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羽掉落在一旁的小刀,缓缓地漂浮起来,随后,缓缓地向陈姓魔宗飞了过去。

  陈姓魔宗一惊,赶忙提刀格挡,却……刀断血喷,倒是与之前破落户的惨状一样。

  但两者的修为可是差着整整一个阶层!

  这一刀,不见诡异,不见速度,更不见凌厉,就这样缓缓飞出,却让人生不出躲避的念头,只能……硬抗!

  这是一种更深层次的恐惧,就像面对一条蛇,普通的恐惧是逃走,恐惧至深,却会扬起手边任何可用的东西,拼命向蛇身砍去,砍死,砍碎,直到把蛇身砍的跟泥土混成一锅粥,却仍不停歇,直到最后脱力而倒。若不小心调养,怕是会得了失心疯。

  那是因为恐惧,而诱发了人类‘兽性的本能’罢了,并非是勇,而是被吓得失去了人性罢了。

  这一刀,便有如此效能!

  陈姓魔宗甚至忘记了自己所有的功法和招式,就单纯的用自身的蛮力上来拼斗了。所以他败了,早在这一刀刺出之前,他就已经败了。

  小黑静静的走着,无声无息,踏着仿佛有韵律的步伐。

  此时的它依旧是那般的‘小巧’,但给人的感觉……却如同洪荒猛兽一般,让人心生恐惧!

  “……走!”

  陈姓魔宗狠狠咬了咬牙,随后猛地一挥手,带着破落户和姜思远就立即离开了这楼梯。

  小黑笑了,那种居高临下的笑意,让人心中发寒。

  它准备去追,在它狩猎范围内的猎物,是不可能跑出去的,这是它作为曾经那般伟大存在的……另一种秉性。

  “不要追了。”

  突然的一句话,让它愣住了,转头错愕的看着一脸笑意的陆羽,不知道这个世间最让自己讨厌,却无奈成为自己主人的家伙,为什么会下达这样一个‘诡异’的命令。

  但它真的就不能追?

  小黑冷笑一声,它真的不准备遵从陆羽的命令。

  所以它继续向前走着。

  “呵,”轻轻一笑,并没有丝毫不爽,陆羽缓缓地从墙角站了起来,走向一旁,在地面翻找着。

  “我真是没想到,原来之所以我们能通过黑炎狼的包围,能够进入这里,能够见到你,甚至在你的威能下保住性命,竟然是靠着……这件小东西。我这个人从来不相信运气,因为我本身就是个没什么运气的人,但这一次,当真是好运呐。”

  陆羽从地面捡起一件事物,冲着小黑挥舞了两下,露出一丝迷人的笑意,轻声说道:“你确定你还不回来?”

  uR更@新最◇快l上酷匠^网:

  激灵一下,小黑一个冷颤从脚底打到了头顶,全身的毛发都立了起来,随后……只得无奈的转身走了过来,装模做样的在陆羽脚面亲昵的蹭了蹭,仿佛很乖的样子。

  “别装了,我知道你讨厌我的。”陆羽笑道:“不过这梧桐木还真是神奇啊,仅仅是一个手串,就能让你这个家伙变得这么乖巧。”

  小黑自然不再装样子,抬起头,有些不解,但大部分是愤怒的瞪着陆羽。

  陆羽继续笑道:“神兽有灵,但终究非人。”

  小黑愤怒。

  陆羽摇晃手中手串。

  小黑认怂。

  陆羽哈哈一笑,说道:“我知道你此时一定会觉得我很卑鄙啊,明明是你救了我,我却还要捡起这手串来威胁你,若是放在故事中,此时我应该把手串扔掉,然后收买你的‘兽心’才对啊。真是抱歉呐,那种脑残的行为我真的学不来。”

  他叹了口气,看着手串说道:“军法讲,赏罚分明。同灶同袍是无法让士兵效死力的,奖罚分明却能成就唯一的不败将军。当年孙猴子跟唐僧算是师徒关系中的一段佳话了,可让孙猴子百般依赖的,可不是那连夜缝衣和温吞语气,而是超凡脱俗的善良和温柔,还有……最重要的紧箍咒。人类如此,神灵尚且如此,何况……你这一只宠物狗呐?”

  一番话说得小黑满脑门都是问号。

  它想的是,孙猴子是谁?是神兽吗?唐僧又是谁?很有名吗?难不成自己被关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世界上已经出现了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传说故事?

  陆羽看它错愕,继续笑道:“之所以不让你追,不是因为我担心你实力不够,也不是我心生善念,只是因为他们……不太好杀,因为要杀掉了他们,我就必须要把这位洪公子和第一公主全都杀掉才行,虽然这也没什么,但……偶尔我也有不想做的事,没有理由。”

  小黑依旧是听不懂,但火气却消了,此时的它反而最关心的是……为什么自己眼中的这个运气很好却超级白痴的主人,会在这么快的时间内就恢复了呐?明明之前他所受的可是致命伤啊。

  ……

  从始至终,也许是必然,也许是巧合,一个将死之人,往日永远是焦点的人,在此时却变成了一位看客,这就是第一公主。

  她就一直歪歪的坐在角落中,仿佛是这房间内的一个装饰品,从没有人问过她的想法和意见,虽然她早已成为今日对决的核心。

  也正因为是‘看客’,她才看到了一些往日不可能发现的东西。

  比如洪公子真的是很白痴,比如陆羽真的很奇怪!

  设身处地,她知道事情会演变成如今的状况到底是因为什么,那就是陆羽。一个从未被自己看好的小家伙,却无时无刻的在试图勾画出自己的‘节奏’,并且他真的就成功了。

  这到底是怎样的能力?怎样的境界?她没有达到,所以也不知道。她知道的只有一点,如果今日自己不死,那么陆羽必须要投身她的阵营,要不然……就必须让他死!

  另外还有一个人,身在局中,也身在局外,冷眼旁观这一切,思前想后之下,最终在内心中下了个决断。

  ‘陆家的这个小畜牲,运气还真是好,这都没死?!’

  陆羽仿佛没有看到两人的眼神,走到第一公主旁边,将她再次背负在背上,笑着走下了楼。小黑百无聊赖的跟在他身后,脑中盘算着怎么才能离开整个人的掌控,自己弄出来的那个契约,到底有没有办法解除。

  而就在此时,陆羽却突然没来由的说道:“我听说过密境的,说是在一个世间最隐秘的地方,辽阔无垠的……却只盛开遍地彼岸花。强壮的人到了这里会失去勇气,伟大的人到了这里会失去智慧,弱小的人到了这里会失去尊严,即表示修为强大到不可一世的人,到了这里也会失去自己的成就。有些人则是失去了自己的性命。所以从亘古时期开始,人们就把这里当作是禁地,无人会轻易踏足。我们所身处的地方,就是这个密境,但不全然,这里仅仅是密境的入口罢了。我不知道因为什么,这里的彼岸花消失了,只剩下一堆焦土,也许是小黑你在这里的缘故,也许是其他原因,但我都不去想了,因为我要离开,并且有生之年内,应该再也不会来到这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