跟头,距离太近根本无法躲避,脸都被弄得通红,衣角发丝,都有些焦味。

  他一阵苦笑,摇着头道:“就知道你会生气,所以……才先摆出这大阵之礼。”

  陆羽有些无奈,叹了口气,再次向前走去,直到走到黑鸟的身前,伸出手轻轻搭在它利爪之上,黑鸟微微一躲,陆羽却再次走进摸上去,黑鸟便不再抗拒,任由他那小手不痛不痒的按在自己的利爪上。

  !酷+,匠%`网s首n发

  “你有生气的理由,但即便是这样,你生气归生气,我们这交易……却还得继续往下谈,今日我便是付出更多,也一定要得到一滴精血。”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精血对你意味着什么,有多么重要,从我开口的那一刻,就证明我知道,我真的很明白。”

  陆羽语气从高到低,却又从低到高,柔和中带着一丝坚定,坚定中又有一丝不容置疑。

  “世间万事万物,诸多生灵,最为高贵最为神奇者,便是黑鸟。朗朗天地间,惟有黑鸟堪破生死,逃出轮回,去除一切凡尘苟且,单单独留一份纯洁之伟大。而造就这一切的,首推黑鸟精血!黑鸟血液流尽,可汇成血潭,却不比天湖小多少。而这每一滴血液,都需要在这世间一年的沉积和修炼才能获得,全身血液便如这一湖之多,又需花费多少年?怕是终凡人一生也无法数的清!但若论‘价值’,黑鸟全身血液的总和,刚好等同于一滴精血……”

  陆羽抬起头,继续道:“黑鸟,世人只知你是神鸟,却不知若论岁月,你比神灵还有悠久,比它们更为伟大,也许……是唯一一位留在世间的真神!你从亘古而始,无数次涅槃重生,怕是要与这天地同寿,与这日月同等光辉。但即便如此,你身上积攒的精血也绝不足百……若是凑成‘百’之数量,此时你便不应该身在人间,而是飞向皓月,贯穿九天的……”

  “是的,我知道精血到底有多么重要,甚至说这世上可能只有我知道你的精血有多么的重要,但即便是这样,我如今也不惜一切要向你讨要一滴精血,因为这件事对我便是这般重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