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招,那悄无声息的一刀……便是开始。”陈姓魔宗说道:“那招不倚重力量,不倚重速度,偏生在巧妙二字上巅至毫厘,尤其时机把握更是绝妙,让吾等连施展功法都为来得及。这便是一招完美的先手。而最让陈某钦佩的……是你选择陈某作为目标!有些人知道,有些人不知道,但那你绝对知道,陈某便是这些人中修为最高者。”

  陈姓魔宗说到此处,身上一股劲气散发开来,比之前判若两人。

  “陈某中此招,便是所有人都中了公子的算计。一次回望,时间近一瞬,但对于修为者而言,却是大把时间。即便三阶武者,也可以利用这段时间跑出极远,而你却来到了我们的盲角,因为在此之前,没人相信你会这样主动出击!”

  “你那一指,我看到了,却没看懂,也无法看懂,如果是功法,那将是陈某此生见过的最高级的功法,圣阶?怕是不止!这一指能达到的效果?陈某之前不知,现在却知道了。”

  “再之后的落败,或者说故意落败,留下这尘浮之毒,断了破落户最后的战力。最让陈某震惊的,是这件事并非巧合,也并非运气,你从出手那一刻起,就算计好了这一切,所以你选择先伤了我,甚至杀了我,然后再去偷袭孤山大人,再等破落户去救他,你明知道他一定会选择最近的道路,最快的时间,对一丁点的诡异毫不在乎,所以……从一开始他就一定会中了你的毒!”

  陈姓魔宗仰天长叹道:“先师曾经说过,这世间万物自有其序,不会被任何一个人,任何一股力量所改变,所左右。没有一个人,即便是神,能够起到扭转乾坤的作用,将一份世间的必然,化作一片消尘。可就在先师离世之时,却突然又说,这世间总会出现一种力量,好似夜幕中看不见的大手,将世间扭捏成它想要的样子,人,会在不知不觉之间,任其左右,并谓以‘天命’。而这只夜幕中的手,往往来自于……人!”

  他猛地盯向陆羽,目光狠辣,沉声说道:“你这一战,实力不过四阶,却险些将我们逼向死地,看似如同天道使然,羚羊挂角不着痕迹,最多……送你一句‘运气’,但其实这并非运气,而是你所有的盘算!你……就是那只手吗?”

  陆羽微微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已不像之前那么冰寒。

  他轻轻一笑,衰弱的仿佛只有嘴能动弹,却依然说道:“令师是怎么死的?”

  “陈某杀的。”

  “这个答案我很满意。”

  陆羽轻轻一笑,再次闭上了眼睛。

  他……确是没办法了。

  棋力再精之人,也不可能用一子对敌十子。

  正如对方所说的,陆羽如今总算有了修为,而且是让他激动的无以复加的四阶修为,但放在这些年轻一代的天子骄子之中,确实……还是太低了。

  洪公子便是大玉国年轻一代中的第一高手,虽然很多人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如此。

  姜思远小小年纪贵为山主……享‘孤山’之名,这可以世袭,但魔宗里面……依旧是靠实力说话的,怕是魔宗年轻一代中,也极少有比他更强之人了。

  第一公主自不用说,不光是身高地位,就算是修为,也只能是陆羽仰望的存在。

  而破落户……实打实的从魔宗的最底层爬到如今的地位和境界,又岂是平凡人?

  如果今日没有小黑的出现的话,陆羽是一点生机都没有,差距实在太大了,可即便是有了,陆羽也真的倾尽所有,甚至一些他认为这一辈子应该不会再使用的手段,他都大部分用上了,但是依然……就差一步。同样如对方所说的,他如果是五阶……如今他真的可以站立着傲视这里所有人的尸骸。

  但可惜,陆羽自己最是清楚不过,这世间最不可能存在的事情,便是‘也许’二字。

  所以……他此时倾尽全力,才能勉强的伸手入怀,掏出一个小小的布袋,从里面拿出三颗看似普通的小珠子。

  将它们握在手里,陆羽便仰起头看向塔顶。那里是一片漆黑,但他仿佛能将视线穿过其中,遍布到这整个密境中去。

  “不知道……小阮这丫头正在干什么呐……”

  说完,轻轻一捏,便准备将手中的小珠子启动。

  ‘丝舞’!

  三枚丝舞,陆羽此时此刻最高的手段,也是最大的倚仗。但可惜的是,他没有机会布下死局,也没有机会抽身而去,而丝舞……是不长眼睛的,不会因为整整三年陆羽没日没夜的精心锻造,而对他有一丝的情谊。但即便有,又能如何呐?

  它从被制造出的那一刻起,就只有一个作用,也只有一个使命———毁掉所有!

  却正在这时,呜呜轻声,脱力的小黑艰难的从一旁走了过来,越靠近陆羽,身子仿佛变得越弱。

  它脸上满是悲愤,嘲弄,不解,鄙夷,却在目光中透出一片坚毅。

  “呵,倒是忘了你这小家伙。”

  陆羽转过头看了它一眼,随后笑道:“人死如灯灭,万幸,我这盏灯,永远是我自己熄灭的。万幸,身边还能有一位公主陪同上路,还有一只看起来不算讨厌的宠物,倒是比某些人强上不少。”

  1o酷{,匠网唯'一~正E版6,1●其他P都是{盗版

  他这一句话,让周围所有人都警觉起来。

  陈姓魔宗本想上前来了结陆羽的性命,但听到这话,却警惕的看了一眼第一公主,随后……向后方退却。

  因为他们从未说过,自己会杀掉第一公主,事实上根据陆羽方才表现出来的智慧,也必然知道他们不会真的杀了公主。因为对于魔宗而言,一个活着的公主远比一具美丽的尸体要重要的多得多。

  可是陆羽却在说公主会死,他说了,便如同事实,公主必然会死!那么怎么死?陪着他一起死,如何死?

  几乎每一个门派都有杀身成仁的秘法,越是名门正派,反倒越是昌盛,越是百花齐放,因为对他们而言,杀身成仁变成了好事。

  只是这样的退却,却给了小黑一个充足的时间,让它努力思考,权衡利弊,更让它……放下所有的思索,一心一意。

  它走到了陆羽的身边,到最后,几乎是匍匐向前,十分费力的……在陆羽的右手上舔了一下,好似爱宠临终前的亲昵。

  “啊!你咬我干什么?!”

  但最后,这种亲昵瞬间变成了暴行,小黑奋力的在陆羽的手腕上咬了一口,然后拼尽全身力气用力一甩……

  “你咬我又有什么用?你明知我不会疼……咦?”

  陆羽不再说话,因为他看到了一串原本戴在自己手腕上的黑色珠子飞了出去,也看到了小黑缓缓站起身来,爆发出比之前要强大的多的多的气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