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还是要打啊,”陆羽一脸苦涩道:“守住秘密……就是要把我们全部灭口喽?还好还好,起码我又多了个盟友,不是吗?”

  说着,转头看向洪公子。

  洪公子……却还在犹豫!

  陆羽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轻蔑一笑道:“果然是烂泥。”

  说罢,他继续向前,走到洪公子的身边,伸出手费力的踮起脚尖在他肩头上拍了拍,随后露出一个开朗的微笑,说道:“今天,让你看一看到底什么才叫做战斗。”

  说话间,他目光是望向洪公子的,身体也对着洪公子,而姜思远及两名魔宗原本就站在他身后不远。陆羽也从头到尾没有看他们一眼。

  酷!\匠/(网D》正y/版首发

  可就在这一瞬间中,陆羽手中的一柄小刀悄无声息的就飞了出去,贴着地面,再没有任何人意识到的情况下,‘潜’到了……最后那位魔宗的身前……

  突然!

  一点预兆都没有,小刀仿佛电光般疾飞而上,刀尖正好对着那魔宗的咽喉!

  “啊!”

  一声惊呼,那魔宗猛地一个铁板桥,身体硬生生的弯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这才堪堪躲过小刀,可惜,他终究还是慢了,一个还算挺不错的下巴,变成了‘双下巴’,鲜血流出,湿了衣襟。

  “该死,偷袭?!”

  破落户一惊,随后立即向陆羽的方向冲过来,可……

  在魔宗惊呼之中,他错愕的转头去看了,看到了这短暂而诡异的一幕,随后明白这必然是洪公子或者陆羽的偷袭,再转过头去喝骂着准备拼命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陆羽已经消失不见了。

  同样惊讶的还有姜思远,他也同样回头,也同样转过头来,发现陆羽不见了。

  ‘那小畜牲哪去了?’

  也就在他们脑海中刚刚浮现出这个想法时……

  一指柔弱的手指,轻轻的按在了姜思远的后腰上。

  嘭!

  一声巨响好似惊雷,姜思远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却又只觉得自己仅仅是腰间一个刺痛,一阵发麻,便整个倒在了地上。

  破落户终于反应了过来,一刀便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横劈过来,他没有看到陆羽,刀就先砍出来了,随后在自己视线所及之后,再快速调整弯刀的角度,最终,让它准确无误的斩向陆羽的脖颈。

  但……刀终究是断的,被小黑一颗石子击断,只剩不足一半,而剩下来的这一半,就根本没有机会绕过陆羽的双臂。

  所以半把弯刀重重的砍在了陆羽的手臂上,然后……只听一阵金属碰撞之声,陆羽整个人就飞出去了,撞在身后的石壁上,甚至传出了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更甚者,是在他原本所在的位置,因为速度太快而导致很多灰尘依旧悬浮在那里,看起来像是一道白烟。

  “小畜牲!偷袭起来倒是比我们魔宗还伶俐!”

  破落户双目嗔裂,大声骂着,并马上跑到姜思远的身边,一脸担心的问道:“孤山,您怎么样?没什么大碍吧?”

  只不过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他过去的途中,他自然的选择了最近的路,而这样,就不可避免的碰上了陆羽之前所留下来的‘灰尘’。

  姜思远摆了摆手,先是从地面上坐了起来,苦笑道:“一辈子打鹰,没想到让雏鹰啄了眼睛。这小子手法身法都十分诡异,当真是奇怪……咦?!”

  正这时,当他试图从地面上站起来,甚至破落户也开始将他搀扶起来的时候,他却一个踉跄差点又摔倒。

  突然之间,姜思远的双目就一片血红,他满脸惊骇地低下头,先是用双手锤了锤自己的腿,随后又不可置信的用力砸了砸,最后突然好似发了疯,抽出长剑竟然一剑劈砍在自己的腿上,顿时一道血痕中便流出了鲜血。

  这可吓坏了破落户,他赶忙问道:“孤山大人您这是怎么了?!”

  “我……我……”姜思远深吸两口气,才颤抖的说道:“我的腿……不能动了,没有感觉了!”

  “什么?!”破落户转头怒吼道:“你这小畜牲,对我们山主做了什么?!”

  陆羽此时半躺在墙边,口鼻甚至眼睛耳朵中都流出了血,惨烈无比。他缓缓抬起头,却用一双冰冷没有任何一丝人类情感的眼睛注视着他们。

  仅仅这一眼,便让在场所有人的心头猛地一震,惊出一头冷汗。

  就连第一公主都是一阵错愕,悄悄揉了一下自己的手,满是虚汗,滑腻粘稠。

  “如此,自顾更胜。”

  陆羽用同样冰冷的声音说着,仿佛不似人类,或者说那种空旷与沧桑,并不是一个人类应该能发出来的。

  破落户一愣,问道:“你在胡说些什么?!”

  不知为何,他再不敢骂‘小畜牲’三字。

  可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突然觉得身上一阵麻痒,伸手一抓……竟血淋林的活生生从自己身上抓下一块皮肉!

  他大惊若死,赶忙低头看去,就看到自自己肩头伤口,向外扩散着一种黑漆之色,由血管开始蔓延,已经有扩散全身的趋势。

  “我……这是……什么?!”

  破落户差点被自己的现状给吓死。

  “是毒!”

  最后那位魔宗突然冲过来,快速在他胸前点了几下,沉声道:“如此狠辣之毒,即便魔宗也未曾见过,此子果真心狠手辣!”

  随后抬起头,有些犹豫的说道:“若想去毒,先剔骨!”

  一句话,破落户便明白了,他脸上惶恐不见,换而一片肃杀,重重点头。

  最后那位魔宗叹了口气,气息才出,手却先到。弯刀横空一扫,便将破落户整条右臂砍断,胸口肩头之处削去大片血肉,即便露出的森森白骨,也被削掉一些,依稀甚至可以看到里面的心肺搏动。

  随后一把药丸不要命的塞进破落户口中,最后那位魔宗撕下衣服将他包裹起来,缓缓放于地面。

  便在方才那一瞬间,破落户竟然一声不吭的……咬着牙,昏死了过去。

  “阿弥……”

  最后那位魔宗叹了口气,下意识单手持胸,咏出两个字来,却马上憋了回去,转头盯着墙角的陆羽,眼神复杂。

  良久后才叹道:“若陆公子修为再提一分,哪怕是半阶,今日我等三人便死于你手。陈某钦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