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阮道:“这里是蓝紫依的家。”

  “嗯?”陆羽奇怪道:“你怎么知道?”

  小阮笑道:“奴婢在前院打水的时候,听那几个婆婆讲的。而且少爷不是说过嘛,身在这世上,要时时刻刻收集信息的。”

  陆羽哑然失笑,市井之言,在某些时候特指女子之言,毕竟早起到井边打水的一般都是女子。这个国子监虽然明面上不允许各家带家佣来,但实际上,只要不住在里面,平日的照料什么的,国子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那些都是少爷小姐的,一个伺候不好,怕是会出问题。

  但随后他的脸又严肃了起来,看了看远处的藏书楼,又看了看身边的庭院,叹了口气,走到庭院的院门处,轻轻的叩门。

  “怎么是你?”

  傍晚这庭院便没了佣人,偌大的地方只有蓝紫依一个人住,听到敲门声,她原本不想理会,认为是有人敲错了,但响了很久,着实让她有些无奈,这才忍着痛苦过来开门,正要骂人,却看到了陆羽那张似笑非笑的脸,猛然间一股红润爬上脸,随后略显尴尬的问了这么句没营养的话。

  陆羽轻笑道:“为什么不是我?”

  “你……你从未主动找过我。”

  不知道为什么,蓝紫依的语气有些幽怨,但稍众即逝。

  “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孤男寡女的,我没办法让你进这个院子。”

  她语气显得有些生硬。

  陆羽轻轻一笑,拉过小阮说道:“我跟她是孤男寡女,但跟你绝对不是。”

  “哼!”

  蓝紫依道:“那就进来吧,不过到底来做什么?”

  “看着你死。”

  陆羽一边说一边往里走着。

  他是那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家伙,但从不夸张事实。

  蓝紫依大惊失色,赶忙关好院门,大声问道:“我……我难道……真的有危险吗?”

  陆羽停下脚步,叹了口气道:“就不先让我坐下,然后再给我倒杯茶吗?哎,算了,也不能指望你这种天之骄女懂得什么人情世故。”

  说着,便随便在院子里面的石凳坐下,随后说道:“我很佩服你。”

  蓝紫依一脸的尴尬,不知如何回答。

  陆羽道:“我不是在说你这种不懂礼貌的性子,而是……你隐忍的能力。早已经过了七天的期限了,我的治疗虽然能让你减轻痛苦,但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你绝对不能再修炼。如若修炼,病痛会铺天盖地而来,反倒是要比治疗前更重一些,你这样练功,痛苦程度相当于每天生一次孩子……怪不得人有人说女子比男人更能隐忍痛苦,看来是真的。”

  蓝紫依把头低的很深,有些委屈,也有些惭愧。

  陆羽继续道:“如果你及时来找我的话,尤其在出密境的时候,你的那身奇怪的盔甲会让你减少痛苦,但只是暂时,如果那时找我,我再次使用那种治疗的方法,不出三次,你的病症起码能去掉九成,可惜你没来。

  我回到陆家那么久,整天都不出门,如果你那时来找我,虽然麻烦一点,你付出的代价也会多一点,但只要你帮我做几件事,我也完全可以不计代价的施展大手段,拼去耗掉几年寿元,也能将你治的七七八八,但……你却依然没有来找我。

  前几日我终于回到了国子监,你也在,你也在邻桌上看到了我,如果你那时来找我……我也没有办法根治你这种病痛了,最多……只能去掉五成,虽然你身心受损,修为不进,终身无望圣阶,但你依然可以活下去,并且免去那种锥心之痛。

  可是现在?”

  陆羽突然一巴掌拍在石桌上,愤而起身,瞪圆双眼大喝道:“你的命是你自己的,不是我的!你不要盼着我发贱一样主动找你来给你治病!”

  蓝紫依被吓了一跳,却更加委屈。

  出密境,她有所得,算得上极好的机缘,她自己也知道。之后病痛减缓,她以为自己病好了,便没好意思再去麻烦陆羽,这便拖延了。

  等陆羽回家……她终究是未出阁的姑娘,虽然在都城中行事有些怪异,有些肆无忌惮,但终究是一个女子,这里是大玉国,所以她绝不能上门去找另外一名男子,不管是什么理由,起码不能亲自去。但身体患了这种重病,却又不是可以轻易为外人知晓的,这让她陷入了一种尴尬的死局。

  直到之前的某一天,她终于下定决心,也想到了办法,准备趁着夜色潜入陆府去找陆羽的。可也就是在那天,她听到了一个让她悲痛欲死的消息。

  陆枫的婚事定下来了,娶的不是她。而这便意味着‘制衡’消失不见,她只能立即嫁给洪公子。

  心若向死,或铤而走险,或空乏自身。她却都做了。

  t$最gh新o章?节上8P酷,/匠网

  所以她没有去找陆羽,所以在每一个剧痛的夜晚,她依然练着那些还能让她有一丝希望的功法。

  所以她此时抬起了头,直视陆羽,眼中带着一份倔强。

  “你还有理了?!”

  陆羽看到这种眼神,禁不住更是怒火冲天,再次一拍,竟直接将坚硬的石桌拍成粉末。

  他大声吼道:“如果你什么都不做,老老实实的待着,那即便算是我发贱,今天偶尔想起来救你一下,那也起码能让你活到终老,但……你偏偏不知死活的还去练功?!!”

  最后的声音,几乎是嘶吼出来。陆羽最讨厌的事情,便是看到自己曾经为之努力的事物,自己却放弃了,这会让他显得很无力。

  然后……蓝紫依就哭了。没有声息,泪水却从倔强的脸上往下落,跌在地面碎成一片。

  “哎……”

  见到眼泪,陆羽的心也沉寂了下来,长长叹了口气道:“如今你修炼来的真气,便是你体中的剧毒,它已经沁入到你骨髓脑干之中,无一处不死态,若想再活,怕是大罗仙丹也救不成了。你脉象以乱,真气更乱,让这周遭气机更是乱上加乱。再练下去,你不但会死,而且会先走火入魔,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再丢尽了颜面失去了尊严,在所有人的恐惧和嘲笑中以全身经脉爆裂这种最痛苦的死法死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